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嘉文帝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又问一次。

“你想要进入天麓学院?”

楚流玥点点头。

“正是。天麓学院每年的招生时间都在一月,所以我想请陛下给我一个考试的机会。”

嘉文帝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这个楚流玥,当真是奇怪的很。

说她愚笨吧,从头到尾她都十分镇定,几次面临麻烦都完美化解。

说她聪明吧,她却主动让出太子妃之位,甚至还说想要进入天麓学院。

她不会不知道天麓学院是整个曜辰国最顶级的学院,想要进入其中,必须是顶尖的天才。

而她连原脉都是残缺的,又如何做到?

“这个倒是不难。但是…天麓学院的考核很难,你确定要去?要知道,那些老头子可不会看在朕的面子上给你放水。”

楚流玥浅浅一笑。

“这点流玥自然知道。流玥要的,只是一个考试的机会。”

嘉文帝盯着她,确定她不是开玩笑,终于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便遂了你的愿。只是…能不能考上,可要看你自己了。”

楚流玥屈膝行礼。

“多谢陛下成全。”

嘉文帝挥挥手:

“行了,今天你也应该很累了,便先回家休息吧。楚宁,你陪着她一起吧,好生照看着。”

最重要的事儿已经解决,楚流玥本来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就从善如流的和楚宁一起离开。

直到二人的身影在大殿外的夜色中消失,大殿中僵冷的气氛才逐渐恢复了一些。

但今天晚上出了这么多事儿,大家是怎么也不敢再喧闹折腾了。

好好的一场寿宴,变得压抑而无趣。

容靳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终于解决了和楚流玥的婚约,按理说应该轻松的,可他的心中却依然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沉闷不已。

本来一切都计算的好好的,可不知怎的,最后竟是这样收场。

今日之后,帝都中的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议论他。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父皇那边怕是也对他心生不满了…

而楚纤敏此时的心情,却是比容靳更加糟糕。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却觉得身体发麻,脑子里一片空白,脸色不断变换。

楚流玥今天说的那些话,几乎算是彻底的毁了她的名声!

这种事情,谁会在意是真是假?

没想到今天不但没解决楚流玥,反而还惹得自己一身骚!

周围越来越多各色眼神落在她身上,如芒在背,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咳咳——”

容修再次咳嗽起来。

嘉文帝皱了皱眉。

“怎么咳的越发厉害了?”

容修摆摆手:

“儿臣无——咳咳——”

一句话没说完,就又开始咳,唇色变得更加苍白。

嘉文帝不容拒绝的命令道:

“现在就回去养着。好不容易在明月天山养好了些,这才回来一个月就这样,以后怎么办?若你再病重,朕就要拿你府中人问罪了!”

容修无奈一笑,这才起身。

身后的燕青立刻为他披上大氅。

“儿臣先退下了。”

说完,又看向容靳。

“皇兄,寿礼已经送到府上,今日不能陪同,臣弟改日赔罪。”

容靳勉强笑了笑:

“七弟客气。你的身体要紧。”

容修这才转身离开。

他离开之后,容玖也说还有军务要处理,直接离开。

本就不怎么融洽的氛围,因为一个两个的离开而显得更加尴尬冷寂。

在这之前,谁能想到一向风光的太子,寿宴会办成这个样子?



容修从宫门走出,就看到离王府的马车旁,站着两个人。

正是楚宁和楚流玥。

他轻轻挑了挑眉,旋即走了过去。

“楚大人,楚大小姐,你们怎么在此?”

楚宁却是双手抱拳,认真的弯腰行了一礼。

“多谢离王殿下出手相助。您的恩情,我与小女必定铭记在心!”

容修眸光微闪:

“楚大人客气,今日本王也没帮上什么忙…”

楚宁连连摇头。

“除了今日您帮忙解围,还有上次您救了小女一命。若非有您,真不知我们父女——以后若有任何差遣,请您尽管吩咐!”

上次?救了她一命?

容修看了楚流玥一眼,正撞上少女警告的瞪着他,乌黑的眼明亮璀璨。

他唇角一弯,连带着眼角也染上了几分笑意。

“楚大人不必如此。那些都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大概,是她和本王比较投缘。”

楚流玥暗暗松了口气。

先前她骗楚宁说是容修救了自己,谁知道他竟是记在了心上,今天正好容修也在,他就打定主意在这里等着,说要当面和他道谢。

她怎么劝都没用,最后只得跟着一起在这里等。

好在也没有等很久,而且这家伙居然很配合的接下了这话。

“天色已晚,不如本王送你们回去。”

楚流玥一听就要拒绝:

“不用!”

谁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天上不会掉馅饼,他越是这么帮着她,她就越是警惕。

表面看上去,这个男人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但楚流玥却不这么认为。

她看不透他的眼,也无法摸透他的心思,直觉这是个十分危险的男人!

这样的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楚宁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不可对离王殿下无礼。”

楚流玥皱了皱鼻子。

楚宁其实也觉得这样不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容修就继续道:

“反正本王回去也是顺路,正好带你们一程。楚大小姐今天应该也很累。”

楚宁拒绝的话就堵在了嗓子眼。

玥儿和那黄金蟒一番生死斗,他也的确很是担心她有没有受伤…

犹豫片刻,他终于道:

“那就麻烦离王殿下了。”

“请。”



离王府的马车的确非常宽敞舒服,三个人都坐进去,还绰绰有余。

楚流玥坐在楚宁身边,和容修面对面。

楚流玥一开始很警惕,但容修上车后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在休息。

他静静的坐着,合上那双似乎能勾魂摄魄的深邃眼睛,玉刻一般的容颜在微暖的灯火下,静谧温和。

楚流玥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一路无言,就这样到了楚家的门前。

楚宁率先跳下车,楚流玥正要离开,却忽然被一只手拉住。

触手微凉,一股微妙的触感似乎顺着肌肤蔓延到心底。

楚流玥正要出手,一道极轻的低沉温雅的声音传入耳中。

“东西记得还我。”

楚流玥一愣,回头看去,容修却已经松开手,再次闭上了眼睛,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抿了抿唇。

“真小气。”

------题外话------

玥儿:真小气,一个手帕就换一次牵手。

容修:那给你牵回来?

二月:呸!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