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原来是她一直昏迷不醒在床上躺着……以君临渊的强权霸道,他一定不喜欢别人议论宝儿,所以这一年来,凤舞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宝儿消息,如果不是左青鸾提起……

“真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宝儿吗?帝国最厉害的药师都没有办法吗?”凤舞问。

宫嬷嬷看着凤舞:“帝国最厉害的药师便是令狐大师了。”

凤舞:“啊?”

宫嬷嬷:“不过碧云宫出的药师一向很多,碧云宫那位老宫主当年也是给宝儿续过命的,当年她说回去想办法,但这些年来也一直没见有动作,可见也是没办法的。”

不然君临渊的人情,没有人不想拿的。

凤舞握紧拳头:“我可以去见宝儿吗?”

宫嬷嬷摇头:“没有殿下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见宝儿的,在太子府,这是铁令。”

想了想,宫嬷嬷又道:“当年长公主的死,和殿下有点关系。”

凤舞:“啊?”

难怪君临渊这么在乎宝儿,原来根源在此,只不知道长公主的死和君临渊有着怎样的关系。

宫嬷嬷不想因为宝儿的事打扰到凤舞……

宫嬷嬷还有一层担心。

碧云宫的老宫主,是左青鸾的师父。

如果这位左姑娘借着她师父之名,来给宝儿看病,甚至借机住到太子府来……这事可就麻烦了。

要知道,现如今殿下和凤舞姑娘还是两只小傲娇,殿下最近好歹主动点,可凤舞姑娘又跑的贼快了……这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少女可经不起第三者不怀好意的折腾啊!

宫嬷嬷这颗老母亲的心啊,又开始着急了。

“咦,殿下怎么将纸团丢到这了?”宫嬷嬷一弯腰就从花瓶后捡出一个小纸团。

纸团只是轻轻揉过,所以很容易就拆开。

“竟是一幅画?难道画的是宝儿?”

宫嬷嬷从吃人的宫里出来,多么懂人心的一个人?这时候如果说画的是凤舞,她肯定跑的贼快,一副我没看见我没看见的模样。

所以宫嬷嬷借着凤舞对宝儿好奇,所以借了宝儿的名头。

宝儿?

凤舞果然关心的凑上前来,结果这一看,就看到了画卷上的自己。

真的是凤舞!

一袭红裙,眉目如画,肌肤吹弹可破,眉宇间带了几分傲娇,几分娇俏,一副平面画卷,竟是比真人还生动。

这画笔,凤舞一眼就认出来,是独属于君临渊的画迹!

任何人都模仿不了的风格。

“舞姑娘,是你哎,好漂亮的画!竟是如此生动!”宫嬷嬷取笑的看着凤舞,“外面都说我们殿下一个字就价值万金,这么一个纸团,如果在外面拍卖,拍得的钱能买下外面一条街来。”

“你看,这还有八个字呢。”宫嬷嬷指着那幅画卷左侧。

“君临天下,凤舞江山。好字!好字!”宫嬷嬷赞不绝口。

这八个字真是避不开了是吗?!

凤舞:“……”

宫嬷嬷:“这八个字,当真是好,妙不可言,殿下才华横溢,谁人能及?”

内书房里,君临渊嘴角微微上扬,想到这八个字,他也很是得意了一下呢。

凤舞:“这八个字哪里好了?!”

ps:更完啦~可以求一下月票咩~~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