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北王和皇后派原本就不和,所以派张英去监督风北军一应物资,自然是很让风北王头疼的事。

  为这事,风浔不知道多不待见这位鹂妃呢。

  当然,这件事凤舞现在还不知道。

  而此刻的楚太医,却突然冲出来,对君武帝道:“陛下,还有办法的!只要凤舞姑娘找回来,还是有办法的!”

  君武帝看着楚太医:“当真?”

  楚太医:“是的,当初太后老佛爷不也是好几次没治了么,都是在濒死边缘被凤舞姑娘硬生生拽回来的,所以这次凤舞姑娘一定还是有办法的!”

  太后正想说话,但硬生生被楚太医这番话堵回去。

  君武帝看着哇哇大哭的小皇子。

  小皇子才刚出生,他以后的人生还那么漫长,若是背负克死母亲的罪名……

  当初的君临渊,不就是背负着这个罪名,童年过的阴郁惨烈,所以形成了现在这样的破脾气么?

  想到这,君武帝对高公公使了个眼色,高公公会意,转身就往外走。

  鹂妃处于半昏迷状态,她此刻内心已经冰凉一片。

  她会死……

  她会死……

  她不想死啊!哥哥救命!

  可是左青鸾言辞凿凿说她会死。

  鹂妃内心有点后悔,明明凤舞说可以保母子平安的,可是左青鸾出手,最后却只保小的,放弃大的,她不甘心啊!

  如果当时她选了凤舞……会不会结果不一样?

  高公公很快回来了。

  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左青鸾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弧度,如果她是凤舞,这时候她也不可能回来。

  回来干嘛?救不活人,等着被打脸么?

  太后冷哼一声:“这样高贵傲慢的丫头,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样的丫头,别说给她做孙媳妇,就算是给她当宫女,她都会立刻将人赶走的。

  高公公虽然是一个人回来,不过他手里捧着一个小瓶子,此刻正快步往产房里冲过去。

  “那丫头不来?”君武帝皱眉。

  被人训斥了,要使性子可以理解,但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再使性子,君武帝就不喜欢了。

  高公公点头,他急声道:“陛下,奴才是在药膳房找到的凤舞姑娘,奴才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将煎好晾凉了的药往瓶子里倒。”

  高公公:“凤舞姑娘说,如果鹂妃肯喝下这瓶药,倒是还有救。”

  君武帝:“那赶紧的呀,喂鹂妃喝下!”

  鹂妃一听是凤舞煎好的药,当即就有些不乐意:“凤舞不喜欢我,她想害死我……”

  君武帝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鹂妃:“她要真害你,就不用出手救你,让你自生自灭再好不过了,还需要亲自煎药?你知道能劳动这丫头动一次手有多难吗?!”

  鹂妃原本就因失血过多,身子虚弱的很,再被君武帝一训斥,当即就蔫了,她可怜兮兮捧着药瓶子,一口一口咽下去。

  高公公对楚太医说:“凤舞姑娘还说了,她本身就不过来了,至于鹂妃剖腹产后的伤口,如果楚太医愿意救人的话,就按照她之前教的缝合法,将伤口缝合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