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阁主一字一句,像是针扎一般深深刺痛着哈蒙的内心,果然,刚刚还冷漠的哈蒙,突然之间转头,冲着身后窗户外面教父手持的卫星电话就叫吼了起来,他终于控制不住了。

“谁让你们参与这个事情的?你们当我哈蒙这么多年是白给的吗?他乌代有后手,他柲彺有后手,我哈蒙就狗屁都没有吗?我无非是想要得过且过,表面平衡,不愿意打内战而已!”

“但是真的逼到要动手的这个份儿上了,我哈蒙难道能怕了他们不成吗?如果你们不参与这个事情,乌代这一次的事情就不敢参与,我动手拿尼烨兵团,收拾柲彺,一坐一个准儿,他乌代在尼烨兵团有在多人都没有用,只要拿在我手里,那就跑不掉,我拿死了尼烨兵团,就不怕乌代做任何动作,你们觉得你们分析的到位,其实那就是狗屁,你让他乌代真正动手试一下!他敢吗?达邦都白死了!白死了!”

“等着我收拾了柲彺,这个老不死的就得老老实实的看着,我说退休,他就得跟我一起退休,他没有别的选择的,很多事情,你们以为你们看的明白?我自己还看不清楚吗?我从头到脚,就是不愿意打内战,不愿意发生这么大的伤亡,想要用别的方式,达到目的,结果,所有的一切,全都让你们毁了,知道吗?一个辉煌阁,比得上一个正规兵团,关键时刻,更是可以决定诸多小战场的胜负,没有你们这支武装力量兜底,他乌代这一次从头到脚,就得老实的看着!所以说,现在我们内部所造成的一切的一切伤亡,都是让你们给搅和出来的!”

电话那头也沉默了,老哈蒙这也是实在憋不住了,也是实在生气,谁都没想到,这个老头儿心里面居然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说白了,老子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这么多年了,壁虎,鲸落,是你心中的两座大山,这两座山压着你,你就喘不过气,同样的,这么多年你也一直再想方设法,费劲千辛万苦的想要把壁虎,鲸落引出来除掉,只不过人家很狡猾,一直不上当而已,同样的,如果我这里太安定了,他们一样不会露面。”

“你们把我这里嚯嚯成这个样子,把局面搞得这么混乱,现在居然还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自己所有牌都打在了清莱山区,最后的目标无非还是鲸落和壁虎,你看死了我哈蒙不会真的坐视不管,你也看死了我手上还有牌自保,你就是用教堂把他们吸引过来,最后再用我的手出其不意的解决掉他们,这就是你的全部计划,我没说你能策划一切,但是绝对是顺势而为,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猜测不出来吗?你太过分了!”

老哈蒙越说越生气。

“你把我这里嚯嚯成了这个样子,还他妈的有脸让我帮你,有脸给我提那些人,是吗?你以为你可以算准一切吗?”

“老哥,时间真的不多了,再磨叨一会儿,什么都来不及了。”

“你给我滚蛋!”

哈蒙撕心裂肺的叫吼了起来,其实到了他这个层次境界的人,能如此发怒,已经实属不易,他气喘吁吁的,盯着卫星电话,嘴角都有些抽动了,但是片刻之后,他“咣!”的一拍桌子。

“关悦!”

他这一声叫喊,边上的关悦随即抬手敬礼。

紧跟着哈蒙“啪!”的就把侧面的玻璃水杯摔落。

“给我铲除鲸落!我和那个秃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能处理!他们算个屁!什么事都想插一腿……”

随着哈蒙一声令下,关悦第一时间拿出卫星电话,直接就下达了命令,站在窗户边上的教父,虽然脸上表现的依旧镇定,但是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开玩笑啊,这事情涉及到整个教堂的生死存亡,已经毁了一个组了,他们已然没有任何后手了,若是再没有人救援的话,整个教堂可就完蛋了。

再关悦一声令下之后,再教父他们身后,以及周边的区域,瞬间出现了大批大批的武装身影,所有人都是一身黑色的作战服,胸口的金莲花图腾十分灿亮!这些人第一时间就把哈蒙所在的这个区域给彻底戒备上了,当然,这仅仅是冰山一脚,整个大皇府内部,此时此刻到处都是穿着金莲花作战服的武装力量。

