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绝战神虽狂,但,绝非莽撞冲动之辈。

“地狱界在星空战场,与天庭打了这么多年,昊天尚且没有露面过。现在,区区一座星桓天而已,他堂堂天尊,至于亲自驾临?”血绝战神有些不解。

不死血族族长道:“天庭重视星桓天,无可厚非,毕竟他们也担心星桓天会突然倒向地狱界。如此一来,南方宇宙的战场,就会被开辟出来。”

血绝战神道:“可是,星桓天牵扯着两尊精神力巨头。”

“这正是昊天很有可能,已经亲自驾临的原因。”不死血族族长道。

血绝战神摇头,道:“这不对,肯定不对。那两位精神力巨头一直保持中立,从未显露出要倒向地狱界的迹象。若是没有足够大的意图,天庭绝不可能动他们。”

“你是认为,天庭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不死血族族长道。

血绝战神细细沉思,但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主要还是,昊天那种层次的人物,力量已经强大到他无法理解的地步,做事的方式,思维的逻辑,肯定也就跳脱到新的高度。

就像:一个小孩子,要去高处拿东西,第一想到的事,是先去搬凳子。

一个大人,却不会这样思考,直接走过去,伸手取下来就行。

高度的不同,修为的不同,决定了做一件事的思维模式不同。

不死血族族长道:“你就别理会那么多了,就算天庭谋划再大,也只是夺取到一座星桓天而已。”

“而已?”血绝战神道。

不死血族族长笑了笑:“一座横在地狱界和天庭之间的大世界,随时都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天庭就算夺取了星桓天,但,想要守住星桓天,却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首先,天庭必须要派遣强者镇守在这里吧,还要驻扎大量军队。这不就是,给了地狱界一个活靶子?还能牵制住天庭大量强者。”

“其次,星桓天遭受攻击,肯定会向天庭求援。这么远的星空距离,有太多可以伏击的地点。”

“如此说来,让天庭夺取了星桓天,反倒是一件好事?”血绝战神道。

不死血族族长道:“何止如此!我们现在最大的目的,乃是迎接两位精神力巨头,加入地狱界。等吧,让这场战争爆发得更激烈一点,地狱界才是真正可以以逸待劳,渔翁得利。”

血绝战神心中依旧有深深的担忧,望向星桓天,道:“那里可是有地狱界的诸天种子和神尊种子,难道就这样牺牲他们?”

不死血族族长淡然的道:“看他们的运气了!与两位精神力超过九十阶的巨头相比,诸天种子和神尊种子,终究还只是种子。价值,差得太远。”

“可是张若尘呢?”

“那小子武道修为被废,成就注定不会太高。你也是,何必一直将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你家的老六和小十四天资都是出类拔萃,也值得培养。”

血绝战神不以为然,道:“你这老家伙,还真是够无情。”

“无情?”

不死血族族长声音尖了几分,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夫的情,都用在你身上了!在老夫这里,你才是不死血族的未来。”

血绝战神很清楚,年龄达到不死血族族长这个地步,不知看过了多少生死,早已变得淡漠。

但,老家伙对他是真的很用心,视他为继承者,视他为不死血族未来十个元会的支柱。

这时,一道意念,从星空中传出来。

意念如风,从血绝战神和不死血族族长的身上,透体而过。

血绝战神脸色随之一变,道:“贼老天和渔白薇居然是逆神族?”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酒鬼在星桓天的化名,乃是“贼老天”。

血绝战神恰恰就是极少数人之一。

不死血族族长皱巴巴的脸上,表情沉重到极点,道:“还真有可能!否则,十万年前贼老天也不会离开天南。这下麻烦大了!”

血绝战神道:“这道意念是谁传出的,会不会是故意误导我们?”

不死血族族长语气不善,冷哼道:“是商丘那个大胡子!大胡子极重名声,伪善得很,既然敢将意念传向地狱界,也就说明,此事十之八九不假。”

血绝战神道:“如果贼老天是逆神族,你们的如意算盘,岂不是打不响了?”

不死血族族长有些气急败坏,道:“商大胡子到底想要做什么?此次,老夫看来是真的低估了天庭的目的。可是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哗!”

