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夫人是聪明的,她和凤舞又没有死仇,何必将自己完全拖进去?



所以她想了想,小心翼翼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那封信出自你之手。”



顾老太太死死瞪着独孤夫人。



独孤夫人:“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封约会信,跟你之前的作息表,出自同一个人。”



凤舞:“你就这么确定,出自同一个人?”



独孤夫人:“我非常确定!”



凤舞笑:“可是那份作息表不是我写的哎。”



刚才对凤舞的定罪,全都在那份邀约信上。



因为凤舞约了二皇子,因为凤舞和二皇子行不轨之事被侯夫人撞见,所以凤舞杀了侯夫人,这条逻辑链是顺的。



而这条逻辑链的成立,是在邀约信是凤舞所写的基础上。



可是现在,凤舞看着独孤夫人,淡定而冷静的表示:“作息表不是我写的,那么,跟邀约书同一个人所写的话,怎么会是我写的呢?”



二皇子嗤笑一声:“你说作息表不是你写的?你说不是就不信?难不成还是你身边的丫鬟秋灵写的么?凤舞,身为主子,可不能这样将责任推给自己身边的丫鬟。”



凤舞笑:“不是秋灵写的。”



二皇子:“不是秋灵写的,那是谁写的?”



凤舞笑眯眯:“二皇子,我劝你善良。”



二皇子死死盯着凤舞,他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糟糕透了……总感觉漏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慌的一塌糊涂。



凤舞笑眯眯:“我劝你……好好看看那张纸。”



纸?



二皇子抓过那张邀约信,扫了一眼,是用澄心堂纸写的,没毛病啊。



他又抓过那封作息表,一脸紧张,认认真真的盯着看,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盯着。



一旁的陶卿卿眉头却拧起。



她不耐烦的拉着二皇子,想将那份信夺回来:“你怎么这么听她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二皇子一把推开她。



二皇子不是第一次面对凤舞了,说实话,他对凤舞是非常忌惮的,仅次于君临渊。



之前的几次交手,每每他以为自己快成功了,最后凤舞都是淡定的走出来,冷静地打他的脸……二皇子怕啊!



大家原本以为凤舞瞎说呢,但是见二皇子如此认真,他们都跟着紧张起来,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二皇子手里的那份作息表。



“看不出来的话……”凤舞双手交付在身后,挺直身边,笑眯眯道,“我劝你,摸摸看。”



陶卿卿气呼呼瞪着二皇子!



二皇子不会停凤舞话的……



可是,二皇子的反应却跟她的想法背道而



二皇子还真像凤舞说的那样,抓着那张纸,上上下下的摩挲着,一开始还摸不出来什么,忽然!



他的神色瞬间凝聚!



那双眼睛睁的无比大!



原本大家就都盯着二皇子看,现在,他脸上的变化如此之大……



所有人脑海里都浮现一个疑问:二皇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皇子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凤舞,死死盯着,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个干净!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