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龙眉头微微一皱。

“狼王阁下,您难道不审问审问他们,把事情彻底搞清楚吗?”

“不需要。”

王赢简单明了。

“刘东龙,你就直接说,你想做什么,就完了。”

刘东龙犹豫了片刻,从边上继续道。

“关于破坏您家庭的事情,我确实也是不知情,但是做这个事情的是我的秘书艾宏斌,他也是被人利用的,根据我们的调查,挑唆虎头鲨针对狼王,与利用艾宏斌破坏您家庭的,是一伙人。”

王赢的脸色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盯着刘东龙。

“还有吗?”

王赢这一问,刘东龙不吭声了,很快,王赢继续道。

“串通勾结救走伊纳沙的人,是你们吧?打价格战要挤垮我王赢的也是你们吧?收买秦岭,毁龙氏财团,毁龙银商会的,也是你们吧?”

“从头到脚,看不起我,一直强调我没有资格与你们坐在一起的也是你们吧?从始至终,正眼都没有看过我,一句好话都没有和我说过的,也是你们吧?”

“我两次主动示好认怂,想要和你们要条活路,严词拒绝的也是你们吧?”

王赢简单的几句话,说的刘东龙哑口无言!

他一边笑,一边两手一摊。

“你现在过来避重就轻,和我解释虎头鲨与破坏我家庭的事情,干嘛呢?”

“虎头鲨被外人利用,难道没有你们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你们私下的默契?”

“艾宏斌被外人利用,难道他不是你们的人吗?难道他不恨我吗?如果不恨的话,又何苦做这种缺德的事情呢?”

“但是说实话,我和静馨以及龙薇的事情,归根结底根源再我,是我混蛋不是人。落到现在这一步也是自作自受,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现在不明白刘东龙阁下此番前来,和我说这番话的意义,到底在哪儿?你想表达什么?直接点,好吗?”

刘东龙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心态。

“我希望,所有的一切,到此为止,你们撤军,我们撤防,大家各自回到各自的港口,好好经营,理性公平竞争,一起发财,不要再把这个事情严重化了,否则到了最后,吃亏的是我们自己!到此为止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赢突然之间就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十分的夸张。

甚至于似乎眼泪都笑出来了。

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分钟,他才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脸上的笑容被冷酷狰狞所取代,他满身戾气,眼神凶恶,咬牙切齿,一字一句。

“刘东龙,你给我听好了,我王赢可以用我的性命做担保,我从一开始,就是想要好好的,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经营皇京港,赤京港,兰京港,利用这三个港口,好好赚几年前,缓解我们狼盟国家的经济危机。让我的兄弟们都好过一些。”

“我从未想过要插手马六甲海峡的事务,也从未想过把狼盟牵扯进这个漩涡之中。我就想好好的赚钱。完事之后赶紧离开这一片是非之地!”

“可是你们从一开始就对我敌意满满,不听我解释,不给我机会。我好话说尽,低头赔笑,再你们的眼里就是狗屁。你们对我永远都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状态,说白了,打心里面就没有看得起过我。”

“不过没有关系,你们经营你们的,我王赢做我的。”

“可是后面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别说有人从中间挑唆的事情,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你们自己暗中做了多少事情,只有你们自己清楚,一个巴掌永远拍不响!”

“现在事情一步一步的发展到了这个局面,你跑过来和我说到此为止?不要再闹了?早干嘛了?”

“其实哪怕是再我做出最后反击的决定之前,我还给了你们一次机会。我让你们把伊纳沙交给我,把虎头鲨以及炉灰交给我。可是你们当时对我是什么答复?说我不配与你们说话,也不配让你们生气。这都是你们的原话吧?”

王赢说的刘东龙脸一阵红一阵绿。

“现在到此为止?那龙氏财团白垮了?龙银商会白垮了?皇京港赤京港,兰京港,三个港口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白费了?这么多无辜牺牲的人也都白死了?我狼盟几万兄弟的性命就这么算了?你他妈的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吗?”

“刘东龙!”

王赢“咣!”的就是一声,猛的一拍桌子。

“现在事已至此,我们两个都没有回头的机会。”

“我王赢今天就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当初给台阶不下的是你们,给脸不要的也是你们,最先使用下三滥耍流氓招数的也是你们!”

“现在给我一步一步的逼到这个份儿上,到此为止是不可能了,只有到死为止!”

“听得懂吗?”

“其实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一切,我就他妈的觉得特别可笑!”

“我王赢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最后居然要看着你给我耍流氓?”

“你是真的当我不会?还是觉得我不敢呢?”

“我告诉你,游戏才刚刚开始,我什么都豁得出去,也什么都做的出来,你当初不是觉得我狼盟就是想要插手马六甲,控制马六甲海峡吗?”

