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几句话,宋青书眼睛都直了,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还不知道么?前所前世独孤求败在界就是个神话般的人物,这个世界他还在神雕谷中亲眼见过他刻在山壁上的那些字,其中的剑意让他这些年受益不浅。

“夫人,你应该有救了。”宋青书说道。

谷凝清喃喃自语“难道传说是真的?”同在无双城,她自然也听过关于独孤一脉的传说,之前独孤一方死了,独孤鸣甚至还跑到祠堂中焚香祷告,当时她暗暗鄙夷这家伙的做法,可现在看来,难道真把先辈请来了?

“夫人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看看。”宋青书嘱托完谷凝清过后,便匆匆出了帐篷。

发现远处岂敢上站着一男子,并无想象中的苍老,反而看着很年轻,剑眉星目却又不同于一般的奶白小生,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自信与沉稳,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挡得住他。

黑色的披风在晚间寒风中猎猎作响,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就犹如一柄最锋锐的宝剑,另一边的蒙赤行见状瞳孔微缩“独孤求败?”身为魔门耆老,他自然也是听过对方的传说的。

“没想到这江湖中还有人记得我,”年轻男子飒然一笑,然后目光落在他身上,“是你杀了独孤一方么?”

宋青书心中一惊,算一算独孤求败的年纪再怎么也要上百了吧,怎么会如此年轻?不过他想到老顽童周伯通年纪也不小了,可随着年纪增大,他的白头发反而不少转黑的,应该是玄功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再加上心境的天真无邪,所以一定程度上能返老还童。

另外还有逍遥派那几个开挂的,明明都七老八十了,一个个看着却像小姑娘一样。

这个独孤求败想来要么是修炼了类似长春不老功之类的功法,要么是功力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目前看起来显然是后者。

蒙赤行毕竟是一代大宗师,又是魔门巨擘,心中自然有傲骨,听他这般询问,便冷然答道“是又如何?”

独孤求败叹了,“原本不打算再过问尘事的,可我和无双城毕竟还有些未了的渊源,故人之子被杀,终究还是要替他讨回一个公道。”

宋青书心头狂跳,独孤鸣当初在西夏使出的剑法的确有独孤求败剑意的影子,只是境界相差太多了而已,当时就有所怀疑,如今终于得到确认。

蒙赤行也哈哈大笑起来“张开眼睛看看吧,如今早已不是你的时代,我蒙古雄兵百万,麾下高数无数,你孤身一人也敢来军营?不自量力。”

独孤求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动怒,声音平淡如水,仿佛在说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你先出手吧,不然就没机会了。”

蒙赤行大怒“阁下好大的口气!”他当然可以命令蒙古士兵、武士先上,一来先试探一下对方的修为,二来消耗一下对方的实力。

但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是要面子的!

更何况身为一个大宗师,修为是一方面,修心同样重要,哪一个大宗师没有绝对的信心与气势?岂有会被对方一句话弄得示弱?

“那你受死吧。”蒙赤行瞳孔一缩,精神念力转化为实体,九柄透明的风刃忽然凭空出现在了独孤求败四周,下一刻往他身上激射而去,要将其扎成马蜂窝。

要知道之前对付独孤一方的时候,一把风刃便破了对方的绝学无敌霸手,然后去势不减地收割了对方性命,如今同时凝聚了九柄,从各个方向往对方同时攻去,可见他也不敢丝毫轻视对方。

就在九柄风刃刚刚发出,气势正要急速提升之际,独孤求败头顶似乎出现了一把剑的影子,他整个人丝毫未动,但头顶的剑影已经提前旋转而出,发出极为凌厉尖锐的破空声,在九柄风刃最薄弱的时候,将其碾为齑粉。

宋青书似有明悟,他记得独孤求败的剑法素来有攻无守,每次都攻敌必救,然后一招接一招犹如排山倒海,将敌人淹没其中。

若是有人能让他收剑防守上一招,他会欢欣鼓舞长达数月之久。

果不其然,独孤求败一剑既出,击散了对方的风刃过后,没给对方丝毫喘息之机,瞬间已经往蒙赤行劈了过去。

蒙赤行脸色大变,没想到自己的攻势刚开始便被对方化解于无形,而且随即而来的一招这么迅速,不过他反应也快,毕竟只需要动用念力,一道透明的光墙便挡在了面前。

之前他仅凭这一道光墙,任由独孤一方使用无敌霸手轰击无数拳也没撼动分毫,如今他却前后布下了三道。

不过之前坚不可摧的光墙在对方一剑之下,仿佛冰雪遇到火焰,瞬间破裂成碎片,然后对方那一剑无丝毫停留,直接连破三道光墙,最后一剑劈到了对方眉心。

蒙赤行高大的身形一僵,用一种非常苦涩的语调喃喃自语“好霸道的一剑。”

旋即一道血线在他眉心散开,紧接着瞳孔再无之前光泽,整个人摇摇晃晃从高塔上跌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再没有了半点气息。

“这样就死了?”所有的士兵都升起一股寒意。

连宋青书也不例外,蒙赤行虽然在大宗师这个境界里不算强者,但他化精神力为实物的手段相当高明,哪怕是自己全盛事情想胜他不难,但单打独斗要杀他却不容易,更别说一招就了结了他的性命了。

刚刚那一剑,换作是我,接的下来么?

宋青书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蒙赤行!”铁木真刚刚闻讯赶来,他远远看到蒙赤行与对方交起了手,正想过来压阵,心想着二对一,再加上这千军万马,对方必死无疑。

哪知道眨眼的功夫,蒙赤行居然就死了,还是被对方一招秒杀?

他背后升起了一丝凉意,自从他一统蒙古纵横天下后,恐惧这个词再也没出现在他辞典里,但这一刻,他却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就是你带人灭了无双城么?”独孤求败移动目光,静静地看着他。



  

  。

章节目录

偷香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六如和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如和尚并收藏偷香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