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北王妃似乎也是一夜没睡,黑眼圈有些重。

她告诉凤舞:“阿浔昨晚上就离开了。”

也是昨晚上?

凤舞急问:“那他去哪儿了呢?”

风北王妃看着凤舞,很认真的看着,最后她揉揉凤舞脑袋,轻叹一声说:“这些都是男人们的事,让他们去吧。”

很显然她也劝过了,但是劝不动。

凤舞越发急了。

因为风北王妃这话,听着就特别让人着急,就好像这个国家出大事情,需要男人去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一样。

“干娘,您就告诉我吧,我想知道。”凤舞在风北王妃面前坐下,脸露急色。

风北王妃见一向从容淡定的凤舞如此,知道她这次是真急了,无奈何,只能告诉她:“北边告急。”

凤舞:“风北王,也就是义父,他就驻守在北边吧?”

风北王妃点头:“是的,他身为护国大元帅,守在和东桑国最近的北边,这次东桑国有异动。”

凤舞:“东桑国狼子野心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怎么现在情况突然告急?”

风北王妃摇头:“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他们的太子,神功大成,这次以摧枯拉朽之势袭来。”

风北王妃知道的也不多,她将能告诉的都告诉凤舞了,但凤舞听的还是有些糊里糊涂的。

她必须得找人问明白这件事。

风浔既然不在,那么玄奕肯定也跟着一起走了。

凤舞决定去君临渊设在皇宫外的那座府邸碰碰运气……果然!

别说君临渊了,封管家都不在了。

宫嬷嬷告诉凤舞,他们昨晚上就走了。

凤舞去看了宝儿,宝儿的情况跟上次比又恶化了一些……没多少时间了。

必须找到仙灵果了,不然宝儿就……

如果宝儿真出了事,凤舞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中。

凤舞深吸一口气,直接跑皇宫逮君武帝去了。

君武帝不在朝堂上,而是在他的御书房。

东桑国发生的事,还只是在小范围内传播,只有帝国最高层的这些核心大臣们才知晓消息,对下面的人,还是死死瞒着的,以免人心不稳,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君武帝和大臣们讨论的脑壳生疼了,都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来,最后他只能摆摆手,让大臣们自己商量去,而他自己则回去侧殿,让脑子清醒清醒。

“陛下。”凤舞早已经等在这了。

君武帝看到凤舞,有点怔住,但很快反应过来:“丫头你来了啊。”

他现在看到凤舞,就像在看自家儿媳妇,完全不当她是外人。

凤舞上前两步,看到君武帝有些苍白的脸色,眸中浮现一抹担忧:“陛下您一夜没睡吧?”

君武帝摆摆手,率先走到他熟悉的楼梯上坐下,拍拍旁边位置。

君武帝似乎很喜欢坐在台阶上和亲近的人说话。

凤舞才刚落座,君武帝便开口问:“你是来问君君那小子的消息吧?”

凤舞一时间,回答也不知道,不回答也不是……。

君武帝现在也没心情调侃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