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见。

这句话楚流玥听得清楚。

她立刻停下了脚步,眉头轻挑。

余墨听到这话,也是一愣。

不见?

可主子之前分明说过,其他人都不见,唯有楚大小姐来了立刻禀报。

也正因如此,他才敢直接将人带进来的。

怎么这会儿…主子又说不见了?

他冲着燕青使了个眼色:这怎么回事儿?

燕青心中也是苦:我怎么知道!?

他是亲眼看着主子今天足足等了楚大小姐一整天的,要说不想见,显然不可能。

刚才不还在为楚大小姐没来而生气呢吗?

这好不容易人来了,主子怎么不但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还连一面都不肯见了?

“主子,这…楚大小姐——”

容修抬眸,静静的看了燕青一眼。

燕青喉间的话立刻咽了下去,乖觉的再次垂下头,老实的立在一旁。

容修收回视线,翻过一页。

夜风拂来,他一手握拳,抵在唇上咳嗽了几声。

但是那双眼睛,却自始至终都没再看楚流玥。

楚流玥也不拖沓,看向余墨。

“既然你们主子身体不适,那我就不打扰了。这东西,还请代为转交,顺带再替我多谢你们主子出手相助。”

说着,她将荷包中的手帕递了过去。

余墨瞧见那方手帕,眼皮狠狠一跳。

这不是主子贴身的手帕吗!?

平日里主子对这手帕看重的很,几乎从不离身,可是…如今怎么在楚流玥的身上?

当天他没有跟着进宫,自然不知其中内情。

主子竟然肯将这个送给楚流玥…

“楚大小姐,这…”

余墨犹豫着要去接,却忽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发冷!

他打了个激灵,立刻义正辞严的拒绝:

“楚大小姐,这是主子的东西,还是您亲自给他吧。”

楚流玥:“……”

不就是一方手帕?

怎么还搞得这么隆重?

她也想给啊!不然也不会登门了!

可现在是容修说不见人的,那她能怎么办!?

她又朝着那边看了一眼。

隔着半开的门,她能看到那斜躺着的高大颀长的身影。

暖光勾勒出他绝世无双的侧脸,如上天精心雕就,完美无瑕。

眼帘微垂,薄唇微抿。

容修这…好像是生气了?

他生什么气?

想了一会儿,楚流玥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干脆也不再纠结,直接看向容修,道:

“东西我还了。离王殿下,这下我不欠你什么了吧?先前几次,多谢你出手相助,不过我这人不喜欢欠人情,而且你我道不同,从此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尽量少来往吧。”

说完,她也不去看容修的反应,便打算将手帕塞给余墨。

容修无声轻笑。

真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他终于抬眸,目光落在楚流玥的身上,无形中将她包围。

“不,你今日仍欠下我两个人情。”

楚流玥心神一动。

“第一,雪雪救了你。”

他语调是一贯的温润清淡,却比月光更清冷。

“第二,今日去杀你的人,不是太子的人。”

楚流玥眸光顿冷!



这一天,帝都看似风平浪静,然而暗中却是风波汹涌。

太子府。书房。

房间之内,只有容靳和另一个灰袍老者。

“您真的确定,帝都出现了七品魔兽?可似乎并无消息传出…”

容靳有些怀疑的问道。

“那七品魔兽只出现了片刻时间,一般人根本无法觉察,但为师已经去查过,帝都西北的八角胡同,的确有七品魔兽战斗过的痕迹。”

那老者十分肯定的捋了捋胡子。

“而且,为师可以肯定,那不是帝都中存在的任何一只,绝对是新出现的!而且,它十有八九,是有主的。”

容靳皱紧眉头。

“可是帝都中能降服七品魔兽的人屈指可数…会是谁?”

老者摇摇头。

“你可不要小看帝都中的任何一个人。对方能有七品魔兽,可见不好对付。若对方是冲着你来的,就更要小心。”

老者摇摇头。

“如今你虽然贵为太子,可那位置,却还是有不少人觊觎。你和楚流玥的婚约,闹得太过难看,陛下对你颇为不满,这种时候,你万不可再闹出什么事儿来。”

提到这个容靳就一阵恼怒。

“都是楚流玥那个——”

“她不过是一个废柴,不足为惧。这段时间你低调一些,等风波过去就好了。最关键的,还是要提升实力,让陛下看到你的能力!”

容靳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您说的对,徒儿必定谨记教诲。”

“今年是你在天麓学院的最后一年,务必要抓住那个机会,知道吗?”

“嗯!”



帝都出现七品魔兽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在世家之中传开。

容臻自然也知道了。

这让她跃跃欲试。

先前的那些魔兽等级都不怎么高,如今终于出现一只罕见的七品魔兽,她肯定是要去见识一番的。

若是能将之抓捕,作为自己的契约魔兽…不知会有多爽!

于是,她也开始派人重点调查这七品魔兽的踪迹。

而楚流玥被人追杀的事情,却似乎从未发生过一般,甚至连那二人消失,也没引起半点动静。

在这看似平静的状况下,楚流玥也终于等来了天麓学院的消息。

——天麓学院答应陛下的请求,给予楚流玥一个特殊的入学考试机会!

只要她能通过考试,就能进入天麓学院,成为其中的一人!



八月初十,是楚流玥的十四岁生辰,也是楚流玥去天麓学院考试的日子。

楚宁早早亲手做了长寿面给她吃。

前世,她的每个生辰,都过的极其隆重,庆贺之人数不胜数,各种礼物更是能列出长长的单子。

如今,虽然只有楚宁一个人陪着她,但这一碗长寿面,却让她感觉更加温暖充实。

楚流玥将面吃的干干净净,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就出门前往天麓学院。

楚宁本想要跟着,但被她拒绝。

最近楚宁在忙一些事情她是知道的,而且在她看来,入学这件事情再简单不过,根本没必要多人陪着。

但到了天麓学院的门前,楚流玥才发现,这里竟是已经有许多人在等候。

当楚流玥的身影出现,立刻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

楚流玥了然:

这些,显然都是来看笑话的。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天麓学院的门前,面容严肃,看着楚流玥,眼底带着隐隐的不耐。

“楚流玥是吧?既然陛下开口为你求情,那我们天麓学院给你一个机会就是。入学考试一共三门:武者,玄师,天医!过其中的任何一门,都可算作成功。你——要选哪一个?”

------题外话------

玥儿:废柴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