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些窘迫的搓了搓手:

“嘿嘿,丫头,你也别生气,老头子这不是故意跟踪你,就是觉得那一万两,赚的太亏心!咱虽然缺钱,也不能昧着良心欺负你一个小丫头是不是?”

楚流玥挑了挑眉。

“如果您是为了这个而来,实在没必要,因为在我眼里,那红石的确是值得一万两。”

何止是值,简直是超值!

但老者却是根本不信,摇了摇手中蒲扇:

“嗨!丫头你就别这么客气了!老头子见过的红石,没有十万也有九万,那可的确不值一万两!这样吧,不如我再送你个东西,作为补偿,如何?”

楚流玥摇摇头:“没兴趣。”

老者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这丫头也太难搞了!

“您来到底是为什么,还是直说的好。”

老者看楚流玥神色淡然,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眸似乎早已经看穿一切,不由得更加窘迫起来。

“其实…我就是想问你个问题:你师父是谁?”

虽然她身上没有原力波动,而且那几个动作也很是简单,但他一眼就看的出来,那绝对是源自于某一种或者几种高深的武技!

她背后,一定有一位顶级高手!

否则的话,她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压制陆智涛那样一个三阶武者!

这些年他的日子过得甚是乏味,若是能和对方切磋一二,那可太好了!

楚流玥眯了眯眼。

“若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那老者苦恼的挠挠头。

他身上也没什么钱啊,而且对方看起来也不缺钱的样子…

想了半天,他终于一拍脑袋,翻出一个玉佩。

“不如用这个换?这个还是值点钱的!”

楚流玥低头看了一眼,眸光微闪。

那竟是一个雕刻了玄符的玉佩!

而且看起来,那玄符的品级,似乎还不低…

这东西的价值,可绝对不低!他竟然这么随意的就送出来了?

“当真?”

“自然当真!”

看楚流玥似乎有些心动,老者连忙上前几步,一把将那玉佩塞到了她手里。

“反正这东西我老头子也不太用得到,你若喜欢,尽管拿去!”

楚流玥心中思虑片刻,干脆的将东西手下。

对方既然敢送,她自然敢接!

“好,那我就实话实说——我没有师父。”

楚流玥干脆坦荡的说道。

那老者原本充满期待和兴奋的神色,瞬间一僵。

“什么?没有师父?这怎么可能!?难道你这一身功夫,都是自学的不成!?”

楚流玥咳嗽一声。

这她可真的没法解释了。

“我真的没有师父。”

老者当然不信,一把抓住了楚流玥的手腕:

“你这丫头,若是不说实话——”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顿住,看着楚流玥的眼神之中逐渐浮现几分震惊之色。

“你…你…”

楚流玥眉头微蹙,打算挣开。

“…你是楚家的那个丫头?”

楚流玥一愣。

对方没看到她的脸,居然就认出了她?

可是她的印象里,没有这号人物啊?

老者看她不说话,越发的不可置信:

“你真是楚流玥?你的原脉不是——”

原来是通过把脉认出的。

楚流玥松了口气,干脆将斗笠摘下。

“我的确是楚流玥,您是?”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清丽容颜,老者愣怔片刻。

“原来你已经这般大了…不对啊,你这原脉——”

他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楚流玥小的时候,他的确给她把过脉,再三确认她体内原脉天生残缺,这辈子都无法修炼!

可刚刚那一刻,他无意间摸到她的脉,却发觉她的原脉,似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楚流玥看着老者变幻不定的神色,眼眸微眯。

她如今不过才开始修复原脉,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

但是这老者却是一下子就看了出来,可见他不是一般人。

极有可能——他就是一位天医!

最不济,也是一位实力超绝的强者!

“丫头,你跟老头子说实话,到底是谁在帮你?”

老者一改之前的闲散模样,神色认真了许多,放开了楚流玥的手,仔细的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楚流玥诚恳的摇摇头。

“真的没有。您若是不相信,自可以亲自去打听一番。我虽然名义上是楚家的大小姐,但是这么些年,过得比下人还不如。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运气,更何况其他?”

老者将信将疑。

他已经不问世事多年,对帝都中的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

可是楚流玥天生废柴,随便想想也能猜到这些年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要说是有人背后帮忙…她和楚宁都没什么靠山,能找谁去?

“…丫头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你这原脉…实在是解释不清啊!”

老者苦思冥想,也猜不出楚流玥原脉忽然发生变化的缘由,不由得头疼的拿着蒲扇敲了敲脑袋。

楚流玥看了一眼天色。

“若是您没有其他的事情,晚辈就先回去了。”

虽然不能确定这老者的身份,但楚流玥可以肯定,他来历绝对不简单。

这样的人物,如今她自然不会主动得罪。

老者随意的挥了挥手,依然眉头紧锁的思考着没想明白的问题。

“到底是…”

楚流玥也不多留,随即便快速离开。

狭窄的胡同里,就只剩下老者在苦苦沉思。



楚流玥回到楚家,一切如常。

新的药材已经送来,她依旧是先熬好了楚宁的药,等楚宁回来,就送了过去。

楚宁二话没说,就将药喝了个干干净净。

最初的一点疑虑,早已经随着他身体明显的好转打消。

如今在他的眼里,自家女儿是不折不扣的天才!

感觉到一股温热的力量沿着四肢百骸涌去,楚宁轻叹:

“玥儿,等爹爹的身体好了,就带你去拜师!你这样的天赋,绝对不能埋没!”

楚流玥似是无意的问道:

“爹爹,如今曜辰国有多少天医?”

楚宁思虑片刻:

“成为天医的条件十分苛刻,有的就算是有一点天赋,但最终也无法成为真正的天医!如今,整个曜辰国的天医,也不过只有七位!”

楚流玥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问题,可惜楚宁对他们的了解也不多,所以最终也没能和那位奇怪的老者对上号。

楚流玥也知道这事儿急不来,索性不再追问,等楚宁离开之后,又继续开始熬煮自己的药材。

这一夜,雪雪没有来。



三天时间眨眼而过。

当楚流玥再一次开始给楚宁熬药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竟是那位老者!

很显然他不是从正门进来的,身上依旧穿着那件破棉衣,头上还落了几片树叶,眼下一片黑青,看上去就像是几天没休息。

楚流玥看见他这样也有些惊讶:

“您怎么来了?”

那老者目光哀怨:

“老头子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想明白…没想到——”

楚流玥一惊:这意思——因为她,他这几天都没睡?

他颤抖的伸出手,指着那香气浓郁的一锅药材,犹如蒙受了巨大的欺骗,痛心疾首的控诉:

“你还说没人帮你!你骗得老头子好苦!”

------题外话------

感冒了,好痛苦啊啊啊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