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长老老脸都红了:“你快闭嘴吧!我不要面子的么?还拆,还拆,小心我把你拆了!”

看着他们如同小孩一般吵闹,凤舞和段朝歌对视一眼……真的好幼稚啊。

京长老知道老伙计这回真的是恼羞成怒了,也就不招惹他了,他转过头,满眼慈爱的目光看着凤舞,不要钱似的开始夸。

谷长老听着那叫一个刺耳啊。

因为不论是夸凤舞修为,还是夸凤舞阵法……京长老都会用到谷长老这个踏脚石。

“天赋好有什么用?修为好有什么用?阵法精通又有什么用?人品不好……其余的什么都没用!”谷长老瞪着凤舞,冷哼一声,“性格恶劣,品行不端的坏丫头,有什么资格成为我凤族继承人?反正我是不认的!”

谷长老冷哼一声,甩手就要走人。

“且慢。”凤舞眉头微蹙,盯着谷长老:“您走可以,不认可我也没关系,但是,请您说清楚,什么叫做性格恶略,品行不端,说谁呢?”

谷长老和京长老,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春风长老从小孩时期就一手带大的,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后院禁地不曾出去过,所以性子纯天然,不会掩饰,生气就是生气,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谷长老瞪着凤舞,冷笑一声:“说的就是你。”

凤舞似笑非笑:“哦?那么请问,我怎么就品行不端,怎么就性格恶劣了?举例说明啊。”

京长老和段朝歌想帮凤舞,但都被她一挥手拦下了。

笑话,她凤舞怼天怼地,吵架还从没输过呢,谷长老能吵的过她?她还真就不信了。

凤舞还端了把竹椅子,往谷长老面前一坐,气定神闲看着他。

谷长老顿时有一种自己气势矮人一头的感觉。

输人不能输阵啊!

谷长老也抓了一把椅子,往凤舞面前一放,决定跟她好好理论一番。

“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咱们就来好好说道说道。”谷长老冷笑一声,“第一点,他们说你嚣张傲慢爱闯祸,仇敌遍布,会给凤舞带来危机,这一点,你认不认?”

凤舞盯着谷长老:“比如说,哪位仇敌?”

谷长老捞出凤琰峰递上来自己几个人还没签的罪状,瞥了一眼,冷笑道:“左家。”

凤舞嗤笑一声:“那你知不知道,当年就是左家废我修为?”

在场诸位长老全都震惊了,难以置信瞪着凤舞:“……怎、怎么会是左家?”

凤舞当时刚好用神化石录了左青贤说的话。

当时左青贤说的,正是关于当初废凤舞修为那段。

凤舞一直没机会将这段影像拿出来,现在刚好可以给三位长老看。

当他们看完这一段后,时间仿佛静止。

京长老第一个反应过来,他重重一拳捶向谷老:“当初我就说,这丫头修为废了,一定有古怪,都是你拦住我!”

谷老缩了缩脖子:“我……”

春风长老面沉如水,神色冷凝,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凤舞盯着谷长老:“好了,现在进入第二个议题。”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