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只劈那一剑,风浔他们也不会让那些人来了又那么容易回去,必然是要留下一些东西的。

段朝歌惊讶:“真哒?他们被人打劫了?!”

秋叔:“是的,我还亲自去看过,那地方,嚯,咧开十米宽的裂缝,数十公里长!”

段朝歌:“这谁挖的坑啊?”

秋叔:“据说不是挖的,是被一剑劈开的!”

段朝歌:“哇!究竟是何妨大神,竟有如此功力?不知能否拜他为师啊!”

房间里,君傲娇有些羞恼,又有些得意,嘴角微微扬起,哼!

今天的星陨院似格外热闹。

大家正说着呢,风浔和玄奕也来了。

风浔一副自己很劳累的样子,揉揉肩膀,捶捶自己老腰,嘴里还不忘跟玄奕说着:“昨晚上可累死我了!那一剑啊,我跟你说——”

“风浔!”段朝歌顿时眼前一亮,她冲上去抓住风浔衣袖,急急问:“你知道是谁对不对?昨晚将送聘礼的那些人一剑劈开的,你知道是谁对不对?!”

屋内的君殿下顿时紧张起来。

“咳咳。”

君殿下故意提醒。

风浔内心咯噔一下,君老大可是吩咐不能说的,于是,他只能对段朝歌道:“能一剑劈开那么远距离的,你们猜也猜的到,还需要我说?”

“令狐大师?”段朝歌第一个猜。

风浔:“在你眼里,令狐大师这么无聊哦,管这些凡尘俗世?”

君殿下:“emmmmm……”

风浔反应过来,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哎呀,那个人反正你们都见过的,我说不说,你们很快就能猜到了,唉,肚子好饿,玄小三,走走走,吃早饭去。”

玄奕默默注视了凤舞一眼,一言不,转身和风浔走了。

凤舞并没有注意到玄奕的注视,因为她注意力全都在君临渊身上呢。

段朝歌还在猜:“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凤舞:“你们放心吧,不会有人再觊觎我凤凰神血的事了。”

秋灵惊喜:“真的吗?小姐这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呢?当初你是凤凰真血的时候就被人觊觎,现在是凤凰神血了,真的没事吗?”

站在墙头上的风浔还不忘丢出一句:“左青鸾都被打去和平草原了,你说是不是真的?”

说完,少年潇洒跳下墙头,不见踪影。

秋灵诧异:“左青鸾真的被打走了?那些讨厌的世家也被打走了?那岂不是说,我们小舞很清净很安全咯?到底是何方神圣,做好事不留名的?”

段朝歌:“小舞啊,这个人默默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说,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啊?”

可怜的段朝歌,她还不知道君临渊在房间里呢。

更何况,就算房间门关闭着,这点隔音对君殿下算的了什么?

凤舞无语的看着段朝歌:“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段朝歌看着凤舞:“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御……冥夜啊?这像是他能赶出来的事儿。”。

房间里,原本嘴角得意扬起的君殿下:“!!!”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