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长老瞅了京长老一眼,他总觉得心里有些虚。

  京长老哼了一声:“想问清楚就问!”

  谷长老眼里容不得沙子,如果不是他真心接纳凤舞,以后肯定也会出事的。

  “第二个问题。”谷长老瞥了凤舞一眼,“凤舞不念骨肉亲情,害堂妹凤琉在先,伤三婶手臂在后,实在无法无天,这条你可认?”

  闻言,凤舞嘴角微扯。

  谷长老瞪着凤舞:“喂,你这丫头态度不端正啊,嘴角这么扯。”

  凤舞似笑非笑看了谷长老一眼:“听了真相后,您会知道这件事到底有多扯。”

  凤舞在墓葬群里凤琉的表现说了一遍,冷笑道:“凤琉杀我之心不死,一次又一次挑衅,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很仁慈了。”

  凤舞摊手,眼眸平淡。

  凤琉误以为凤舞会念姐妹之情,可她却忘记了,她从始至终都不曾念过姐妹之情。

  三位长老再次沉默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凤舞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从凤舞的描述上知,她确实没有对不起凤琉的地方,是凤琉自己过错太多,咎由自取。

  “可是……如果你说谎呢?”谷长老瞪着凤舞。

  凤舞笑:“如果我真的杀了凤琉,凤琰峰还不找我拼命?”

  谷长老被噎住了。

  凤舞又道:“当时两队人都在,一共十来个人,谁做了什么,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凤琉是如何死的,大家有目共睹,想冤枉我可没那么容易!”

  京长老点头:“确实,那么多人都在,凤琉是怎么死的,大家都是目击证人,没人能冤枉你,小丫头放心,本长老肯定支持你。”

  “去去去。”谷长老瞪着京长老一眼,凤舞的回答,他勉勉强强算满意了,于是进行第三个问题:“你招惹顾家,伤顾家四子,顾家已经下通牒,必须将你交出去,否则,顾家将联合其他家族,全力狙击凤族。此事,你又作何解释?”

  凤舞皱眉:“顾家下最后通牒了?”

  谷长老指着那张除族的文书给凤舞看:“你看,这上面写着呢。”

  凤舞嘴角微微扬起:“要说到顾家四子,就必须提到咱们家那位顾三婶了。”

  于是,凤舞从头开始,将顾三婶擅自做主要嫁她家美人娘亲过去做妾的事说了一遍,这里自然就提到了伤三婶手臂和拆三房院子的事。

  就连春风长老都多看了凤舞一眼,这丫头……是个厉害的。

  至于京长老和谷长老,这两位现在看凤舞的目光,就跟看神似的,闪闪发亮!

  特别是谷长老!

  他的性子特暴躁,容不得沙子,有仇必报那种。

  所以当他听到凤舞那快意恩仇的处理方式时,只觉得太特么酣畅淋漓了!光听着都觉得爽啊!

  就在谷长老拍着凤舞肩头哥俩好时,他突然反应过来,咦,不对啊!自己跟凤舞这丫头还是敌对状态呢,怎么能做好朋友?

  咳咳!

  谷长老轻咳一声,故意板起来脸,瞪着凤舞,傲娇的哼哼两声。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