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说完,就直接掀起帘子下车,和楚宁回去。

容修难得愣了一下,而后缓缓弯起了唇角,最后低声笑了起来。

说他小气,她也的确是第一个。

燕青在马车外恭敬候着,听到自家主子难得的笑声,不由得惊了。

——这什么情况?

主子虽然看起来温和,但实际上喜怒不形于色,极少会这样笑,刚才那位…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主子真的对楚家的那位动了心思?

“回府。”

容修的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是!”

燕青立刻驾车前行。

离王府距离楚家不算很远,只花了小半个时辰便回到了府中。

容修回到自己的住处,等候多时的另一位贴身侍卫余墨立刻上前,恭敬道:

“殿下,事情已经安排妥当。”

容修颔首,走到桌边,将一个东西放下。

余墨看了一眼,满是惊讶——那竟是一个茶杯!

造型大气,雕工精致,周边镀着一圈淡淡的金色。

这显然是宫中用的东西。

然而下一刻,余墨就看见那茶杯竟是无声碎裂!

眨眼之间,化为齑粉!

余墨心头一跳,不敢再问。只得求助的看了旁边的燕青一眼。

主子极少会这样动怒,这是…怎么了?

可是看起来,主子却不像是生气的样子,甚至…好像心情还很好?

燕青低眉敛目没说话。

他要怎么说?

说是因为楚家那位?

容修将身上的大氅解下。

余墨这才看到他手上竟是有红色的血迹,顿时震惊出声:

“殿下,您受伤了?!”

殿下不是去参加太子的寿宴了吗,怎么会受伤?

容修垂眸看了一眼,果然瞧见自己手上沾染了一点血迹。

这是…她手上的。

看来还是没擦干净。

也是,她身上脸上都是血,一方手帕如何擦得干净。

容修眸色微冷。

“容臻近日在做些什么。”

余墨没想到他忽然问这个,思索片刻立刻答道:

“四公主最近似乎想要换契约魔兽,很喜欢去狩猎场。”

真是个有意思的兴趣。

容修沉吟片刻,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淡淡道:

“那就让她玩儿个尽兴。”

他声调平静,可余墨却听出了一丝凛冽杀意!

“是!”

余墨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

听闻这四公主性子蛮横,做事儿向来无法无天。

但主子对这样的人向来懒得理会,也不知她是做了什么,竟是惹得主子动了杀机!

“殿下,您要现在沐浴休息吗?”

容修指尖轻轻摩挲,仿佛还带着一丝柔软温热的触感。

“嗯。吩咐下去,就说今日本王受了风寒,卧床静养。任何人都不见。”

“是。”

燕青应了一声,立刻退下。

走到门口,容修却又加了一句。

“若是她来,务必立刻告知本王。”

尽管已经做了心理准备,燕青还是吃了一惊,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属下遵命。”

余墨也识趣的退下,出了门以后快速追上燕青。

“怎么回事儿这是?刚才主子说的是谁?”

燕青闷不吭声,被余墨追着问了许久,才终于道:

“等她来了,你自然知道了!”

余墨一脸茫然。

这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还远不止这些。

对于某人而言,这是一个晚风都带着甜味的夜晚。

而对于其他人,却没有这么美好了。

宴席结束之后,大长老等人就匆匆忙忙的回了楚家。

已经是深夜十分,然而楚纤敏却没能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反而是被大长老几人连番审问。

房间门窗紧闭,大长老坐在上首,楚燕和陆遥坐在下方,而楚纤敏则是站在中间。

几个人的目光,犹如锋利的刀刃从楚纤敏的身上刮过!

“今天,楚流玥说的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

大长老沉声问道。

楚纤敏恼怒又羞愤:

“当然是假的!我怎么会——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都是那个贱人在污蔑我!”

楚燕一路上都是铁青着脸,到了此时终于按捺不住,猛地一拍桌子。

“你还在撒谎!若不是你说,那楚流玥怎么会知道太子睡觉要点香!”

这种事儿,非亲密之人不会知道!

楚纤敏被吓得一个瑟缩,顿时心虚了起来。

“那、那都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我只是…恰巧有一次去看太子的时候,他正好在休息,我闻到了那香味…”

看她这神色,几个人都是见惯了风浪的,哪儿看不出点东西来?

就算二人没到最后一步,怕是也逾矩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儿了。

楚燕闭了闭眼:

“你可知道,这事儿明天就会传遍整个帝都!你的名声,彻底毁了!还有,你今天居然当着陛下的面口出污言,犹如泼妇!如此,太子怎么还会选你做太子妃!”

楚纤敏顿时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陆遥却忽然开了口。

“消息既然封不住,那就不封了。”

其他几人都震惊的看向她。

陆遥眸光闪烁:

“如今这事儿是洗不清了,那就干脆顺水推舟。若是大家都知道你已经是太子的人了,那太子绝对不会弃你于不顾。”

楚纤敏有些委屈:

“可是…可是这样的话,正妃的位置只怕是——”

“你入了太子府,太子正妃早晚都是你。其他有什么重要的?”

陆遥却似乎不以为意:

“现在你唯一的机会,就是变强!只要你实力足够强,就能堵上所有人的嘴!马上就是学院的考核了,你务必要拿到第一,知道吗?”

楚纤敏咬了咬唇。

如今这也是唯一的法子了。

“知道了。”



楚流玥回去之后,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才算是感觉舒服了一些。

正当她整理衣服的时候,那一方手帕忽然掉下。

她将手帕捡起,原本如雪一般干净洁白的手帕,已经沾满了血迹,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

想起容修的话,她轻哼一声,又重新打水将手帕洗干净。

明天就还给他,两清!

------题外话------

那么,问题来了,第二天某人到底能不能收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