一道明亮的光柱,在漆黑一片的宇宙亮起,爆发出强劲的力量波动。

正是酒鬼破商天大道天荒印的时候,凝聚出来的那根光柱。

不死血族族长双瞳收缩,道:“终究还是爆发了天级战斗。”

“现在怎么办?”血绝战神问道。

不死血族族长吹胡子瞪眼,道:“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那是天级战斗,谁插得进去手?再说,你是要帮天庭,还是要帮逆神族?”

“唰!”

“唰!”

……

一道接着一道传讯光符,从星空深处飞来,落入不死血族族长手中。

“命运神殿传讯来了!”

“看吧,不死神殿的殿主也传讯来了!”

“过分啊,黑暗神殿也传讯了过来,他黑暗神殿还管得了我?”

不止不死血族族长,血绝战神也收到来自各大神殿的传讯。

传讯中,明令他们不要插手天庭与逆神族的战争。

不死血族族长耸了耸肩,双手一摊,道:“现在好了,不用我们做决定了,神殿已经帮我们做了决定。”

血绝战神站在原地不动,道:“本族宰不插手这场杀戮,但我得去星桓天,带回我外孙。”

“你别给老夫尽惹事!让天庭收拾逆神族,我们落得一旁看好戏,参合进去干什么?你看石祖和冥殿殿主有你这么积极吗?因为他们明白,如何利益最大化。”

不死血族族长继续训斥,道:“你现在是大族宰,未来更是不死血族的族长,少感情用事,得有大局观。”

血绝战神道:“地狱界真的不插手这件事了吗?”

“逆神族被灭掉之前,地狱界出手,不符合地狱界的利益。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层次的人物出手,稍有不慎,便可能引发全面神战。但,地狱界从来没有想过,要像十万年前那样爆发一场波及全宇宙的神战,闹得双方过半的神灵陨落。”

不死血族族长意味深长的道:“地狱界要做的,是慢慢蚕食天庭诸界,在蚕食的过程中壮大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而做为下三族,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小子,慢慢学吧!”

“总之,有老夫在,你便休想去往星桓天。别板着一张脸,你得对张若尘有信心。天庭大军就算再强,最先去对付的,也是荒天、绝妙、渔谣。张若尘那小子,很难推算,若他想隐藏,怕没那么容易被找出来。而且他鬼精鬼精的,说不定就能抓住机会,脱身逃走。”

血绝战神道:“我从来不担心,他逃不掉。我是担心……他不逃!”

……

正在赶去星桓天的地狱界大军与神灵,皆是收到来自各大神殿的传讯,停了下来。

“逆神族,白皇后为何会是逆神族?”

收到消息的罗乷,震惊了半晌,随即,露出万分担忧的神色。

白皇后是逆神族,也就说明白卿儿也是逆神族。如果张若尘与白卿儿在一起,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拼死相护。

“公主殿下最好还是听大帝的安排,逆神族既然现世,我们罗刹族若是出手相帮,怕会招来许多麻烦。”一位罗刹族神灵劝道。

罗乷道:“我明白!现在星桓天的交锋,已经与诸天级的人物扯上了关系,可谓中古之后的第一大战,的确要小心谨慎。”

罗乷对张若尘颇有信心,只要他不去参合逆神族的事,还是有机会脱身。

……

星桓天的上空。

名剑神如同一连串残影,飞落到甲天下、九首龙神、魂界之主等人的旁边,见他们久攻不下,道:“我来吧!”

“名君剑!”

一道剑光,从名剑神体内飞出,悬浮到头顶。

剑长三尺,宝蓝如玉。

名剑神一把抓住剑柄,天地间的剑道规则疯狂向他涌去,名君剑上爆发出来的神威,蔓延整个星域。

顷刻间,名剑神身上的力量波动,将在场别的大神全部都盖了过去。

“剑神界的第一战兵,神器名君剑。”

“不愧是飞仙谷《大神论》所排的无量之下第一剑,好强的气势。”

……

名剑神挥剑斩下,拖出刺目的剑光,将星桓天的护界大阵撕裂开了一道口子。

剑光,穿过大气层,落在星桓天的地面,直接将一个拥有数亿人类的国度一分为二。爆发出来的剑气,让这个国度瞬间变得死寂,不再有任何活物。

凡人如蝼蚁。

神境之下,连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的资格都没有。

“杀进去,剿灭逆神族,统治星桓天。”名剑神英姿傲立,黑发飞扬,挥剑示意,神音回荡天地间。

在其身后,剑神界的圣境大军如潮水一般,从护界大阵裂开的位置飞入进去。

  

  。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