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茂端着酒杯,一言不发,依旧盯着佘东,两个人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佘东坐直了身体,不停的摇头“这杯酒我没法喝,也喝不下去!狗屁的兄弟!”

王书茂没有丝毫的愤怒,笑呵呵的开口“那你和他不是兄弟,和我总是兄弟吧,那你兄弟敬你一杯酒,你难道还不喝吗?”王书茂说完,佘东依旧是一动不动,房间里面这一瞬间,也显得有些尴尬。王书茂也是了解佘东,僵持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一饮而尽,自己就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开口。

“这人吧,都有遭难的时候。当初我遭难了,他卯出去性命帮我,现在他有难了,我豁出去前途助他,我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对的,大家都是平等的,不是吗?真心换真心。而且我相信我弟弟,他兹当有一点别的办法,都不可能把我扯进来!再换个角度说,现在东南亚中南半岛的局势那么紧张,王赢他们闹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是你不知道,还是我不知道啊?这种关键的节骨眼上,黄陈涛的总参谋长亲自来拜访,那傻子也知道,肯定是有事情过来求情帮忙的,而且一定是冲着我弟弟去的!”

“所以不管我弟弟告诉不告诉我这个事情,我都不可能让姓马的得逞。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哥,我这么说,你信不信?”王书茂这一番话,说的佘东语噎了,他想要开口,话到嘴边,最后却只能长叹一声。

王书茂知道佘东承认了,他从边上笑了起来“所以说,其实这一道坎,是我躲不过去的坎儿,他告诉我了,我有目标有方向更好做,简单明了,他若是不告诉我,我从私下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他,没准会惹出来更大的麻烦。我不冤。而且我相信他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直截了当的告诉我。”

王书茂再次递给佘东酒杯“谁这一辈子还没有几个在乎的人了。于我王书茂来说,一个哥哥,一个弟弟,都是值得我去做任何事的人。任何。”王书茂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这一句话,说的佘东眼圈也红了,看着王书茂再次自饮一杯之后。

佘东终于拿起酒杯“哎!”了一声,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佘东看了眼对面的王书茂“这个礼物,你自己转交给你干儿子吧。”佘东把东西推到了王书茂的面前“至于这一次的事情,你就记着一句话,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我的吩咐命令来的,那就足够了,剩下的我会处理的!”

王书茂一听佘东这么说,瞬间就知道佘东想要做什么了,他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会儿佘东抬手一指“你知道我什么脾气,我知道你什么性格,要么按照我说的来,要么就一起死,你自己选择吧!”

王书茂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脸的纠结,佘东不停的摇头,举起酒杯“来,喝酒!什么都别说了,这就是该着了!反正我也干了这么多年了,离退休也没有多久了!我总不能看着我弟弟前途尽毁!但是!书茂啊,你没有下一次犯错的机会了!自己琢磨吧!”

佘东这番话说的发自肺腑,王书茂眼圈也红了,这哥俩你看我,我看你,很快,佘东举杯“来,喝酒,从现在开始,谁再提别的事情!谁是王八蛋!”他看王书茂不动了,“咣!”的又是一声,猛的一拍桌子“老子让你喝酒,你听见没有?你不是能喝吗,想喝吗?一个劲儿的和我说最后一顿,来啊,我们现在就当成最后一顿来喝!”佘东也开始叫喊了。

王书茂拿着白酒瓶子,噙着泪水就开始对瓶吹。边上的佘东也把酒杯推到了一边,吃着花生毛豆,大口大口喝酒,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两瓶白酒进肚,都有点发蒙了,互相道别,聊着聊着,俩人的眼圈还都聊湿润了。

就在这会儿,房间外面有人敲门,俩人迷迷糊糊的,连门都没有开,愣是等着外面的人找服务员要了房卡,才进入了房间当中,进来的人叫谭二宝,也是佘东的老下属,进屋看见酒气熏天的两个人,一脸焦急的开口“哎呦,东哥,你怎么再这里呢,满世界找你找不到人,真是服了,快点,上级领导找你呢!让你马上回去报道!”

佘东听到这,从边上起身,满脸的诀别,张开双臂,与王书茂拥抱,王书茂眼圈湿润了“我他妈的豁出去了,和你一起死!也绝不让你自己承担左右!”

“王书茂!”“佘东!”两个人叫吼了起来,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一脸蒙蔽的谭二宝冲到两个人中间,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了。

“我说两位大哥你们从这墨迹啥呢?东哥你赶紧回去报道,一会儿领导等着急了!还有茂哥,你也赶紧醒醒酒啊,接下来这边所有的事情都得你来主持,你现在喝成这个样子,一身酒气,给人家越国使团看见了成何体统啊,真是让人操碎了心!这可咋整啊,咋早不喝晚不喝,偏偏挑到这个时候喝起来了!”

