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大的笼子被搬了过来,上面盖着黑布,众人也无法猜测里面是什么。

楚流玥却是嗅到一股淡淡的腥膻气息,眯起了眼睛。

容臻上前,猛然将黑布掀掉!

唰!

一条通体呈现金黄色的巨蟒,正盘踞其中!

它的身体足有人的大腿粗,泛着淡金色的鳞片层层叠叠,泛着冰冷的光!

而它那双血色的竖瞳,更犹如两把尖利的匕首,残酷冷漠!

竟是一条三品魔兽——黄金蟒!

猛然见光,令它陡然警惕起来,扬起了巨大的蟒首,蛇信子吐出,发出“嘶嘶”的声音,听着令人毛骨悚然!

大殿中的人猛然见到这庞然大物,都是吃了一惊。

坐在上面的嘉文帝,同样也十分意外。

随后,他顺着容臻的视线看了过去。

一张陌生的少女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心中一动,自然已经知道这就是楚家那位和容靳有婚约的大小姐,楚宁的女儿,楚流玥。

“臻臻,你这是要做什么?”

嘉文帝开口问道。

“这是你哥哥的寿宴,可不是你随便玩闹的地方。”

他记得这个楚流玥,天生原脉残缺,是一辈子无法修行的。

面对这三品的黄金蟒,她如何应付的了?

他心中并不在意楚流玥,但是如今,她身上还有着和容靳的婚约,太难看也不好收场。

何况这么多人看着,若是放纵容臻,说不定就会让众人觉得皇家无情,因为楚流玥是个废物,便如此怠慢。

容臻却是一笑:

“父皇,我这不是第一次见到楚大小姐,心中喜欢,才想要将这好不容易得到的黄金蟒送给她呢吗?这可是女儿亲自狩来的!本打算当做宠物养一养,但既然和楚大小姐有缘,便是忍痛割爱,也是愿意的。”

说着,她看向楚流玥:

“我猜,楚大小姐应该是还没有契约魔兽呢吧?”

人群中传来几道窃窃笑声。

一个废柴,能契约什么魔兽?

不少人看向楚流玥,目光嘲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容臻拉下脸来,似是有些不悦:

“怎么,难道楚大小姐看不上本公主送的这黄金蟒?”

她是当朝最受宠的嫡公主,谁敢说看不上她送的东西?

楚流玥站起身来。

“四公主一番好意,流玥心中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看不上?”

容臻这才又笑起来,冲着楚流玥勾勾手,犹如在召唤一个卑贱的奴仆。

“既然你这么感激本公主,那还不快来将这见面礼收了?”

楚流玥停顿片刻,向前走去。

她先是冲着嘉文帝行了一礼,才看向容臻,又行一礼。

一抬手一投足,竟是十分标准,甚至比宫中的教习嬷嬷的礼仪做的更好。

这一番动作行云流水做下来,令人赏心悦目。

最重要的是,她似乎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尊贵。

这份气质,甚至比站在她身边的真正的嫡公主容臻更加卓然。

尽管她身上穿着旧的甚至磨了毛边的衣服,一张素白的小脸未施粉黛,可是她站在那里,却比身着华丽宫装精心打扮的容臻更加引人注目。

犹如一颗明珠,在任何地方,都会率先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一些人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不是说这个楚流玥天生废柴,从小就被扔到下人堆里吗?这怎么…礼数如此周全?”

“这…是有点奇怪啊!楚家也根本没人把她看在眼里,怎么可能教导她这些?难道是进宫前专门教的?”

说这话的人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他们都是世家之人,当然很清楚这些规矩绝对不是一天能学好的,而那份尊贵优雅的气质,更不是一朝一夕能培养的。

“…怎么可能?就算是楚纤敏,也没这份从容贵气吧?”

“别说楚纤敏了,你们看这四公主不也…”被比下去了?

这话众人不敢真的说出口,可彼此一个对视,就知道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容臻自然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怒火。

这楚流玥在装什么?

她就不信,一个废柴,真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楚大小姐,这黄金蟒虽然说是要送你的,但也有一个条件。”

容臻红唇一勾,伸出手指向黄金蟒。

“这黄金蟒乃是刚刚抓回来的,野性未驯,若你想要成为它的主人,就必须要打败它!所以,不如你和它斗上一斗,如何?”

空气一瞬间凝固。

所有人都没料到,容臻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楚流玥一个废柴,和三品黄金蟒斗,岂不是死路一条?!

不等楚流玥说话,嘉文帝便皱起了眉头:

“臻臻,不许胡闹!”

容臻脸上的笑却慢慢消失,冷声道:

“父皇,这可不是我胡闹。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您可知道,她将太子哥哥的狩猎场私自卖了!”

嘉文帝一愣:

“什么?”

“太子哥哥为了那狩猎场付出了很大的心血,结果到头来,却落了一场空!太子哥哥大度,不与她计较,我身为妹妹,却是看不下去的!这黄金蟒,不过是个三品魔兽,太子哥哥损失的,可不计其数!”

她看向楚流玥,抬高了声音:

“这事儿,你是承认还是不承认!?”

嘉文帝这才想起,他当初的确给了楚流玥一个狩猎场。

她居然卖了?

无论如何,那是他亲赐的东西,她怎么能这般随意的卖掉!?

这令嘉文帝心中对楚流玥生出了些许不满。

但若真是同意了容臻的提议,那楚流玥今天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陛下,楚宁愿替女赎罪!”

正在此时,楚宁忽然站了出来,直接单膝跪下。

嘉文帝看到他,神色微缓。

思虑片刻,终于点头:

“如此,倒是可以。”

楚宁虽然不复当年,但对付一个三品的黄金蟒,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又是楚流玥的父亲,由他出面,最合适不过。

一方面全了太子和皇家的面子,一方面也不会真的伤到他们父女性命。

正在此时,楚流玥却是忽然上前一步。

“我愿意一试。”

容臻正恼恨失去一个教训楚流玥的机会,没想到她竟然自己主动站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楚流玥扬起下巴,乌黑纯净的眼眸中,如有星辉灿烂。

“我说,我愿意一试!与这黄金蟒,一争高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