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初生,混沌将开。

万千星辰汇聚,星罗棋布。

天色明澈,大地昏沉,

一切广袤的无边无际。

日复一日,星芒汇聚。

点点金色辉光洒落。

如同凝固般的空间中,缓缓凝聚一道身影。

白雪幻化为他的衣衫,深海凝聚为他的眼眸,灿烂星芒融化成他眼底的光。

他承继天道,应运而生。

他听得到这世间的所有风声,看得到这人世的所有热闹。

他从山巅走过,越过江流,穿过沙漠,见了无数景致。

一切如脉络,在他脑海之中如此清晰。

这世间的所有,都在他眼中。

却也,只在他眼中。

越走,他心中越是寂静。

直到某一天,他来到天地混沌之中。

似是有风卷起他的衣角。

他终有所觉,踏入那一片迷蒙,拨云见日。

当看清其中场景,他终年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中,荡起一丝极轻的微澜。

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

粉白色的花瓣合拢着,安安静静的。

这竟是汇聚天地灵气,诞生于混沌的一朵桃花。

他看了一会儿,便打算离开。

世间一切,皆有命数。

他承继天道,自当顺应。

然而,他刚刚转开一步,忽而嗅到一股淡淡清香。

他心中一动。

片刻,他转过身,伸出手去。

“来。”

低沉一声,如圣颂歌。

那朵桃花飞来,打了个转,轻轻落在他掌心。

他绯色的薄唇便带了一抹极淡的笑意。

那时候,他尚且也不知,这一场相遇,就是彼此的命数。

......

他贫乏孤寂的生活,忽然多了丝趣味。

养一朵桃花,对他而言是头一遭,自然是处处在意,小心照料。

它汲取天地灵气而生,自从跟着他,离开了那诞生之地,生长不免慢了下来。

他便每日分出自己的一道力量浇灌。

他又带着它,走他之前走过的路,去他之前去过的地方。

它便落在他肩上,或者窝在他掌心。

年年岁岁过去,他身上便也沾染了那一股清淡冷香。

而那一朵桃花,偏偏生长的太慢。

一万年过去,都未曾开花。

他也不急,依旧日日照看,悉心养着。

如此,一直到三万年,它才终于开花。

柔软细腻的花瓣绽放,细细花蕊随风摇曳。

时间迈入五万年,它的灵智逐渐增长,开始在他睡觉的时候,落在他的眉心,鼻尖轻扫,扰他清梦。

偶尔也在他执笔去写万神录的时候,故意飞到他笔尖,不许他动。

他也不恼,有着无限的耐心。

八万年的时候,它陷入沉眠。

他凝聚天下原力,汇聚成幻神海,又在其上建造幻神宫。

又在幻神殿中,种了大片的桃花树。

第九万年的某一日早晨,他于沉眠之中,感觉到了轻软的触感。

他睁开眼。

那朵桃花已经绽放到极致,正落在他唇上。

他坐起身,身上雪衣松松垮垮,露出大片赤裸坚韧的胸膛。

那朵桃花便退开了些。

下一刻,银红色的光芒将之包裹。

一道纤细玲珑的身子,被光茧包裹着,出现在他眼前。

她闭着眼,墨发如瀑,肤白胜雪。

光芒之下,隐约可见圆润雪白的肩头,柔软纤细的腰肢。

他曲起一条长腿,手肘随意搭在膝上,姿态清贵而慵懒。

他看了许久,凤眸深邃。

良久,才以指腹轻轻擦了下薄唇,挑起了一抹笑来。

“故意的?”

她似是听到,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缓缓睁开眼来。

星眸琉璃灿烂,澄澈干净,望入他眼底。

......

他当然早便知晓与她伴生的恶灵的存在。

但那没关系。

他以己身为渡,便可化她困厄。

漫天过海。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终有一日,他会如此欺瞒天道,漫天过海。

只为,一己私念。

......