这哥俩刚刚还是一副要打起来,要同归于尽的架势呢,这会儿,却突然之间冷静了下来,俩人统一的转头看着谭二宝,统一的开口“你刚刚说什么?”

这一下吓了谭二宝一跳,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颤颤惊惊的开口“上级领导让东哥赶紧回去,说有重要事情商量,这边的事情让茂哥暂时处理。”

哥俩听到这,互相看了一眼,转身一起进入了卫生间,一个拿起淋浴器照着自己的脑袋上面就开始浇,另外一个把头伸进了水池子当中,拧开了水龙头,很快,两个人摇晃着脑袋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了,虽说走路还是晃晃悠悠的,但是整体上看起来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佘东赶忙拿起自己的手机,里面十几个未接来电,一半儿是老柳的,他顺手就给老柳拨了回去,很快那边就接通了“哎呦,我的东哥,你可愁死我了,这么半天也不接电话,到底干啥呢啊?知道不知道上面找你都要找疯了!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刚刚睡着了。”佘东看了眼边上的谭二宝,又看了眼王书茂“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的找我回去,而且听说我回去以后,这边就交给王书茂处理了,是吗?这是上级的最新指令吗?”佘东依旧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佘东,老柳,王书茂,他们都是一条线儿上的人,虽说老柳和佘东的关系比不上佘东和王书茂,但是绝对也算是好朋友了,而且老柳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佘东想要问什么,他微微一笑。

“是这样的,太国的哈蒙以及面甸的木法,已经动身前往我们这边,要对我们进行国事访问,并且希望能与我国展开更多经济领域的合作,同样的,老过的赛亚松,以及柬国的汪锦城,也要即将到访,他们希望我国能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越国对于他们的侵略行为!总之就是四个国家的国家元首近乎同一时间到达,所以他们的安防问题是大问题,这才叫你赶紧回去的!”

佘东听到这,眼珠子晃悠了晃悠,什么都琢磨过来了,此时此刻,他心里面就一个想法。

“好厉害的王赢,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

他转过头看着谭二宝。

“给我准备一箱子矿泉水带到车上,我们马上就走,回去报道,快点……”

佘东和谭二宝这几个人离开之后,王书茂坐在沙发上,他顺手又拧开了一罐啤酒,一边喝,一边笑了起来,谁都不知道他再笑什么,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罐啤酒喝完,他顺手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全都给我听好了,关于佘东已经离开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好,不要告诉任何人,现在这里,一切都按照我说的来……”

再张钰伟联军对万向城发起总攻前五个小时,面甸境内的边境城市,卡隆哈城城郊区域,这里平时人烟稀少,车流罕至,但是此时此刻,至少上百辆巨型箱货整齐有序的排列在这里,整个狼刺把这里已经彻底包围封锁,再周边,还有好几架大型的运输机,这运输机不仅仅是面甸的,老过,太过,以及柬国的所有运输机,皆聚集于此。

周边区域到处都是密集忙碌的人群,这里面大半儿都是e国人,除此之外,剩下的都是宋慕提察的海盗,哪个国家的都有。

格列夫正在指挥人把武器卸下来往运输机上送“快点!兄弟们速度都加把劲儿!”

奥列格正在边上与e国的相关技术人员进行最后的沟通交流“一会儿你们到达目的地之后,要最快的速度重新调校那批导弹车,所有参数都在这里……”

至于宋慕提察,他和耶维奇三叉戟的副队长,烈莽站在一起,嘴角挂着笑容,毕恭毕敬“发自内心的感激耶维奇将军的帮助,所有的军火款项,已经完全支付完毕,您可以安排人去查账了,走的皆是龙银商会的账户户头。”

宋慕提察说到这,像是变戏法一样,手上出现了一块限量款的江诗丹顿,至少价值上百万美金,直接递到了烈莽的面前。

“这是银子让我转交给您的,感谢您的帮助。”

烈莽盯着面前的这块表,不动声色。

“你们该支付的款项,不是都已经支付了吗?”

“这是两码事,我们支付的款项是军火款项,这是协议内容。这块表,是您的辛苦费,毕竟这一路您舟车劳顿,亲自负责运输,实属不易!”

烈莽看着这块表,又看了眼宋慕提察。

“这王赢真是会办事啊。”

他笑呵呵的,明显的话里有话。

宋慕提察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狼王说过,大家出来都是为了讨口饭吃,都不容易,所以希望烈莽阁下不用客气!而且不光是您,这一次和您一起前来的这两百多兄弟,都有份儿。”

宋慕提察轻轻的拍了拍手,再他的身后,过来了十二个海盗,他们扛着六个长一米,宽高皆八十厘米左右的大箱子。

烈莽看着这些箱子,又看了眼宋慕提察,不知道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

章节目录

狼与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银耳坠并收藏狼与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