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武帝的眼眸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他就坐在原地,全身寒气弥漫。

没多久,远处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顾三听着传来打斗声的方向,脸色一阵苍白。

“顾星云,你在抖什么?”君武帝盯着顾三,眸中波澜不惊,语气更是不冷不热。

可是,君武帝越是漫不经心,顾三就越是心头颤抖。

“微臣……微臣……没、没抖。”顾三深吸一口气强制命令自己镇定下来。

“窝藏敌国奸细,居然一点都不害怕,朕也是服气的。”君武帝漫不经心说了一句。

什、什么?!

如果顾老太太还没死的话,这会儿绝对能从地上跳起来!

窝藏敌国奸细?!

这个罪名太大了!

这可是通敌卖国的大罪啊,满门抄斩的那种!

顾三的心头快跳出嗓子眼了,他强制命令自己镇定下来,跪倒在君武帝面前,强自解释:“陛下,微臣绝对没有窝藏东桑国的奸细,陛下,如果有也是别人栽赃陷害啊。”

顾星云?!顾家其他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瞪着顾星云,而此刻顾星云却还茫然无知!

“你怎么知道朕指的是东桑国的奸细?万一朕说的是其他国家呢?”君武帝似笑非笑的眼眸中带着凌厉淡漠。

我……顾星云差点被问出,不过他反应确实很快,当即便道:“前段时间陛下派人满城搜索东桑国奸细,微臣脑海中有印象,所以当陛下说奸细时,微臣脑海中自动带入东桑国奸细,所以……”

这样的解释,倒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所以,你是知道朕在搜捕东桑国奸细的?”

顾三被吓得说话有颤音:“微臣……微臣知道……”

君武帝猛的一拍桌子:“既知道,你却还窝藏,明知故犯,罪无可恕!”

顾三被吓得脸色苍白:“陛下,微臣真的没有……”

就在这时候,风浔和秦言正快步走来。

秦言手里还拎着一个人。

“嘭!”秦言将人往捆绑结实的人往君武帝面前一丢,道,“这人试图反抗,被我们抓住了,后又试图自刎。”

君武帝盯着地上跪着那个人,那是一个人女人。

女人年纪约双十年华,一双眼眸妙不可言,眼尾宛若狐狸般勾起,有一种直透人心的媚态。

“东桑国的奸细?”君武帝皱眉问。

“哈哈哈,陛下说笑呢?妾身清清白白君武帝国人,什么时候变成东桑国人了?还东桑国奸细?此事从何说来?”女子咯咯咯笑出声。

顾三更是激动道:“陛下,此女子是春芳楼的舞姬,轻漾姑娘,可不是什么东桑国的奸细啊。”

更是有其他人站出来刚顾三作证。

“没错,这位正是春芳楼的舞姬,轻漾姑娘,我之前就见过的。”

“轻漾姑娘从小就在春芳楼内长大,可做不了假,怎么就成东桑国奸细了呢?”

人群中很多人都替轻漾姑娘辩解,因为他们不少人都去过春芳楼。

如果最后证明轻漾姑娘是东桑国的奸细,一旦查下去,大家都脱不了干系。

君武帝瞥了风浔一眼。

ps:小左姑娘明天应该可以出来啦~嘤嘤嘤~求月票嗷呜~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