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靳心中的那点旖旎心思,顿时烟消云散!

就是她,因废柴之身牵连自己名声多年不说,甚至还自作主张卖掉了狩猎场,让他在帝都世家子弟面前丢光了脸!

若是不十倍百倍的讨还回来,他这太子,也是白白当了!

容靳强制压下自己心中的怒气,径直朝前走去。

众人震惊的发现,他竟是朝着楚流玥而去的!

走到跟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流玥,神色平静,可谁都能感受到这看似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的汹涌波涛!

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二人。

大长老等人立刻起身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

容靳却并未理会他们,只看着楚流玥,一字一句问道:

“你就是楚流玥?”

楚流玥迎上他的视线,坦然道:

“正是。”

容靳袖中的手缓缓握紧。

本以为楚流玥会惊慌失措,可眼前的少女却容色镇定,丝毫看不出一点不安!

她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底气?

“年纪不大,胆子却是不小。本宫还以为,今天你不敢来。”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

“为何不敢来?不是太子殿下派专人到楚家,通知我必须要来吗?”

容靳一下子噎住,旋即冷笑。

“果然伶牙俐齿!”

楚流玥笑着应了: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

容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大长老回头,厌恶的看了她一眼:

“你个不知——”

“大长老如果想在这种场合丢人现眼,尽管骂就是。”

楚流玥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就又安然的坐了下来。

大长老这才猛然惊醒:这不是在楚家,而是在明粹宫!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若是这个时候就闹起来…就太难看了!

心中憋屈了好一会儿,大长老才终于猛一挥袖,将话都咽了回去。

太子显然对楚流玥充满厌恨,等会儿肯定会发难。

到时候,他只要及时将楚流玥踢出去就行!



大殿中很快恢复了热闹,但还是有不少人都在暗中打量楚流玥。

她看似并不在意,安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但实际上却已经飞快的将那些人都观察了一遍。

除了中间最上首是陛下和皇后的位置,大殿从中间分为左右两个部分。

最前面坐着的那几人,就是身份尊贵的皇子和公主。

先前她已经打听过,当今陛下一共生有九位皇子三位公主,其中还有三位皇子和一位公主夭折。

所以如今活着的,一共只有六位皇子和两位公主。

太子对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人。

他看起来和三皇子年纪差不多,但五官刚毅俊朗,气质也完全不同。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杀气!

那是战场上才能磨练出来的味道!

这位就是三皇子容玖!

他十五岁就入了西北军,可算是年少名将,在军中的声望极高。

也正因如此,他的生母虽然不过是一个贵人,却能和太子相抗!

朝廷中早已暗暗分为两个派别,太子虽然占着优势,可如今容玖也不容小觑。

容靳身边的,自然是他一母所生的平王——五皇子容齐,也是如今除了太子,唯二有封号的皇子之一。

八公主容姝和九皇子容枫,则坐在容玖身边。

但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着的。

再往后,则是司顾楚陆四大家族分坐两边。

楚家在顾家之后,对面则是陆家在司家之后。

四大世家,司家最强,楚家最弱。

原本楚家是在陆家之前的,但这些年日渐落败,而陆家却靠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反超,坐稳了第三的位置。

容靳坐下后不久,殿外忽然传来一阵笑声。

同时,威严的通传声赫然响起——

“陛下到——皇后娘娘到——”

来了!

众人连忙起身,齐齐朝着那方行礼。

“陛下万岁!”

楚流玥也随大家一同动作。

“哈哈,众位快请起——今天是太子寿宴,不必拘礼!”

浑厚的中年男人笑声响起。

“行了,臻臻也快去找你哥哥吧!”

众人这才看到,帝后身后,还跟着四公主容臻。

她也是当今皇后所生,是真真正正的嫡公主。

她看起来十六七岁,一身华贵的宫装衬得她容颜越发娇美。

“那父皇可是答应臻臻了?”

嘉文帝笑的一脸宠溺。

“自然!就属你最皮!看看其他人,哪个与你一般闹腾?不答应你,你今日怕是要闹得天翻地覆!”

容臻皱了皱鼻子,脸上却带着娇宠的笑,欢喜的走到了容靳身边坐下。

傻子都看的出来,嘉文帝对她有多么宠爱。

等帝后落座,众人才纷纷坐下。

楚流玥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

嘉文帝,容萧。

她上次见到他,还是在大朝会上。

大朝会三年举办一次,天令皇朝的所有附属国,都会前来觐见。

而容萧这样身份的,只能站在最末尾,基本上连话也没资格和她说。

不过她过目不忘,而且那时候已经开始准备接手父皇的位置,所以她很是仔细的记住了所有人的样子,以及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

和那时候比起来,容萧似乎苍老了一点,脸上的神情和周身的气息也很不一样。

是了,那时候他是卑微的,只能站在众人之中,遥遥仰望于她。

而如今,他和她的地位,却发生了彻底的翻转!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她便迅速的收回了视线。

嘉文帝觉察到一道奇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当他想去看的时候,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容臻刚一坐下,看到容靳有些阴沉的脸色,顿时想起了什么,朝着楚家的位置看了过去。

因楚流玥的位置在第二排,所以她只看到了一个纤瘦的身影。

“就是她?”

她凑近容靳,低声问到。

容靳“嗯”了一声。

“嗤,什么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哥哥放心,我帮你出气!”

容靳眉头一动,并未出声阻止。

这就是默认了。

容臻性子骄横,平素做事儿不按常理出牌,但父皇和母后对她很是宠爱,就算是闹出点事儿来,也不会如何。

他身为太子,因为一个狩猎场就直接和一个女子闹起来,实在难看。

容臻出面,再好不过。

说话间,容臻已经开口,扬声道:

“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楚家大小姐吧?”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随后立刻意识到这是容臻要找楚流玥的麻烦了!

楚流玥抬眸。

容臻笑的不怀好意,道:

“这么些年,本公主倒是没怎么见过你。今天见了觉得一见如故,打算送楚大小姐一份见面礼。”

说着,她拍了拍手:

“来人,将本公主前日得的那宝贝呈上来!”

------题外话------

这两天我在外面玩耍哈哈哈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