他用九万年,等她成人。

又用一万年,等她归来。

十万年漫漫岁月,沧海桑田。

贪嗔痴恨爱恶欲,皆是罪。

他为一个人,条条犯过,罪无可恕。

过往皆抛却,只等来日一场未知,一个可能。

他以生死做赌,等一个圆满。

......

从桃花坞到灵霄学院,那是他煎熬万年后,终于等来的时光。

她前尘忘却,那双眸子却依旧璀璨如星。

望过来的时候,眉眼弯弯。

可惜,一切在万酒山下的恶灵觉醒之时,戛然而止。

他亲自斩断一半神脉,换她置之死地而后生,从头再来。

骨血相融,生死相依。

入夜时分,断裂的神脉便总作痛,几乎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眠。

月光洒落,冷冷清清。

他独坐床头,总念起旧日时光。

终于等到那一天,他在曜辰之外的山林中等候。

一如过去的漫长岁月。

他早已习惯等待的姿态。

而这一次,终于是她主动过来。

她的眼中是全然的陌生与戒备,脸上沾染一片血污,瞧着十分狼狈。

他在水雾之后看着。

当初在混沌之中初见,她还那样娇软干净。

后来的数万年,又总是被他娇惯着,娇气的不行。

可这些年,她吃得苦,却比以前在他身边的时候,要多上太多太多。

他走过去,不顾她的警戒与威胁,以指腹温柔擦过她脸上的血迹。

指下绵软温热,那温度几乎熨帖周身,连那深入骨髓的疼痛,也消减许多。

他笑着想:

终于回来了。

......

进入幻神殿前,他心中有着两个选择。

如果天道只允一人存活,那么定然是她。

如果不允。

他便逆天而行。

除此之外,别无商量,没有退路。

所有神力被抽离,周身筋骨寸寸碾碎,该是极疼的。

可看着她,听着她说那些话,却又觉得,再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窝心。

她更咽着请求,骗她一辈子。

他知道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动听的情话。

而他,没有办法拒绝。

纵然身销魂灭,也依旧,想要握住他的那朵桃花。

他高高在上的活过寂寂清净的漫长岁月,却最终想要栽入人间,卷入红尘。

将这一身血肉筋骨,一腔心心念念,尽数给那一个人,哪怕埋入山川,散于河流。

纵如此,也心甘。

......

“夫君?“

楚流玥来到大殿门前的时候,就看容修负手而立。

容小衍正在殿内端坐着,努力破解他亲爹布下的一道金色玄阵。

一道身影匆匆从外面飞回来,身后跟着数道金色天雷。

容小浔头疼的要命:

“别追啦!我今天想休息一下行不行求求你们了!”

几道金色天雷恶作剧般朝着他腰身撞去。

容小熙正骑着雪雪从药山回来,怀里抱着一大堆的药材。

一只青雀忽而飞去。

容小熙连忙跳下去,解释道:

“我只是让雪雪帮一下忙啦,你不要误会——“

青雀已经一爪子抓住雪雪的脑袋,狠狠一薅!

“吼!”

雪雪疼的龇牙咧嘴。

容小熙瞧着,立刻识趣的退后一步。

青雀压着雪雪狠揍了一顿,一地狮毛。

但打完,雪雪却也不生气,压低了大脑袋,讨好的去拱了拱那青雀。

它傲娇的偏过头,飞回容小熙的肩膀。

容小熙咳嗽一声。

“好啦好啦,小熙最喜欢你啦!”

青雀就拿脑袋蹭了蹭她的脸。

......

“听说你给燕青放了长假?”

楚流玥笑着问道。

容修颔首;

“第八神使有了身孕,这是应该的。“

楚流玥点头。

“等小八生的时候,紫尘应该也会陪团子回来了。”

团子玩性大,这些年一直四处跑,紫尘就跟在后面。

一阵风来。

粉白色的花瓣飘散落下。

她将手伸了过去,与他十指交缠,轻声道:

“容修,我也最喜欢你了。“

容修把她拉入怀中,俯首吻在她唇上。

“我也一样。”

他想,最后他终于也算圆满。

一生所求,得偿所愿。

  

  。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