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悠然的左老爷子对君临渊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而此刻,院门外,大家都赶来了。



看到眼前这和谐安静的一幕,左父他们提着的心才落下了。



有老爷子出面,看来这次的事情能轻松解决了。



左父暗中瞪了左青鸾一眼,这个女儿,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



君殿下没有坐,他手中诛天剑,剑指左老爷子。



“左诚风,来战吧!”



所有的装腔作势对他都没用!



他之所以来找左诚风,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光灭左青鸾没用。



凤舞血脉是凤凰神血一事,让天下人垂涎,谁没点小心思?



正所谓得不到就毁了,那些家族势力会做什么事来,君临渊用脚趾头都想的到。



所以他找上了左诚风,左家老爷子。



他需要找一个人来,杀鸡儆猴!



君临渊的心思藏的太深,又会脑补,除了他贴身的封管家,其他人还真猜不到,左诚风也猜不到。



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小的女子之争罢了,放眼天下格局的他们这些人,谁会在意这个?



可偏偏,君临渊将凤舞当成了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宝。



左诚风悠悠然的,闲闲的看着君临渊:“殿下,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嘛。”



君临渊冷笑:“左诚风,我,君临渊,向你挑战!”



绝世强者之间的挑战书一下,这就绝不是开玩笑的事了。



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所以左老爷子那端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顿,他抬眸,疑惑不解望了君临渊一眼:“君临渊,你认真的?”



君临渊:“是。”



左诚风:“为何?”



君临渊:“杀鸡儆猴。”



简单四个字,却差点没把左家这位老爷子给气了个仰倒。



不过左诚风这样的人,精明世故实力又强,所以他脑子很快就转过弯来。



他似乎想明白了,君临渊为何执着于这件事了。



左诚风皱眉:“因为她?”



君临渊没有否认:“因为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君殿下现在在别人面前承认起来已经毫无羞耻感了,可是面对凤舞,他内心还是羞涩的大男孩。



左诚风将茶盏放下,他是真的不懂。



“君临渊,我们修炼者分新生代,中生代,老生代和古生代。”左诚风盯着君临渊,目光幽冷严肃:“你年纪是新生代,可你的实力,已经可以和我们这些老生代的老家伙媲美了。”



左父,君武帝,凤琰峰这些,都属于中生代,君临渊早已超越这一代。



左诚风诚心诚意的问君临渊:“像我们这样的绝会死强者,君武帝国已经找不出多少了,两只手指都能数完。”



“老夫实在想不通,因为一个小小的丫头,和我左家明面上撕破脸,真的值得?”左诚风。



君临渊斩钉截铁一句话:“为了她,舍弃全世界又何妨?”



可惜这句话,君临渊也只在左诚风面前说,凤舞并不知道。



风浔他们都被拦在院子结界外面,他们只能看到这人的动作,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所以很可惜,君殿下表明心迹的话,注定是传不出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