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负责人赶忙去执行会议内容。

王赢坐在中央的位置,把玩着自己手上的钢笔。

几分钟以后,子画从外面进来了,他坐在王赢的身边的,缓缓的开口。

“那个叫麻栋的,刚刚死掉了。没有救回来。皇京港的线儿,从他的身上,也是彻底断了。”

王赢听过之后,眉头一皱,并未吭声。很快,子画继续道。

“我这两天也把最近所有的针对性恐,怖,袭击,从头到脚整理了一番。有几个细节我觉得很有意思。”

一听这子画的口气都变了,王赢当即就坐直了身体。

很快,子画继续道。

“首先是两个嫌疑人,一个曾菲,一个麻栋。这虽然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但是通过对这两个人的身份背景调查,他们两个是有一处共同点的,那就是都有当兵的经历,曾菲曾经服役三年,麻栋曾经服役五年。而且这个叫麻栋的,能承受如此刑法,一声不吭,他绝对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我觉得他当过的这个兵,也不会是普通的兵。普通士兵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训练的。”

“第二点。”

子画伸出来两个手指。

“张家骐一直强调引爆炸药所必须要的硝雷管,是无法进入皇京港的,必须要靠着我们自己内部的人,才能把硝雷管运送进来。可是我们自己内部的所有服务人员都是龙银商会内部精挑细选出来的。可以说,都是我们的嫡系下属。但是这里面其实是有一些漏洞的。”

子画这一说,王赢眉头一皱,一瞬间,恍然大悟。他仔细的盯着子画。子画笑了笑。

“我们的一些关键岗位的核心骨干,每个人都是要带徒弟的。虽然这些骨干都是我们龙银商会的绝对嫡系,但是这些徒弟,可都是清一色的马来人。将来是要接班皇京港的。这些马来人,皆是端古赛安排进来的!人数不少!”

王赢听到这,猛的一拍桌子。

“马上暗中调查所有人,把所有人的底细都给我摸清楚。”

“我已经再安排人逐个调查了。但是这里面涉及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子画简单明了。

“这批人对于端古赛来说,都是端古赛的绝对信任的心腹,如果,真的是这批人当中某个人有嫌疑,那你说,这个端古赛,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如果是不知情的话,还好,如果是知情的话,银子,这里面事情可就多了啊。”

王赢自然明白子画这番话的意思,他低着头,仔细的沉思了片刻,坚定的开口。

“如果真的是他的人有问题,那他一定不知情,但是你这句话,倒也提醒了我。听我的,你就直接去找端古赛,把事情和他摆明说,让端古赛帮你查,他心里面一定有数。毕竟现在这是我们唯一能抓到的一条线索了!”

子画下意识的摇头。

“银子,这可有点太冒险了。”

就在他还要说话的时候,王赢打断了他。

“相信我,端古赛不会有什么复杂的想法的,我相信他。”

王赢都这么开口了,子画再拒绝也不好意思了。

“行,我这边也查着,那边也去沟通,你安心找钱……”

皇京港所有服务费用大幅度下调的事情。很快就再圈子里面传开了,同样传开的。还有皇京港的绝对安全保证,一个人头五百万,哪怕受伤都有两百万,这对于很多船员来说,既是安全的保障,又是吸引人的筹码。

俗话说的好,钱通神路。

最新翻修投入运营的皇京港方方面面软硬件连带着服务肯定是要比坡港好不少的,之前价格相差悬殊。为了性价比,肯定是选择坡港,觉得坡港也不错,但是现在,价格相差不大,那皇京港对于所有人来说,再次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

果不其然,再龙氏财团的声明发出之后不久,来往皇京港停靠驻留的船只,越来越多,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又恢复了往日需要排队的场景。

虽说现在这个收费模式,让王赢还是处于一种亏损状态,但是最起码,每天又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这些钱变成了流动资金,也可以缓解一部分局面。

另外一头的赤京港与兰京港,也在日夜赶工,争取早日形成规模。

同时,狼刺,神鹿,以及天越三个特种部队,全天性的守在三个港口当中,再加上辉煌阁的裁决院,教堂,以及龙鳞。

王赢手下的这三个港口,安全性能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但是无形之中,又增加了一大笔港口维护投入。

龙鳞,其实就是最早隆城龙鳞酒吧的那批人当中的一部分。

回到老阁主身边以后重组的。现在的队长,也是文文以前的一个小姐妹。

至于皇京港可能存在内鬼的事情,子画按照王赢的要求,与端古赛坦白了。

端古赛大为震惊,但是经过仔细一番思考之后,觉得也并非不可能。所以他与子画两路开工,开始对于皇京港的所有马来学徒,进行暗中调查以及监控。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观察了这么久,并未发现任何可疑情况。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王赢他们从马来银行的贷款,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距离支付欧威他们第二笔军火费用的时间,也是越来越近了。

