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空气几乎凝结。

然而,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楚流玥就回过头来,诧异的问道:

“爹,您在说什么?”

她那疑惑的样子,真真无法让人心生怀疑。

可是…

楚宁心中也纠结万分,脑海之中不断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自从前日玥儿出去采买失踪,很晚才回来,一切就好像变得很不一样。

从前那个胆小懦弱的玥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静从容的少女。

之前她与大长老和楚纤敏正面对峙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她受了委屈一时没忍住,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却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玥儿以前一直将楚纤敏当做好姐妹,对她信任至极,可如今怎么会和她对着干?而且玥儿向来胆小,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更不可能亲自斩掉一个人的手臂…还有那些珍宝阁送来的药材,我根本没有给你银两,你又是如何买到的?”

楚宁越说,心里越虚,连带着声音都有些颤抖。

先前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如今细细想来,却是处处透着诡异!

楚流玥静静的等他说完,才轻声问道:

“还有吗?除了这些,您还有其他的疑惑吗?”

楚宁摇摇头。

单单是这些,难道还不够吗?

“我知道,这两天我的确像是换了一个人,但那都是有原因的。旁人我不在乎,但您心中既然有疑惑,玥儿自然会跟您解释清楚。”

楚流玥温柔而坚定的握住他的手。

“您进来,我详细告诉您。”

楚宁下意识的跟着她走了进去。

待楚宁落座,楚流玥将门关上,又查看了一眼正在熬煮的药材,将两味新的药材加进去。

楚宁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越发肯定心中猜想。

以前的玥儿,哪儿会这些?

只怕是——

“您大概也猜到了,我前日晚归,的确是出了点事儿——楚纤敏派人暗杀于我。”

楚流玥一开口,就惊得楚宁从座位上站起来。

“什么!?”

他之前猜到了一点,可没想到楚纤敏居然这般心狠,直接下杀手!

楚流玥看向他,认真的点点头,而后将那天的事情,仔细的和他叙述了一遍。

当然,她巧妙隐藏了透露原身已死,她取而代之的真相。

她有着原身的记忆,真假话搀着说,根本没有一丝破绽。

于是,在楚宁听来,就变成了楚纤敏为了一己之私,对玥儿赶尽杀绝!

“…所以,从那时候起,玥儿才真正看清了她的真面目,而且也终于彻底明白,一味地忍让,根本不会换来安生日子,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不被人欺负!”

楚宁久久说不出话来。

是啊!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只是如今,他身患旧疾,无法继续修炼,又能做什么呢?

“都是爹没用…”

他颓然的低下头,低声喃喃。

楚流玥摇摇头,道:

“爹爹,我还记得那次我去太子的寿宴,结果被众人欺负,哭着回家,您硬是去求见了陛下,为玥儿讨回一个公道,让那些人给玥儿道歉。如果没有您,玥儿还不知会被欺负成什么样。”

楚宁当时地位已经不比从前,这样做到底有多难,可想而知。

尽管那些人的态度十分敷衍,可这已经足够证明楚宁能够为女儿付出一切。

楚宁身体一震,缓缓抬头,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楚流玥给了他最后一颗定心丸。

“您当时和玥儿说,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玥儿受了委屈,您都会拼尽一切保护好玥儿的。是不是?”

楚宁唰的一下红了眼圈。

这句话,他当年的确只告诉了玥儿!

他声音有些哽咽:

“玥儿…我的玥儿!”

眼前的人,还是他的女儿啊!

楚流玥鼻尖有些发酸。

一个父亲失去自己的女儿,会是什么心情?

当初她死后,不知父王…

看到楚宁,她总是会想起父王。

如今她既然作为楚流玥活着,自然也会好好待楚宁,不让这世上再多一个伤心的父亲。

她的作风和原身大大不同,如今说开,以后倒是也方便行事。

遭遇这般生死危机,性格大变也很正常不是吗?

片刻,楚宁拳头紧握,咬牙道:

“这楚纤敏实在太过分!一定得想办法让她血债血偿!”

楚流玥眸光微闪,顺势说道:

“爹,其实这次她这么做,反而是帮了我一把。我在林中无意间得到了一份机缘…我捡到了一本医术。”

楚宁吃了一惊:

“医书?你看得懂?”

要知道,医书极为难得,通常晦涩难懂,一般人根本无法自学。

就算有专门的师父指点,也未必能参悟。

可玥儿竟然——

楚流玥点点头:

“现在只能看懂一点点,我就想着按照上面的方子试一试,好像还挺简单的。”

这谎话楚流玥说的是眼都不眨。

实际上,绝大多数医书在她看来,的确挺简单的。

楚宁迟钝的看了一眼那正在熬煮的药材,忽然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药汁颜色纯正,香气浓郁干净。

他虽然不懂,可也算见多识广,想要煎熬出一幅完美的汤药,绝不简单。

药材放入的顺序,用量,滤出残渣的手法…

无一不是重中之重!

玥儿不过是第一次尝试,就这般轻松的熬煮出了这样的汤药…

一个想法忽然在他心中浮现,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他几乎是有些迫切的看向楚流玥:

“玥儿!你真的是自己第一次尝试?”

楚流玥眨眨眼:

“是啊。怎么了爹爹,难道…有什么不对?”

当然不对!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说明——玥儿很有可能有着成为天医的资质!

她原脉不通,无法修炼,可若是能迈入天医——不,哪怕只是有一点天赋,命运也将大大不同!

楚宁几乎是一瞬间从地狱到了天堂,整个人激动兴奋地不行。

若这是真的,那以后玥儿就真的无人敢欺负了!

“玥儿,明日你随我去拜访一个人。”

曜辰国的天医屈指可数,他和其中一位有一点交情,不如让那位看看玥儿是否真的有这方面的潜力。

楚流玥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思虑片刻,道:

“爹爹,不如还是先缓一缓吧。现在太过招摇了些。”

楚宁一愣,这倒也是。

若现在去,只怕又要有人来找麻烦了…

“那就等过段时间。”

正好也看看,玥儿尝试着熬煮的药是否真的有用。

想到这里,他的心安定了许多。

“对了,玥儿,那天你是怎么从那几人的手中逃出的?”

楚流玥一怔。

她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前世实力强大,所以就算没有原力,那三阶武者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眼眸一转,她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男人高大的轮廓。

若隐若现的流畅线条,勾勒出一幅极简而醉人的图。

她打开一个玉盒,似是无意的说到:

“啊,那天正好遇到七皇子殿下,他就出手帮忙了。”

楚宁一顿。

“七殿下?他不是在明月天山休养吗?什么时候回的帝都?”

楚流玥动作一僵。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