“我现在郑重其事的告诉你,你答对了!我们现在还就是要插手马六甲海峡事务,而且,我一定要推掉你的坡城,把你的坡城变成战争废墟!”

“王赢!”

刘东龙这会儿也是控制不住了,他猛然之间就站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你真的是我们的对手吗?”

“现代化战争,是你人多,就可以取胜的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对你们进行毁灭式打击!”

“我之所以不那么做,是不想把事情闹到彻底不可挽回的那一步,包括我这一次主动过来找你!也是不想把路走绝了。”

“从我真正开始动手反击的那一刻,这一条路就已经走绝了。”

王赢已经恢复了平静。

“战争不可避免,你我之间,只能活一个。我王赢这些年,什么都没有攒下,就攒下一群和我一样有着一颗虎胆的兄弟。”

“我们就算是用尸体去堆,也要堆平你的坡城!”

“总共就那么几百平方公里的区域,你和我得瑟什么?”

“别说你了,你让加福约上来!老子也一样和他死磕到底!绝无任何谈判可能!”

王赢这会儿,也是把话给说死了。

刘东龙坐在那里,眼神复杂,他盯着王赢,沉思了许久。

“王赢,只要我现在肯拿出来一个离着秘国军事基地很近的港口,交给秘国人,那你们从秘国得到的所有支援补给都将被切断。同样,你胆敢乱动一分一毫,你和你的狼盟,就会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你信吗?到了那个时候,你只有撤退。死了的就是死了,散了的就散了,你没有丝毫的办法,知道吗?”

“你连我参与进来都怕得要死,担忧的要命,那你若是让秘国人参与进来。呵呵。”

王赢满脸狰狞。

“你就是你们坡国历史的罪人。没有之一,将会被永远的载入史册!所以你用不着用这种事情吓唬我,有本事你就给啊。说白了,我们大不了就是拍拍屁股走人,仅此而已。你豁得出去一,我就豁得出去十,不信我们试试!”

“如果真的到了必要时刻,没有什么是豁不出去的。”

刘东龙盯着王赢。

“所以说,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谁都别逼谁了。对于我们之前的行为,我愿意对于狼盟,做出适当的补偿。”

就在刘东龙还要说话的时候。王赢拿起打火机,直接就把刘东龙刚刚递过来的文件当着刘东龙的面儿给烧毁了,看都没有看一眼。

他顺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颗子弹,摆放在了桌子上面。

“刘东龙阁下,我王赢出生贫贱,从十八岁开始被人追杀,被迫的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子,这么多年一直再生死之间徘徊,再经历了这么多人和这么多事之后,我悟出来了三个道理。”

“第一个,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你尊重我,我尊重你。第二个,那就是千万不要给脸不要,觉得自己很行,可以掌控一切。第三个,那就是,任何事再做之前,要考虑,再做之后,别后悔!”

“现在就用我们这些亡命徒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一颗子弹,要么,是你吃,要么,是我吃。没有任何商量缓解的余地。”

“我不需要你给我补偿,待我拿下坡城,我想要什么补偿,就有什么补偿!你说的没错,现代战争确实不是人多就一定赢得。但是我王赢,就一定会赢你!”

这一刻,王赢霸气异常!

“王赢,你好大的胆子!你真当我们坡国军队形同虚设吗!我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

刘东龙这一刻也是彻底爆发了!

王赢微微一笑,抬手示意。

“送客……”

同样是隆城,再欧威的家中,欧威放下电话,起身打了一个哈欠,冲着诺萨瓦笑了起来.“诺萨瓦阁下,与您预料的一样,王赢一点没惯着刘东龙,十分生硬的就回绝了刘东龙的所有要求,彻底把脸撕破了!现在的刘东龙,已经折返回坡城了!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他和加福约那边,很快也要有动作了!毕竟现在和谈这一条路走不通,他们也不愿意松口给我们港口,就剩下了要和王赢决一死战的一条路可走了!只有打败王赢,打退狼巢,才能化解他们眼前的危机!”

“不过王赢这小子还真的是不客气!他告诉我说他已经从狼盟所有特种部队当中,一个部队挑选好了一百人,组建了狼盟特战队!暂时统一管理!希望我们的相关指导人员可以与武器装备一起到达!尽快帮他查漏补缺,提高特战队整体战斗能力!”

“但是这小子提供的人员名单当中,把整个辉煌阁的所有特种武装力量都算进来了,这辉煌阁一支高层武装力量本来就是一百人的编制,我们这等于是把整个辉煌阁也给武装起来了!”

“可是严格意义上面来说,辉煌阁不是特种部队啊?狼盟正规的特种部队都是两千人的编制都是两千出一百,这辉煌阁是一百出一百,太夸张了,这个事情你看?”

  

  。

章节目录

狼与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银耳坠并收藏狼与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