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臻僵硬着脖子抬头,看着楚流玥。

她的脸上手上都是血迹,可是神色却淡然自若,黄金蟒的尸体就在她身后,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仿佛从地狱中走来的恶魔!

容臻猛然打了个冷战!

这一瞬间,她忽然生出一个想法:这个楚流玥,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好欺负!

楚流玥手往前递了一下。

“四公主,黄金蟒的原丹可是滋养身体的好东西。请——”

那原丹上还带着猩红粘稠的血迹,甜腥的气息扑面而来,几乎令人作呕!

容臻脸色发白,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不得不接下楚流玥的这份“回礼”!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旁边的容靳忽然开口。

“来人,将楚大小姐的这份礼好生收着。”

话音落下,旁边的侍卫就立刻上前,打算接过这原丹。

楚流玥却避开那侍卫的手,双眼执着的盯着容臻。

“原本我以为,那地契上写着我的名字,就算是我的东西了,随意处置都没问题。但没想到,竟是惹得四公主大发雷霆。如此一番,就当是我向陛下和太子殿下赔礼了。可惜四公主似乎是看不上这礼?还是,您觉得这番还不够?”

容臻心中一跳。

她虽然任性娇蛮,但也不是傻子。

楚流玥这是要她亲自接!

如果她不接,先前她对楚流玥的步步紧逼就显得十分刻薄!

大殿中有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尤其是父皇和母后也在!

她折损了自己的名声不算什么,毕竟她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但如果因此牵连皇室遭人非议,那她可是承受不起的!

她能讨得帝后欢心,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她虽然经常胡闹,可从来都知道分寸!

“本公主当然满意!”

容臻咬牙站起身,让那侍卫后退,亲自将那原丹拿起。

触手黏腻,恶心的她差点直接丢出去!

本以为能好好整治这个楚流玥一番,没想到最后居然被她反将一军!

她死死的盯着楚流玥,一字一句咬牙道:

“楚!流!玥!你——好得很!本公主记住你了!”

楚流玥淡笑着行礼:

“多谢公主惦记。”

容臻一口气堵在胸口,几乎要炸开!

“行了。”

容靳提醒的说了一句,容臻只得压下心中怒火。

容靳看了她一眼,似是有些不悦。

“还不快去收拾一番,如此脏污,像什么样子?”

话音落下,大殿内的众人安静了一瞬。

太子殿下看似是在说四公主,可实际上却是在暗讽楚流玥。

四公主不过是手上沾染了一点血迹,可是楚流玥刚刚和黄金蟒缠斗一番,如今身上手上几乎全是血。

这“脏污”,说的可不就是她!

窃窃的笑声,从大殿各处传来。

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带着嘲讽和讥笑。

在这灯火辉煌的明粹宫,所有人都是光鲜亮丽,干净华贵。

唯有她一人,满身血污,因为拔掉了那一根簪子,一头青丝也有些凌乱的散落下来。

看起来,那般狼狈。

容修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女,正站在大殿中央。

她的身旁,是一个破损的巨大黑色牢笼,以及一条黄金蟒血肉翻卷的尸身。

满地血污。

她的侧脸上,手上,皆是猩红的血。

她身子单薄,脊背却是挺的笔直,犹如山崖上的一株松柏,任凭狂风呼啸,也绝不弯折!

他温润清隽的眼,瞬间变得暗沉冰冷!

但只是一瞬,他便恢复了一贯的温柔神色。

“离王到!”

这一声打破了大殿中的氛围,所有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离王?

七殿下?

他怎么会来?

回帝都一个月,他一直以抱病为由待在离王府,从未参加过任何宴会,怎么今日…

楚流玥心中一动,不自觉的回头看去。

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殿门处。

殿门外悬挂的八角琉璃宫灯洒下柔和暖光,映出他高大颀长的身形。

楚流玥愣了一下,这盛夏时分,他居然还披着白狐大氅。

他向殿内走来,脸容逐渐清晰。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但楚流玥还是忍不住晃了一下神。

剑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凤眸深邃,灯火煌煌,却不及他眼中万千星河耀目。

似乎只要一眼,便会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

大氅内,他身穿一身雪白锦衣,袖口和衣摆都绣着金色暗纹,行走间,如月光流淌。

当他出现,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了一句话: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当真是清隽高贵,温润如玉。

一些世家贵女当下就红了脸,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容修。

“原来这就是离王…想不到居然生的这般好!”

“上次他回帝都还是三年前,没想到如今再回来,已经是这般风采…这样的容貌,怕是帝都无人能比了吧?”

“哼,不过是一个病秧子,有什么好看的!顶到天也不过一个闲散王爷!”

殿中众人窃窃私语。

楚流玥看仔细了一些,轻轻挑了挑眉。

也不怪那些人这么说,容修的唇泛着几分苍白,看起来的确有些羸弱。

正在此时,容修忽然目光一转,看向了她。

二人视线交错。

楚流玥眯了眯眼。

下一刻,容修竟是直接朝着她走了过来,最后在她的身前停下。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了过来。

楚流玥一愣。

他这是打算做什么?

难道还是因为上次她闯入碧波湖所以来算账的?

正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却见容修忽然伸出手,递上了一方雪白的手帕。

楚流玥忽然就明了他的意思。

他这是…让她擦去脸上的血污。

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初见时候的情形。

他伸出手,指腹轻柔的擦去她脸上的血迹,说:楚家大小姐,自然不可这般带着血迹狼狈而归。

这次的情形,何其相似。

楚流玥接过那手帕,福了福身。

“多谢离王殿下。”

容修看着小姑娘圆圆的发旋,看着她和之前警惕漠然的样子全然不同的乖巧模样,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