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一直知道一件事: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即便她真做了,她也不会认的,更何况事情不是她做的。

  凤舞的目光从眼前一群人中一一扫过。

  三夫人凶狠,大夫人伪善,幸灾乐祸,独孤夫人冷眼旁观,顾老太太恨不得她去死。

  凤舞嘴角扬起一抹微微弧度,她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杀侯夫人。”

  三夫人:“你有!”

  凤舞摊手:“我为何要杀侯夫人?”

  三夫人:“因为……你和二皇子的事被撞破了!”

  凤舞似笑非笑看着她:“我和二皇子有什么事?”

  三夫人:“刚才二皇子都认了,凤舞,你还想狡辩?!”

  三夫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二皇子身上:“二皇子为何在这里?”

  二皇子看看三夫人,又看看凤舞,一脸为难之色。

  三夫人瞪着他:“殿下,如果您不说清楚,我们有理由相信,您也是杀人凶手。”

  二皇子犹豫了少许,这才为难开口道:“……是小舞约我来的。”

  凤舞直接否认:“我不曾约你过来。”

  二皇子闻言,顿时不悦,他瞪着凤舞:“如果不是你约本殿过来,难道本殿还自己一个往这边闲逛不成?”

  二皇子一边说一边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朝顾老太太递过去。

  顾老太太那双宛若锥子一般的眼睛,恶狠狠瞪了凤舞一眼,这才打开纸张。

  那上面分明是情书。

  约二皇子水榭一叙,落款虽然写的龙飞凤舞,但可以辨认出,那就是凤舞二字。

  顾老太太将纸张递给一旁的左夫人看,而她自己则盯着凤舞,眸内冰寒,杀气腾腾:“凤舞!你还有何话说?!”

  凤舞摊手:“我不曾约过二皇子。”

  顾老太太冷笑:“那这信上的字是谁写的?”

  凤舞:“不是我写的!”

  顾老太太身边的朱嬷嬷赶紧站起来,小声提醒道:“老太太,之前不是从凤舞姑娘手上搜出她的作息表么?那上面有她的字迹。”

  顾老太太点头:“没错,比对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左夫人指着独孤夫人对顾老太太说:“独孤夫人最懂文字鉴赏,这一点老佛爷都是夸赞不已的,经她比对,一定没错的。”

  顾老太太道:“那就麻烦独孤夫人了。”

  独孤夫人忙摆手:“顾老太太客气了,侯夫人死的蹊跷,能为侯夫人找到真凶尽一份绵薄之力,是妾身的荣幸呢。”

  就在独孤夫人比对两份文字的时候,三太太取出帕子,覆盖在侯夫人面上……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独孤夫人身上,大家都等着她出一份结果。

  独孤夫人没有让大家等太久,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她就已经比对完毕了。

  “这两份手迹是出自一人之手。”独孤大人面容严肃而凝重,“你们看这个勾,使用的角度,用墨的力度,如果不是同一个人,是不可能写出来的。”

  顾老太太死死盯着凤舞:“证据在此,你还有何话说?!”

  凤舞正欲说话,顾老太太直接挥手:“来人,将凤舞押下去关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