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的左青鸾——

  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有生以来第一次脑子一片空白,恍恍惚惚,懵懵懂懂……

  打击太大,以至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怎、怎么会……怎么会是凤舞?!

  “小鸾?小鸾?”左夫人惊呼一声冲上去,紧紧抱住左青鸾,生怕她晕过去。

  左青鸾的神识渐渐归体,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

  感受到无数人盯着她看的目光,左青鸾心神一震!

  她竟然慌了?

  自从凤舞被废凤凰真血后,她再也没有慌过,但是这一次竟然慌了?!

  不、不不不!她是左青鸾!

  高高在上的碧云宫圣女!凤凰真血唯一拥有的人!当世第一少女!她慌什么?!

  左青鸾原本苍白的容颜瞬间恢复冷静,平静如镜湖,看不出任何异样之色。

  左夫人还在那喋喋不休:“这是谁在捣乱?这到底是谁在捣乱?一定是有人假借君殿下的名义胡乱放烟火!对一定是有人故意谋害殿下!”

  “你看君临天下,君殿下现在还是太子,这不是故意挑事吗?!试图让陛下厌弃了君临渊吗?!”

  “还有这凤舞江山,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小鸾才是君……”

  “母亲请慎言。。”

  左青鸾很想喊左夫人闭嘴,可话到嘴边,顾忌到未来皇后的形象,她还是强自忍住,冷静开口。

  左夫人怕左青鸾,应该说很怕。

  所以左青鸾一开口,左夫人顿时一句话不敢说了。

  她只是委委屈屈看着左青鸾,不知道自己做错了。

  左青鸾没有环顾四周,而是目标清晰明确的盯着独孤家的长子孤独孟海。

  独孤孟海是京畿禁军副统领,大统领是陛下身边一直贴身保护的秦言。

  “给凤舞庆生没什么,但胆敢打着君殿下名义,诬陷他有谋权篡位之嫌,此事,我左青鸾既然看见了,自不能当没看见,还请孟海兄速速去查!”

  “好,愚兄这就去。”独孤孟海大步往外行去。

  陶夫人半眯着眼,冷静的盯着左青鸾。

  不愧是左青鸾,三言两语就将这件事定性为有人诬陷君殿下,瞬间将场内的尴尬化去,同时,还将锅甩给凤舞……

  不过,陶夫人想到在顾家大发神威,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将顾家逼的差点家毁人亡的凤舞……她怎么感觉还是凤舞更厉害些?

  左家现在势盛,所以攀附左家的人不在少数,如此关键时刻,自然纷纷跳出来替左家说话。

  “圣女说的不错,此事一定有人蓄意陷害君殿下!”

  “世间那么多姑娘,提谁不好,偏偏提凤舞?可见,此事一定跟凤舞有关。”

  “该不会是那个凤舞,不甘心当年的事,所以故意跳出来恶心我们圣女大人吧?”

  “当年的事?”

  “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五年前,当世拥有凤凰真血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圣女,一个是凤舞,可是凤舞自己作死,凤凰真血毁了,从此后变成废材,她肯定怀恨在心啊!”

  “没错,有很大的几率是凤舞搞的鬼!没想到她竟是这种人,查!一定好好的查!”

  ……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