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大长老等人赶到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正门前的楚流玥,同时也看到不远处乌泱泱的人群。

此时正是下午,楚流玥考上天麓学院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帝都传开,所以有不少人赶来,想要看个热闹。

他们虽然不敢靠近楚家的大门,但却也围成了一团,将进出楚家的街道堵了个大半。

本就满心怒火的大长老看到这情景,心中更是恼恨。

“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进来!”

他看着楚流玥没好气的喊道。

她站在那儿不动,是想要让整个帝都都看他们楚家的笑话吗!?

楚流玥将耳边的碎发别起,似笑非笑的问道:

“大长老,以前我是废柴,您对我呼来喝去,我没话可说。但如今,我已经考上天麓学院,您怎么对我还是没什么好脸色呢?难道——我就这么不得您的喜欢?”

大长老一噎,旋即沉声道:

“你考上了天麓学院,自然是好事一桩。不过,若你以此为资本托大,可是万万不行!”

他不动声色的抬高了声音,义正辞严的说道:

“我楚家乃是帝都四大世家之一,向来最是看重规矩。你身为晚辈,却让身为长辈的我来亲自请你,你可知错?”

楚流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看着大长老。

“大长老,您也知道您是长辈?这么多年,我受欺负的时候,您可曾出现过,以长辈的身份,保护过我哪怕一次?”

“你——”大长老语塞,转开了视线,“楚家上下那么多事情,偶尔有所疏漏也是正常——”

“所以这一疏漏,就是十年。”

楚流玥打断他的话,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眸光冷凝。

“五岁,我被下人喂毒,昏迷了三天三夜才活过来;七岁,我想要和其他孩子一样修行,却被告知,我连去练武场的资格都没有;十岁,我终于可以出府,却是因为要去采购杂物,大冬天也要挑水给那些懒怠下人们洗衣服,手上全是冻疮…这些,大长老不会不知道吧?”

楚流玥平静的说着,却让人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深深地绝望和凄凉。

一个小孩子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些?

大长老等人齐齐哑然,大街上正在围观的众人也都沉默了下来。

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楚家有个废柴。

但是却几乎无人想起,那个废柴,同时也是楚家的嫡亲血脉!

再怎么样,也没有如此苛待的道理!

“那、那些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何况也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是吗?甚至,你如今还考上了天麓学院!你现在说这些,是想要做什么?让楚家上下给你道歉吗!?”

大长老恼羞成怒的喊道。

楚流玥没说话,冰刃一般锋利漠然的眼神从眼前这些人身上扫过。

她的脑海之中,有无数片段闪烁。

那都是属于原身的记忆。

即便她不是真正的楚流玥,可如今回想起那一件件事,也难以抑制的生出愤怒痛恨之情。

或许是因为她用了这个身体,也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曾经陷入绝境。

如今,她既然已经是楚流玥,那么新仇旧恨,自然一起算!

“楚流玥,你太不懂事了!不管怎样,楚家生你养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如今不但不感恩,甚至还反咬一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控诉楚家对你不公!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楚燕终于按捺不住,高声呵斥。

楚流玥睨了他一眼。

“我说的难道不都是事实吗?再说,生我养我的,从来都是我爹我娘,什么时候和楚家其他人有半点关系?楚燕,你这些年暗中欺压我爹的账,我还没有和你算,你还有脸和我说这些话?”

楚宁当年受伤之后,虽然实力减弱,但其他方面依然非常出色。

楚燕名下那间铺子,能经营起来,有一大半的功劳都是楚宁的。

然而楚宁并未因此受到重视,甚至还被楚燕屡屡压榨,楚家上下多会捧高踩低,对待楚宁的态度可想而知。

父女二人的日子因此越发的捉襟见肘,而楚宁也越发的沉郁。

“你放肆!”

楚燕万万没想到楚流玥居然敢这样当面骂他,气的脑子都懵了一瞬,随后颤抖着手指指着楚流玥骂道:

“你!你!好你个楚流玥,你真以为自己考上了天麓学院,就厉害的不得了吗?!”

“我不仅考上了,我还是三门全过,而且,我还在考核中拿下了玄师第二,武者第一的成绩。”

楚流玥挑挑眉。

“我也没有厉害的不得了,只是恰好比楚纤敏厉害一些罢了。”

“你!”

楚燕被气的半死,偏偏嘴上还说不过楚流玥!

谁让她说的都是真的!

实力为尊,再没有比这更强有力的话语!

“够了!”

大长老猛然一声怒喝,死死盯着楚流玥。

“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去!面壁思过!”

“大长老,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我让你过来,不是要你请我回去的。”

楚流玥一步没动,一字一句道:

“我是来和楚家断绝关系的!”

“从今天起,我楚流玥,还有我爹楚宁,和楚家一刀两断,再无瓜葛!自此生死有命,各不相干!”

------题外话------

当断则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