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风浔和玄奕两个人正躲在房里喝酒。

风浔:“咱俩将君老大往小舞家一送,这事儿,算是完成了吧?”

玄奕一杯酒饮下:“是。”

这个少年,心中一直有一位少女,却不可说,不能说,更不敢说。

风浔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傻乐呵:“照我说,他们俩这事儿啊,也拖的太久了,反正始终都要一起的,赶紧在一起得了呗。”

玄奕饮下一杯酒,酒涩甘苦,笑:“是啊。”

风浔乐的像只小老鼠:“你说,凤舞会不会和君老大……会做什么呢?”

此刻君殿下表示,他很生气。

从来都是他甩袖子走人的,这回却变成了凤舞!

可气!

君殿下倒是想跑出去,可他身子根本没力气。

再加上为了让他好睡,凤舞在水杯里加了安眠成分的药物,现在药效正在起作用。

君殿下动又动不得。

有心想喊凤舞回来,又喊不出口。

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回来吗?!君殿下气的蹬被子,转过身,面朝里,气鼓鼓的。

而此时的凤舞,被冷风一吹,顿时清醒过来了。

君临渊本来就这样的脾气,再加上受了那么严重的内伤,许久不能动灵气,他心中烦躁是理所当然的,自己怎么跟他一般见识呢?

凤舞啊凤舞,你真是越活越幼稚了。

说着,凤舞拍拍她自己脑袋。

就在她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凤舞差点被他吓一大跳。

“高公公?”

来者正是君武帝身边第一大内总管太监高昀高公公。

高公公对凤舞躬身:“凤舞姑娘,陛下有请。”

凤舞:“啊?”

凤舞和君武帝也算熟人了。

所以当她看到君武帝时,还是很惊讶的。

因为君武帝此刻正气的快炸裂那种程度!

“小舞丫头,你来的正好,你快告诉朕,你有看见君临渊那小混蛋吗?!”

凤舞:“嘎?”

她原本就长大好看,一双眼睛又黑又清澈,当她迷茫着一张脸摇头时,谁不信她。

“你真没见过君临渊那小混蛋?!朕快要被这孽障气死了!”君武帝根本不给凤舞说话机会,看她坐在鎏金台阶上,吐槽那是一波波的。

“你知道那混小子昨晚上干了什么事儿吗?!”

“他居然跑去打架了!”

“你知道跟谁打架吗?”

“左诚风啊!”

“你知道左诚风是谁吗?!”

不等凤舞回答,君武帝已经自己说下去了!

“左青鸾的爷爷啊!”

“他居然单枪匹马跑去和左诚风打,能耐的他!”

“那是老生代了!他一个新生代,他等级还不如人家呢,差好几颗星呢,这样他居然还敢上去打?!”

凤舞心口猛然揪起。

“等,等等,他跑去和左青鸾的爷爷打架?为什么啊?”凤舞想不明白啊。

君武帝瞪着凤舞:“你想不明白?”

凤舞心中隐隐有多感,但面上却始终坚持:“我不明白。”。

“据说君君和左诚风有约定,左诚风输了,他就必须遵守约定。”君武帝盯着凤舞。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