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浔闻言,顿时笑着:“左家请我赴宴?左家请我赴宴我就一定要去啊?谁定的规矩?”

  独孤孟海:“风浔,你就这么护着凤舞?!”

  风浔:“反正你今天不说个所以然出来,你别想将人带走。”

  独孤孟海知道,今天不将事情讲清楚,肯定会被风浔缠住。

  他冷笑一声,指着天空那久久不散的八个字,冷笑一声:“那是什么字?”

  风浔:“君临天下,凤舞九州啊。”

  独孤孟海:“你也知道是君临渊天下凤舞九州么?!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你不懂?!”

  风浔:“什么意思?”

  独孤孟海怒:“风浔,你别给我装傻了!这八个字就是犯忌讳!有谋权篡位之心!凤舞这是什么意思?!她要将她自己和君殿下扯在一起,可以,能理解,哪家姑娘不想这样?!”

  独孤孟海:“可是她这是什么意思?!天下?!江山?!她这是污蔑君殿下要造反啊!这样的人,你居然还敢护着?风浔你就不怕死吗?!”

  风浔朝天翻了个白眼:“独孤孟海,谁跟你说,这烟火是凤舞放的呀?谁跟你说这八个字是凤舞想的啊?”

  独孤孟海冷笑:“我们已经捉到放烟火的嫌犯了,嫌犯亲口指认,这八个字就是凤舞想的,人证物证皆在,还想抵赖?!”

  “嫌犯?人证?”风浔真是要笑死了。

  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可笑。

  凤舞压根不知道今天他们会来给她过生辰,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设计的生辰红包活动,她压根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居然有人跑来说,人证物证俱在,要将她捉走。

  这世界上的事,怎么就能这么荒谬呢?

  这一刻,风浔看凤舞的目光充满了怜悯,他家小舞以前到底承受了多少的污蔑和诋毁?

  “独孤孟海,你要死了。”风浔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所未有的凌厉!

  独孤孟海阴毒冷笑:“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死的人,是风浔你啊!那放烟火的人,可是你家管家呢!”

  独孤家一直想将风北王府一口气端了,但风北王太刚正了,跟君武帝的关系太铁了,没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可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独孤孟海灵机一动,就想扳倒风北王府。

  就算扳不倒风北王府,将风浔给弄死了,也是大工一件。

  可是……独孤孟海做梦都没想到,一道冰冷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君、君、君殿下?!

  独孤孟海此刻看到君临渊,就和凤琰峰看到谷长老一样惊讶。

  不,应该说,比凤琰峰看到谷长老还要更惊讶!

  “君、君殿下?!您、您怎么会在这?您,您……”您不是在太子府忙国事吗?左家不断派人去宫外的太子府打探消息,得到的消息都是您在忙啊……

  可是您这时候出现在凤舞家是几个意思?!

  独孤孟海眼睛都看直了!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心一直往下坠落,往下坠……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