王赢这段时间一直也在很努力的找钱,但是一直未曾找到有能力给他提供大笔资金的财阀。

这中间王赢曾经想到了大点,也想过去找大点,可是大点这一段时间根本就不在国内,太长时间不见,未曾联系,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儿去了,更何况,他心里面也清楚,大点的家人,不喜欢自己和大点走的太近。

更何况,又是要从大点手上一次性拿这么大一笔数字,他就算是愿意,也未必能当下拿得出来。可是除去大点之外,他也没有别的选项了。

这可真是让王赢上大了火,发老了愁。

隆城,王赢的家中,他躺在沙发上,正在愁眉不展。

这会儿,张帆从外面进来了。

“银子,阿诺来了。”

听见阿诺这两个字,王赢赶忙坐直了身体,果不其然。

一个愤怒至极的声音传出。

“真他妈的烦人,什么事情都找老子,不是说过了吗,咱们两个都绝交了,绝交了,怎么还什么事情都找我啊?你不认识别人了吗?”

许久不见,阿诺依旧入往常一样,小平头,牛仔裤,小夹克,棕皮鞋。浑身上下皆是以假乱真的奢侈品,小夹克撩开,里面还挂着不少一比一精仿手表,他也真敬业。

这么多年了,就这一行,从未改变。实际上他也不缺钱,这真就是偏爱一门。他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瞪着王赢,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王赢呢,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这也是习惯了,他起身把沙发垫子掀起来,从下面拎起来了一个小皮箱,摆放在了桌子上,皮箱打开,里面是一把瑞士短剑,周边有一个u盘,里面是武器的详细参数以及所有重要数据。

“老规矩,帮我把这个交给王书茂,和他说,改进款的武器出来之后,要送给我一批,武装我手上的特种部队。”

阿诺刚想质问王赢,就被王赢打断了。

“我现在手上没有富裕的人,只有你最合适,也最值得我信任。毕竟你已经给王书茂送过两次东西了。也不差这一次了,而且这一次的东西方便快捷。容易携带。帮帮忙,诺哥!你这是为国家服务,多么光荣的事情啊?并不是为我!这一次完了,我保证不用你了,你记好了,东西一定要隐秘隐秘在隐秘,千万不要落到外人手上,知道吗?”

阿诺不吭声,一脸愤怒的盯着王赢。王赢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继续道。

“还有,你记着不记着,我们上一次再柬国逃亡的时候,曾经在一片原始山区当中,发现过一座规模庞大的古墓,后面你还单独留在古墓当中,被孙万毅的人给抓走了,最后还是我跑出去营帐,换出来的你。”

听见古墓这两个字的时候,阿诺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整个人谨慎了许多。

“你想做什么你?”

他这一问,王赢笑了起来,继续道。

“这一段时间,我实在是太困难了,急需大批资金渡过难关,身边能开口的都开口了,实在没有办法。这也是实在没有琢磨的地方了,这才想起来,我们曾经还发现过一个古墓,但是里面的真实情况,只有你知道,我琢磨着就算是没有黄金珠宝,也得有一些古董字画吧?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我可以通过龙银商会的内部关系网很快销售出去的。尽可能的变现,解决麻烦。”

“那是一座空墓。里面什么都没有,别打那里的主意了。”

阿诺寥寥草草的说了一句。

“要让我帮你再给王书茂送次东西,算是为国家服务,我就忍了,至于别的事情,你不要和我说了,我这一次把东西交给王书茂之后,一定换电话!拜拜!”

阿诺话都不和王赢多说,拿起u盘套在自己的钥匙上,并且把瑞士短剑装进书包。转身就走。

“马上给我联系一艘船,或者联系一家私人飞机更好。剩下的我自己会和王书茂联系。还有,听说现在那个皇京港是你的了?给我准备一家店铺,我打算推销推销我的产品。”

眼瞅着阿诺离开了,张帆从边上缓缓的开口。

“银子,说实话,我真的不太待见他。而且我觉得这小子刚刚说话的语调有些不对劲儿!那么大的一个墓,所再的位置又是那么的隐秘,被盗掘的可能性极低。换句话说,就算是真的被盗了,没准也是他干的。”

“一个古墓,陪葬品再多能有多少,可能会够我们解决问题的吗?”

王赢明显的话里有话。

“阿诺这个人就是嘴碎点,但是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送他去机场坐飞机吧。顺便和警方那边打个招呼,带他过安检。再这个过程中,你就按照我教给你的和他说就行,别的不用管。”

  

  。

章节目录

狼与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银耳坠并收藏狼与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