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偏偏,独孤孟海不愿意放过她。

他看了凤舞一眼,再转眸盯着君临渊,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君殿下喜欢凤舞,可不是不可以,但是左青鸾必须是太子妃,所以,这个罪名还得凤舞背,只有这样,凤舞以后才能伏低做小,好好伺候左青鸾。

想到这,独孤孟海鼓起勇气,勇敢迎视君临渊:“君殿下,这八个字您不觉得逾矩了吗?陛下已经知道这件事,逮捕令是陛下所下,所以,凤舞卑职必须带走!”

美人娘亲一听凤小舞要被带走,顿时急的快哭了,她冲上去就要保护凤舞。

君武帝一看灵夫人那泫然欲泣梨花带雨宛若楚楚可怜小白莲花般的模样,顿时心疼的不行,忙说:“你且站着,你且站着,朕替你去。”

美人娘亲眼眸含泪,可怜巴巴望着君武帝:“你行吗?”

君武帝顿时精神一振!

行啊!怎么不行?!

在男人的字典里就没有不行这两个字!

“看我的!”君武帝郑重看了凤舞家美人娘亲一眼,转过身,甩开膀子,威武雄壮的往外门外走!

一旁的高公公:“……”

还从来没见过陛下在哪位娘娘面前有这么急切的表现欲呢。

当君武帝的身影出现独孤孟海面时,独孤孟海的脸色……

什么叫心神剧震?!

什么叫瞬间面色苍白?!

什么叫脑海一片空白?

独孤孟海傻傻站在原地,怔怔看着君武帝。

以及,君临渊身边的秦言。

秦大统领……他独孤孟海的顶头上司!他这辈子愤怒的目标!

“哟,朕怎么不知道,朕下了什么逮捕令啊?”君武帝双手交付在身后,挑了挑眉,轻描淡写的看着独孤孟海。

君武帝现在拥有强大的表现欲,他要表现给灵夫人看,他要让他心中不可亵渎的女神知道,谁才是这个君武帝国最厉害的男人!

独孤孟海急急跪下:“陛、陛下,您、您怎么……在这?”

君武帝眼眸似寒冰:“朕在何处,还需要同你报备?”

独孤孟海面如土色,急急摇头:“不是不是,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卑职的意思是……”

君武帝冷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朕亲自给你下逮捕令了?”

独孤孟海面色苍白,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他知道,他犯了陛下最大的忌讳。

京畿禁军是守卫帝都的重兵,若是禁军的副统领假传陛下圣御,那皇城岂不是有沦陷的可能性?所以身为禁军副统领,他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说谎前科。

但是现在……

他当着陛下的面……

相当于假传圣旨……

独孤孟海想,陛下未必会替凤舞出头,但自己犯了陛下的大忌讳,这下子真的、真的……完蛋了啊!

独孤孟海现在哪里还管的上左青鸾的事?他全身颤抖,脊背发寒,死亡的恐惧笼上心头。

他不想死啊!!!

“陛下!陛下!卑职错了,卑职不该假传您的口谕,卑职错了……可是,可是这八个字真的是有谋反之心啊!”

ps:月底啦,月票要清零啦,求月票呀求月票呜呜~继续码字中~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