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太子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就迅速传遍了整个帝都。

众人议论纷纷。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但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人物,却是楚纤敏。

她竟是早就和太子有了苟且!

本以为是冰清玉洁的天才少女,没想到暗地里竟也是个这么不知检点的。

虽然玄武大陆实力为尊,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也还是十分保守的。

楚纤敏如今还是闺中女子,甚至不到及笄的年纪,猛然被爆出这样的事情,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容靳解除了和楚流玥的婚约,早就在众人的预料之中,所以相较而言,众人对楚纤敏的事儿倒是更感兴趣。

当然,楚流玥说要考天麓学院的事儿,也是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不过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根本没人在意。

——原脉残缺的废柴,能考上天麓学院?

众人只当她是痴人说梦,还有的人怀疑她是被解除婚约,受了刺激,脑子不正常了。

更多人的心思,还是放在了太子容靳的身上。

如今太子妃的位置空却,一直以来最有竞争力的楚纤敏却爆出了这样的丑事,是绝对不可能坐上正妃之位了。

因此,帝都中不少世家贵女,又蠢蠢欲动起来。



楚流玥一早醒来,照例在院子里练习,直到体力耗尽,才终于停下。

这时候,天色不过微微亮。

“玥儿。”

楚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楚流玥回头,就瞧见楚宁正站在院落中,目光疼惜的看着她。

她刚才就已经觉察到楚宁来了,所以并不惊讶。

楚宁早已经习惯她每天疯狂的练习,却从没有劝阻过。

他知道这是她想要做的事情,所以就选择默默的支持。

“爹爹,您今天不去铺子吗?”

楚流玥有些奇怪的问道。

她的眼神迅速的在楚宁身上扫了一圈,发现他今天和以往有些不同。

他换上了一身藏青色的长袍,腰间系着白色腰带,头发也整齐的束起,胡子显然是刚刚剃掉,下巴还泛着淡淡的胡茬青色。

今天的楚宁,显然是精心收拾了一番,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他的神色不再和以前一样阴郁颓废,反而双眼明亮,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仿佛脱胎换骨。

楚流玥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

“今天爹爹有一件要紧事要做。”

楚宁的神色看似平静,但眼底却隐隐泛着几分激动。

楚流玥点点头。

看样子,楚宁也终于彻底的振奋了起来。

“以后,爹爹绝对不会再让玥儿受以前的那些委屈。有些账,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楚宁说着,语气坚定。

以前他的身体不行,不能保护玥儿,但如今他既然已经成功突破,自然不能再坐以待毙!

他压低了声音,沉声问道:

“玥儿,之前你说楚纤敏派去截杀你的人,有个叫宋濂的?”

“是。爹爹认识?”

楚流玥心中一动。

楚宁眯了眯眼。

“先前不认识,这些日子查了查,倒是打听到了一些东西。”

“那宋濂是个颇有名头的混子,平日嚣张跋扈,为非作歹,帝都中不少人都被他整过。他每日游手好闲,根本没什么正经事做,常年混迹于各大赌场。可是这样一个人,却很有背景。闹过几次事儿,甚至还曾经得罪过一些世家子弟,可最后都不了了之。”

楚流玥了然的点点头。

“看来他背后的人,不是楚纤敏,而是另有其人了。”

楚纤敏可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这后面肯定还牵涉了其他人。

怪不得,区区一个三阶武者,竟也那么嚣张。

这摆明了是有人罩着。

“他真正的靠山,爹爹可查到了?”

楚宁顿了顿,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还没有。他似乎对这一点很是忌讳,隐藏的很深。只怕得好好查一查。”

楚流玥颔首。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如今已经消失一个月,背后的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迟早会露馅的。”

她想了想,问道:

“爹爹可知,他最喜欢去的赌场是哪家?”

楚宁有些奇怪的问道:

“风云赌场。但是玥儿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可千万不能孤身犯险——”

“爹爹放心,我不过随口问问,不会贸然做什么的。”

楚宁这才放下心,想了想又叮嘱道:

“对了,离王殿下几次出手帮忙,咱们还没好好谢过…”

看着自家爹爹对容修打心眼里感激的样子,楚流玥一阵语塞。

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爹爹会做什么出来。

她连忙道:

“爹爹说得对,我今天正打算亲自登门道谢!”

把东西还了,以后尽量减少来往才是上上之策!

楚宁皱了皱眉头:

“今天?可咱们现在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谢礼——”

“离王殿下心地仁厚,怎么会计较这些呢?爹爹你说是吧?”楚流玥笑眯眯道,“咱们是礼轻情意重!离王殿下肯定不会在意的。您说呢?”

楚宁这才放了心。

“如此,也好。”

楚流玥认真的眨眨眼。

“女儿这就去!”



楚流玥一路顺畅的出了府。

如今她和太子的婚约已经取消,但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楚家上下却也都知道如今的楚流玥并不好惹,所以对她的态度倒是客气了许多。

甚至没人问她出去要做什么,就放她走了。

楚流玥大大方方朝着离王府的方向走去。

她今天没有遮掩身份,一张素白清丽的小脸让路上不少人都认出了她,暗中指指点点,但却不敢像以前一样上前欺负。

楚流玥视若无睹,仿佛全不在意。

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她走到热闹的大路上,周围人多了起来。

她正走着,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动静,随后一道人影快速冲来。

楚流玥正要避开,却忽然觉察到了什么,眸子微眯,身形顿了一顿。

对方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身上。

“抓小偷!”

后面传来一声吼叫。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撞她的人已经快速消失!

她嘴角微不可查的勾了勾,随即立刻跟上!



日暮西下。

最后一丝余辉倾洒下来,映出窗边斜躺在榻上的修长人影。

容修静静翻看着手中的一卷书,是一贯的清透贵气,但不知怎的,眉宇间却泛着淡淡的清冷之色。

燕青道:

“殿下,今日府上收到包括太子府在内的二十三份请柬,属下均已回绝。”

容修轻轻“嗯”了一声,气氛却变得更加冷凝。

渐渐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容修翻过一页,淡淡问:

“今日无人登门拜访?”

燕青哪儿会不知道这问的是谁?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头垂的更低了些。

“回殿下,并无。”

啪!

那卷书被撂在了桌案上。

------题外话------

修爷被放鸽子get√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