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嗓音低沉,像是清风拨乱琴弦,每一个音节温柔的落在雨中,溅起一地波澜。

楚流玥有一瞬间的晃神。

好像他真的已经等了她太久。

有冰凉的雨丝飘在脸上,她打了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

“你怎么在这?”

这宅子她是私下买的,几乎无人知晓,容修怎么会知道,甚至在这里等她?

容修目光微转,落在她脸上那一滴雨水上。

旋即,微微俯身,伸出手。

“哎——”

“别动。”

楚流玥下意识阻拦,听到这低低的一声,却又不自觉的收回了手。

他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指腹却十分柔软,轻轻将她脸上的雨水拭去。

他离她距离很近,楚流玥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长长的黑色睫毛,在轻轻颤动。

他的神色很是认真,仿佛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楚流玥也不知怎的,跟着屏住了呼吸。

这一瞬,时间仿佛格外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容修忽然低笑起来。

“喘气。”

楚流玥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终于松了一口气。

温热的呼吸落在脸颊,似乎是星火降临,迅速的燃烧起来。

容修动作一顿,眸色微深。

“好了吗?”

楚流玥问道。

不就是淋了一点雨吗,要擦这么久?

容修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手指似是无意的微微蜷曲,在她唇边擦过。

一闪而过。

楚流玥心神一动,忽然觉得有些别扭。

抬眸看了容修一眼,却见他已经彻底收回手,仿佛并未觉察到有什么不对,神色平静。

大概…不是故意的吧…

可是怎么每次见面,他都要给她擦脸?

楚流玥心中嘟囔了一句,将心底生出的那一丝波澜压下,又问了一遍:

“你怎么在这?”

容修笑了笑,直接握住楚流玥的手往回走,慢条斯理的说道:

“回家再说。”

楚流玥低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抽。

回家?

那是她的家,可不是他的啊!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是什么鬼?

“离王殿下,你这是做什么?”

虽然这四周没人,但是他们这么做也不合适吧?

“我冷。”

容修淡淡说道。

他这般理直气壮,楚流玥一时间竟是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容修又将她拉近了一些。

楚流玥眉头挑起。

“殿下,您这样也不会暖和的。”

容修点点头:

“嗯。但这样不会淋湿。”

楚流玥一愣,目光一转,果然看到他身上的大氅已经微微打湿。

她忽然想起,刚才容修为她撑伞的时候,伞的确是倾向于她这边的。

看在这一把伞的份上,楚流玥索性不再打算追究。

二人一路无言,就这样一同到了门前。

楚流玥挣扎了一下,容修便很自然的松开了她的手。

楚流玥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容修还站在门外,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

楚流玥暗暗咬牙:

“殿下可要在寒舍小坐片刻?”

容修薄唇微掀:

“既然玥儿如此盛情,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径直走了进来。

楚流玥:“…”

怎么之前就没看出来,容修这么不要脸?!



这宅子楚流玥只在买的时候来过一次,那时候这地方还比较脏乱。

如今修整一番,看着倒是雅致干净许多。

楚流玥请容修小坐,自己则是去泡了一壶姜茶。

“寒舍简陋,没什么东西招待离王殿下。”

将茶送上,楚流玥便也不再忙活,坐在了容修的对面。

“这一杯姜茶,足矣。”

容修却似乎并不介意,倒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楚流玥,一杯留给自己,轻呷一口。

白色的热气缭绕,让他的眉眼都舒展开来。

言行做派,非但没有半分皇子的架子,反而好像真的还挺满意的样子…

楚流玥心中奇怪,这姜茶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味道又有些刺鼻,一般的世家子弟都很嫌弃,他居然还喝的这般悠闲自在,难不成前些年在明月天山过得都是清苦日子?

“看来殿下以前过得并不是很好啊。”楚流玥故意说道,“姜茶这种东西,您也喝的惯?”

“喝不惯。”

容修笑了笑。

“不过这是你泡的,十分难得,不惯也惯了。”

不惯也惯了…

容修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这一句话却显得有些暧昧。

楚流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接什么,抿了抿唇。

如果说到现在她还猜不到容修对她的心思的话,那她就真的蠢到家了。

帮一次是偶然,两次呢?三次呢?

但是她不明白的是,容修到底是看上她什么?

容貌?

他们初见的时候,她面黄肌瘦一脸菜色,绝对算不上好看。

天赋?

她也是今天才考上了天麓学院。

身份?

被太子抛弃的前未婚妻,被楚家嫌恶的大小姐,普通人都避之不及,何况地位尊崇的离王殿下?

“殿下,咱们开门见山,有话直说吧!”

楚流玥深吸口气,挺直了背,认真的看向容修。

“您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说,您到底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如今虽然翻身,但势单力薄,并没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地方。您这样不过是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罢了。”

容修转动着手中的茶杯,垂眸沉吟片刻,抬眼看她。

二人四目相对。

容修的眼中,私有无数光明灭闪烁,最后映出那少女的脸颊。

“我今日来,是为你庆生的。”

楚流玥一愣。

容修忽然取出了一个木盒,淡淡香气散开。

竟是一个极其精美的沉香木盒。

“这是给你的礼物。”

楚流玥犹豫着接过来,手指一动,打开盒子。

一只桃花簪,静静躺在那里。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