这批武装力量先后人数大概得有上万人,他们直接就把整个大皇府区域给包围了,与此同时,分成了好几个行动小组,奔着主要目标点就开始围剿前冲,虽说大皇府内部的监控室内的监控全都没有了影像,整个大皇府内部也没有电,但是这些人却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再大皇府内部飞速前行。

守在哈蒙居住所正前方的这一小组人,是最先遭殃的,这几个人等着里面关悦汇报,等了好一会儿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出来,带头的小组长也是一个暴脾气,二话不说,抬腿一脚就把大门给踹开了,与此同时这一小组人瞬间全都冲进了院子当中,他们手持武器,谨慎的看着周围,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因为再他们的四面八方,全都是胸口镶着金莲花图腾的武装力量,而且这些人对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客气与警告,瞬间就全都扣动了扳机,奈何鲸落这批人确实是有些本事的特种力量,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这么多的武器,根本没有任何任何反抗的机会。

周边一瞬间枪响声音此起彼伏,一个接着一个的鲸落士兵,缓缓倒地,彻底没有呼吸。

另外一侧,教堂二组的成员这会儿皆被困在一个四合院建筑之中,周边四面八方到处都是鲸落进攻的士兵,院子周边的所有围墙都已经塌陷了,眼瞅着二组的这些人已然没有退路了,鲸落这边也发动了最后的总攻,二组的组心一狠“和他们拼了!”再他一声叫吼之后,剩下的所有教堂二组的成员全都扑了出来,眼瞅着双方要火拼的时候,再鲸落的后方,就炸开了锅,一瞬间,周围四面八方,以及所有的建筑物顶楼,密密麻麻的皆是穿着金莲花作战服的武装力量。

瞬间就给鲸落的这批人造成了极大的损伤,但是这批人战斗力确实也挺强悍,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变故,整体还能保持一个队形,只不过不在前冲,开始飞速后退,意图从身后豁出来一个口子,这一下也是给了教堂人喘息的机会,他们借着这个节骨眼,直接就扑了上去,正面冲锋,与周边数不清的金莲花士兵,合围鲸落。

这会儿,整个战场的局面已然彻底混乱失控了,双方总人数上面相差太过悬殊巨大,虽说鲸落这边单兵作战能力肯定是足够,但是比起来教堂肯定是要差着档次的,在加上这么多哈蒙武装力量的辅助,鲸落一瞬间死伤惨重。

哈蒙的这批武装力量,也不是普通的武装力量,虽然赶不上鲸落,但是绝对各个都顶的上普通特种部队的作战能力,放在外面,顶的上一个大集团军的战斗力,而且他们武器装备相当的先进,彼此之间的配合也很娴熟,这一支武装力量,全名叫“大皇府金莲花皇家守备军。”

俗称“皇府圣军。”

“皇府圣军”的基地就在大皇府的脚下,在这一片庞大的建筑群下方,还藏有一个规模庞大的地宫,这地宫是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地下建筑群,鲜为人知,但是再哈蒙这一代,把地宫修建成了一个十分先进的军事基地,并且在此秘密训练了一支万余人的皇府圣军,这是任何人都不知晓的,地宫的修建,以及“皇府圣军”的组建,是从哈蒙刚刚坐稳这个位置的时候就开始组建的,这么多年,经过认真刻苦的训练,已经完全形成规模,并且拥有着强悍的作战能力,都说拉善兵团是满固城的御林军,负责整个满固城的安危,但是其实皇府圣军,也是一支专门服务于皇家的武装力量。

关于皇府圣军的存在,也是整个国家最高级别的军事机密,除去哈蒙之外,近乎无人所知,就连哈洛伦,都不知晓,这柲彺安排了三千人,守住了大皇府,还以为就控制住了哈蒙,但是殊不知,他们所有人其实都在哈蒙的枪口下,就看哈蒙什么时候扣动扳机而已,这一真正的动起来,谁都跑不掉。

这么一支拥有着强悍战斗力的庞大队伍,加入战局,对于整个战场的影响是颠覆性的,教堂三组的人已经被逼到了死路,正要和对面追赶的鲸落成员搏命呢,身后四面八方无数皇府圣军的士兵已然冲出来了,他们手持武器,开枪射击,直接就加入到了战局当中,这么好的机会,教堂的人自然不能放过,再皇府圣军的配合之下,教堂开始反杀鲸落,几乎是顷刻之间,就把鲸落的队形给打散了。

  

  。

章节目录

狼与兄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纯银耳坠并收藏狼与兄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