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淡淡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大长老,你怎么这么喜欢让别人跪下?真以为所有人的膝盖,都和你一样软吗?”

“你!你!”

大长老一口气堵在胸口,憋得脸色涨红。

这楚流玥当真是嚣张至极,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一旁的楚纤敏立刻上前扶住大长老,劝道:

“大长老,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姐姐她——她可能也只是一时想不开才这么做的…姐姐,你还是赶快给大长老好赵大人道歉吧!”

她焦急担忧的看向楚流玥,似乎真的在为她考虑。

“敏敏!你不用帮她说话!这个孽障,本就是个没心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大长老恼怒不已,怒声呵斥。

楚流玥眸色微冷,挑眉问道:

“大长老,若我是孽障,那这楚家上下的众人,又是什么?您可别忘了,我是楚家的嫡长女!何况,我倒是想听听,我到底做了什么,让大长老这般愤怒?”

他们的骨子里,都流着同样的血脉,如此羞辱,岂不是连带着将整个楚家的人都带上了?

大长老登时词穷,气的浑身发抖。

“你还有脸说!?你竟然私自将太子殿下的狩猎场卖给了珍宝阁!现如今半个帝都都知道了!”

太子殿下派人精心打理多年的狩猎场,一夕之间就变成了别人的,甚至还在太子寿宴当天,直接将太子一行人拒之门外。

这丢人可是丢大发了!

事关太子声誉,大家明面上自然都不敢乱说。

可是暗地里,这事儿却已经如同长了翅膀,传遍了帝都的世家贵族!

只要仔细一想,就会有不少人想起来,这狩猎场当初是陛下赐给楚流玥的!

如今狩猎场成为了珍宝阁的东西,自然和楚流玥脱不了关系!

现在楚家已经成了整个帝都的笑话!

楚流玥却暗自想到:珍宝阁当真背景雄厚,居然能让太子吃瘪!

普通人根本招架不住太子权势,就算有地契,也不可能在太子面前占到便宜。

这珍宝阁…显然是容靳也不敢轻易招惹的。

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暗中查探一番…

楚流玥心中这般想着,脸上神色却是未变。

“那狩猎场本来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难道还要看别人脸色?”

她说的理直气壮,仿佛根本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大长老一时也是愣住。

一旁的赵成皱了皱眉。

“楚大小姐的意思,这地契,是你主动卖出去的?”

本以为是楚流玥没脑子,被人欺骗才将这地契送出,可现在看来…分明是故意的!

楚流玥坦然的点头。

“那又如何?”

赵成豁然起身,锐利凶煞的眼睛紧紧盯着楚流玥,一股无形的压迫,立刻笼罩整个房间!

“那地契上是写的楚大小姐的名字不错,但您可能忘了一件事:这狩猎场,是陛下赐给您的彩礼,按理说,只有您成了太子妃,这狩猎场才真正算是您的。现在的您,是没有资格私自处理的。”

楚流玥歪了歪头:

“赵大人,你好像也忘了一件事。再过两日,就是我十四岁的生辰,也就是——和太子殿下的订婚的日子!我马上就会是太子妃了,卖掉一个狩猎场,又有什么不可?难道…是太子殿下根本没打算和我订婚?”

她神情天真,眼中带着一点疑惑,似乎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赵成瞬间哑然,继而满心恼怒。

这个楚流玥是脑子有病不成!?

她一个废柴,居然还妄想着成为太子妃?

楚纤敏听见“太子妃”三个字,就气不打一出来。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太子殿下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表示,她居然还做梦呢!

她心念电转,看了脸色阴沉的赵成一眼,柔声劝道:

“赵大人,这件事情姐姐做的是不对,但——”

“我做的对不对,轮得到你来评判么?”

楚流玥打断她的话。

楚纤敏露出委屈之色,眼中迅速涌出泪来,可怜兮兮道:

“看来…姐姐还是在生妹妹的气?但是姐姐,我和靳哥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若是姐姐因为误会,一时赌气将狩猎场卖掉,那真是妹妹的错了!”

一句话,看似在为楚流玥辩解,但这话只会让人越发厌恶楚流玥,觉得她是一个目光短浅心胸狭隘之人!

楚流玥似是无意的笑道:

“我误会什么了?和太子有婚约的是我,我有什么好误会的?难不成,你还能抢了我的婚约?”

楚纤敏脸一白。

现在看,她的确是没有任何资格的!

楚流玥仗着有婚约,真是嚣张至极!

她委屈的垂下头,不再说话。

赵成冷笑一声。

“没想到楚大小姐这般厉害!”

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如今属意楚纤敏,楚流玥竟然还拿那份婚约说事儿。

等殿下解除婚约,看她还有什么脸面!

“既然楚大小姐不想将那份地契要回来,那么,就请您自己去和陛下与太子殿下解释吧!”

说着,他看向大长老,拱了拱手。

“今晚宫宴,还请大长老带上楚大小姐,一同进宫面圣。也好——和太子殿下共商订婚大事。”

最后一句,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大长老连忙道:

“赵大人放心。”

赵成说完,转身便走。

从楚流玥身边经过的时候,故意停留了一瞬。

“楚大小姐,您——好自为之!”

他浑身的煞气,尽数朝着楚流玥而去!

楚流玥却神色不改,弯唇淡笑。

“这句话,我也奉还给太子。”

赵成迎上她的视线,登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威压袭来!

他下意识的心中一颤,竟不自觉的收敛了身上的气息!

他冷哼一声,握紧拳头,转身大步离开!

大长老狠狠瞪着楚流玥:

“我看你今晚宫宴过后,还敢不敢这般放肆!”

楚流玥耸肩:

“谁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

说完,转身离开。

大长老怒骂:

“孽障!”

楚纤敏眼中飞快划过一抹笑。

过了今晚,楚家,太子,都不会再容得下楚流玥!



离王府。

送请柬的宦官在书房外恭敬的候着,腰身微弯。

大夏天的热的满身是汗,他也不敢乱动,显出一丝不敬。

里面那位,虽然才刚刚回京,但是这“离王”的封号下来,可足以证明他在陛下心中的分量不低。

“吱呀”。

开门声传来。

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侍卫走了出来。

他知道这人是离王殿下的贴身侍卫燕青,立刻恭敬道:

“见过燕青大人。今晚太子殿下的寿宴,不知离王殿下,是否出席?”

这位离王回来将近一个月,从没出来过,估计这次也不会——

“自然要去。”

书房内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带着淡淡笑意,低沉而清澈,如玉石相击。

她去,他自然,也要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