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殿下训完之后,心有点虚……见凤舞气呼呼就要往外走,顿时急了!

从床上蹦下来就抓住凤舞!

凤舞怒:“放开我!”

君殿下:“不放!”

凤舞:“你给我放手!”

君殿下:“抓住了就不放!”

凤舞:“那你刚才训我!”

说着说着,凤舞眼圈浮现一抹雾气。

她多委屈啊。

好不容易哄他一趟,结果还被凶巴巴劈头盖脸一通训。

要不知道知道就是他干的,她能编出那些瞎话吗?

她家美人师父比谁不厉害?她还需要去崇拜别人?

好、生、气!

君殿下死死抓住她,手背青色血管凸爆,生怕一松手她就走不见了。

君殿下:“……”我那是吃醋!

但这话又不能说……

君殿下捂着胸口,脸色苍白,还有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滚落:“啊……”

凤舞顿时反应过来,君临渊内伤非常严重!

“不是跟你说了,要在床上躺着三天不能下床吗?当我的医嘱是废话?”凤舞将君临渊摁到床上去。

等她安顿好君临渊想转身时,现自己走不动。

因为某人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正拽着她裙摆。

凤舞:“……”

她就那么瞪着他。

他则眼巴巴望着她,委屈唧唧的。

凤舞:“……”别再这样可怜巴巴看着我,我会心软,会心软,会心软哒!

凤舞无语望天,你是个杀伐果断的大魔王,杀伐果断的大魔王,大魔王……

凤舞装出一副凶巴巴模样瞪君殿下。

君殿下越委屈巴巴像只小可怜:“……不要走……”

见凤舞还生气,君殿下受气包的语气:“……我第一次住别人家。”

所以?

“……不知道父皇会生气到是时候。”

你会在乎你那位父皇的心情?

“……皇祖母如果知道了会很担心吧?”

凤舞:“……”

凤舞想起君武帝说的话,君临渊居然去挑战比他高好几星的左诚风,他是真的不要命啊!

太后老佛爷拿他当命根似的宠着,如果知道他因为自己受伤这么严重,还不得心疼死啊?!

想到这,凤舞顿时不觉得自己的委屈算什么了,人家可是拿命去拼。

所以,凤舞瞪着君临渊,有心想问他是怎么受伤的,让他亲口说出真相,但又担心他的回答需要自己做出抉择……】

哎,长大后的事情真的好麻烦,她希望自己永远是小宝宝。

凤舞就这么看着君临渊……

君临渊也这么凝望着她……

空气中有弥漫着异样因子,带点粉红小泡泡。

凤舞反应过来,面色一红!

她尴尬轻咳两声:“咳咳!我不生气了,那你还生气吗?”

君殿下才不会回答自己不生气了,他只会转移话题:“你脚上的鞋子好丑!”

凤舞低头。

她在家里都是穿自家做的毛茸茸软绵绵的冬天拖鞋,比这个朝代的绣花鞋可好穿太多了。。

凤舞:“这是在家里穿的居家毛绒拖鞋,谁在家还穿战靴啊?又拘束又不透气,我们家里都是穿这种棉拖鞋的,我还给小七亲手后做过呢,你们家没有吧?”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