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越喊,那道黑影消失的越快,几个起落间就不见了踪影。

左青鸾离开后,左诚风盯着左铭,一字一顿道:“以后,左家收敛一些,切不可再张扬肆意了。”

左铭口中称是。

但其实心中却并不以为然。

父亲只是打不过君临渊而已,对付别人,手到擒来。

左诚风却苦笑:“你不知道的。”

强者之间的战斗,强者们只要想感应,就能感应到。

刚才他和君临渊一战,虽然打没多久,但该知道的人已经知道了。

那些世家老生代中,早已知道他不如君临渊的事了。

他们自会约束自己家族门人,不可得罪君临渊,不得觊觎君临渊的凤凰神血。

以后凤舞将会少去很多强大势力因为觊觎凤凰神血而带来的麻烦。

但也因此,暴露出了君临渊最大的弱点,那就是——

君临渊……受到一掌,莫非你真的一点都不曾受伤?老夫可是不信的。左诚风摸着下巴,诡谲冷笑一声。

而此刻,走出左家的君临渊走在最前面。

“君老大,君老大——”

君临渊一口气走到府邸。

修炼室内。

“哇——”

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吐出来。

那张玉容丰隽的俊颜上,眉峰紧蹙。

封管家不在,他被君武帝召过去了,否则,今夜也不至于没有跟在君临渊身边。

御书房。

君武帝召封管家过去。

君武帝见到封管家第一眼就是抱怨。

“老封啊,你怎么带的臭小子?他现在还有一点太子的样子吗?啊?”

封管家:“陛下,他像您。”

君武帝:“……”

所有的气都被憋回去了。

君武帝瞪着封管家,无奈重重叹了口气,拉着封管家坐在台阶上:“小凤舞的事,你知道了吧?”

封管家点头。

君武帝:“那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喜欢还是不喜欢?乐意还是不乐意?给个准话啊!”

封管家:“喜欢肯定是喜欢的,乐意也肯定是乐意的。”

君武帝顿时眼眸大亮,一掌拍在鎏金栏杆上!

“喜欢不就成了?朕现在就去写指婚圣旨!”君武帝兴奋难耐:“当然了,他们从小就有婚约,可是在不少人看来,他们是退过亲的。”

“被退婚的姑娘会被人看轻,不行不行,可不能让我家小阿舞被人看轻了。朕昨晚上已经打了一晚上腹稿了,等下写出来,非将小阿舞夸到天上去!哼,朕看谁敢反对!”

封管家无语的看着君武帝。

君武帝:“怎么?不行?”

封管家:“您这封指婚的圣旨,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下去了。”

君武帝:“你不是说,他喜欢吗?他乐意吗?这还有啥毛病?”

封管家无语看着君武帝:“陛下,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家太子的脾气……”

君武帝一听,顿时黑了脸:“他拧巴的点,到底在哪里啊?小阿舞现在可是凤凰神血!神血啊,再不抢就来不及啦!”。

“你知道吗?朕今天已经得到消息了。”君武帝将厚厚一叠,足有半人高的册子丢到封管家面前,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