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墙外的风浔和玄奕都差点急死!

他们忙活一晚上,结果功劳要被那不知道在哪里的蠢冥夜拿走?开什么玩笑!

凤舞漫不经心瞥了自己房门一眼,眼尾上扬:“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君殿下:“……”

凤舞你这个瞎子瞎子瞎子!

生气生气生气!

秋意和段朝歌都在夸御冥夜,觉得他长得也好,修为也好,对她们家小舞也好……

凤舞快憋不住了,忙道:“也未必就是他,说不定是君殿下呢。”

“这会是君殿下性格会干出来的事儿?!”段朝歌:“如果这事儿是君殿下干的,我脑袋拧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凤舞:“……”

你是真不怕死是吧?

秋灵突然想起什么,她忙捂住段朝歌嘴巴:“嘘……嘘……”

段朝歌:“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君殿下那是什么性子?高冷,傲慢,自视甚高,虽然喜欢我们小舞,但也是呼来喝去的……”

“段朝歌你赶紧别胡说了!”凤舞都听不下去了。

人现在就在房间里呢,你是真不怕死?

而此刻,秋灵已经指着房间,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了。

段朝歌双眸惊恐:“!!!”

她死死瞪着凤舞!

凤舞对她点头。

段朝歌:我勒个大擦,大早上的君殿下怎么会在这?真是见鬼了!

“我我我……我去城外三十里处看看,御、御冥夜那破实力怎么可能劈的出这一剑?极有可能是君殿下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处咱们凤小舞呢!我走了别送!”

咻的一声——

段朝歌屁股像着火似的,溜之大吉!

她冲出来就看到风浔。

而很坏的风浔干脆用口型告诉她一件更可怕的事实——

“还、真、就、是、君、老、大、干、的、呢!”

嘭!

段朝歌被吓晕在他怀里……

而此刻,苏落正在对秋灵她们交代,君殿下住下来的这几日,大家该干嘛干嘛,不要太过刻意。

并且,她也用口型告诉大家,这事儿还真就是里面那位干的。

在赵嬷嬷她们感动之时,凤舞赶紧溜进房间里。

凤舞进来的时候,感觉到整个房间都冷至冰点。

窗台上结冰了。

嘶……好冷。

凤舞打了个哆嗦。

果然,床上那位少年,已经气成了一只小冰雕。

凤舞刚才确实有点故意提御冥夜……所以此刻的凤舞心有点虚。

“咳咳……”

凤舞走到君殿下面前。

君殿下看都不看她,转头朝里!

凤舞摸摸他身后靠枕……

把靠枕都气成了冰冷冰冷的,这是有多生气啊?

凤舞突然觉得自己很作。

明知道他这么容易生气,明知道他是过来跟自己邀功的,怎么能故意气他呢?

自己惹的人,还不是得自己哄?

凤舞用手贴着君临渊额头,故作惊讶:“好冰啊,你生病了吗?”

气成河豚状的君殿下,话都不说了!

凤舞:这是真的气坏了吧?

“君临渊?”

还是不理她?

“君君?”

还是不理她?

“君哥哥,君哥哥呀~~”。

凤舞拖着尾音。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