楚流玥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容修。

他像是在怀念他所描述的景色,更像是在思念某个人。

冬天盛放的桃花,在哪里可以看到?

而让他念念不忘的人,又是谁?

无论如何,那对他而言,显然都是极重要的。

楚流玥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那桃花簪收下。

“如此,就多谢殿下了。”

容修一手托腮,神色悠然散漫,温暖的灯火映照在他的脸上,衬的那本就清贵绝伦的容貌,越发卓绝。

楚流玥看了门外一眼,雨竟是越下越大,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

她问道:

“殿下,您府上的人知道您来这里吧?现在下这么大的雨,他们等会儿应该会来接您吧?”

虽然他有伞,但是让堂堂离王殿下就这么冒雨回去,也实在是过分了点。

尤其对方刚刚还给自己送了大礼。

容修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

“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着急赶我回去?”

楚流玥义正辞严:

“那怎么可能!?您能来这,寒舍蓬荜生辉!但是这里实在是简陋,比不得离王府——”

“我倒是觉得这地方不错。”

容修敲了敲桌子,

“何况,我最近身体虚弱,受不得凉。若是雨一直下,那怕是要在这里叨扰一宿了。”

楚流玥端起茶杯,本打算喝口茶,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摔出去。

她震惊的睁大眼睛:

“您要留宿这里?!这怎么能行!?”

这地方她也是第一天住呢!

容修和她非亲非故的,就这么睡在这算什么?!

“你这院子看挺大的,不会连一间客房都没有吧?”

容修似是有些也有些意外。

“……”

楚流玥无言以对。

这宅子房间是不少,但是她当初买这个宅子就是图清净,所以只让人准备了两个卧室。

一个是楚宁的,一个是她的。

哪儿有他的位置!?

楚流玥当下就将情况告知给容修。

“…殿下,不是我要赶您走,而是实在是没法给您腾地方。我爹今天晚些就会回来——”

“令尊不是进宫面圣了吗?我听说,父皇似乎很是高兴,说要和楚宁大人夜谈呢。”

楚流玥警惕的看了容修一眼。

这事儿他知道并不稀奇。

闵公公今天在楚家门口已经说过,想知道的人一打听就知道。

何况他身为皇子,对宫中的事儿最是清楚。

这位离王殿下,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本温和无害。

“夜谈完了,爹爹也会回来。我身为女儿,总不能连爹爹的地方都不留吧。”

容修颇为赞同的点头:

“不错。身为晚辈,的确不应该打扰长辈。”

没等楚流玥松一口气,他便继续道:

“既然如此,那…只怕就要委屈玥儿了。”

楚流玥正要拍案而起,就见容修握拳咳嗽了起来,仿佛真的一受风就会昏厥过去一般。

这家伙是打定主意要赖在这了!

楚流玥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霍然起身!

“寒舍简陋,破窗旧顶,要是透了风,漏了雨,伤了您的身子,您可千万担待!”

容修的咳嗽终于停下。

“那就多谢玥儿了。”



脸皮真是和城墙一样厚!

什么温润如玉,什么谦谦君子,都是假象!

这分明是个无耻至极的登徒子!

楚流玥一边收拾床铺,一边在心中暗骂。

哗!

她狠狠的抖了抖被子。

砰!

她用力的关上了窗户。

咣咣咣!

她双手重重的摔了摔枕头。

“玥儿,那枕头虽然是木的,但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容修在一旁看着,眼皮跳了跳,忍不住提醒。

楚流玥龇牙一笑。

“您放心,这东西结实着呢!这不是怕您睡不好吗?”

容修识趣的闭上了嘴。

但看着她眉眼张扬,在那愤愤然的样子,唇角又扬起一抹弧度。

“好了!东西都整理好了,您自己在这休息吧!”

楚流玥收拾完,便要离开。

容修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你去哪儿?”

楚流玥奇怪的看着他:

“这地方让给您了,我自然去别的地方。”

容修却摇摇头。

“我夜里容易梦魇,离不得人。”

楚流玥缓缓睁大眼睛。

“所以,你——”

噗通!

有一道白色身影忽然破窗而入!摔在了地上!

二人齐齐看去。

楚流玥惊喜非常:

“雪雪!你怎么来了?”

雪雪躺在地上,原本蓬松柔软的毛发此时已经被雨水淋湿,整个看起来瘦了一圈。

听到楚流玥的声音,它本想翻身而起,但是…一道冰凉的视线,将它钉在了那里,一动不敢动,假装自己是无意间摔进来的。

楚流玥幸灾乐祸的回头看了容修一眼:

“雪雪来了,让它陪着不就行了?雪雪这么聪明,一定能照顾好殿下,您说是不是?”

容修看着雪雪,声线凉凉。

“嗯。”

雪雪抖了抖。

下一刻,它用力的甩了甩身上的雨水,同时又有冰蓝色的火焰从身上快速烧过,将剩下的雨水蒸发,眨眼间就恢复了一贯高大干净的样子。

随后,它快速冲到了容修的身前,一副乖觉的样子。

楚流玥的郁闷一扫而空,转身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房间内,一人一兽,再次陷入尴尬的死寂。

“这次来的倒是挺及时的,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