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管家:“在库房。”

  风浔:“借我借我,快借我,我有急用。”

  封管家笑:“库房的武器,我倒是有权做主,只不过,小王爷至少得说明用途吧?”

  风浔将凤舞家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道:“那丫头一副摆在龙门阵,迎战八方英豪的架势,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我记得火龙棍黏功能的。”

  封管家点头:“确实,火龙棍自然黏功能,在火龙棍攻击的一定范围内,敌方会被黏住,很难逃脱。”

  “借我!”风浔哼哼两声:“我们都知道,小舞最在乎她家美人娘亲了,凤三房竟敢将主意打到她家美人娘亲身上,这回,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五丫头去!”

  封管家看似跟风浔说话,但那眼角余光却不动声色的瞥了自家太子殿下一眼。

  我的太子殿下哟,您走神了,头顶上都结一层霜雪了呢。

  前一个时辰还踹了桌子,说一辈子都不要见那丫头了?现在是不是很想跑过去啊?坏心眼的封管家掩住笑,故作一脸担心状:“舞小姐一个人对上凤族三房啊?”

  风浔不疑有他,有什么说什么:“不止凤族三房呢,我听说大房也是站在三房那边呢,等于说,舞丫头对上的,是整个凤族啊。”

  封管家一脸担心状:“那就危险了啊……”

  风浔:“可不是吗?我听说三房那位顾三婶还跑娘家请救兵去了呢,这是要多方势力围剿小舞的架势啊。封管家,不跟你说了,我先将火龙棍给舞丫头送去。”

  风浔飞一般跑走,然后封管家就看着坐在飞檐上修炼的太子殿下,脸上时而生气,时而担心,时而愤怒,时而又……

  谁说太子殿下是冰山面瘫来着?再没有比他表情更丰富的了。

  封管家忍住笑,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眼观鼻鼻观心,看着恭敬极了。

  “你还站这?!”

  不知何时,君殿下从飞檐上落下,负手而立,声音冷冰冰的。

  封管家:“那殿下的意思是?”他要在哪儿?

  君殿下气呼呼瞪了封管家一眼!

  封管家故意道:“天色不早了,殿下可要安歇了?”

  君殿下:“!!!”

  封管家:“那不然这么晚了,殿下要出门走走?哦对了,方才殿下修炼的时候,小王爷来了,他说了一件事。”

  封管家将凤舞家的事给君临渊讲了一遍,末了,一阵叹息道:“舞姑娘真是可怜啊,这一路上危机重重,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又发生这么大的事,可怜她一个女孩子,也没有兄弟姐妹帮衬,只有孤孤单单一个人……小小的肩膀也不知撑不撑的住呢。”

  君临渊:“……”

  封管家:“按照小王爷的说法,舞小姐现在正处于举世皆敌啊,凤家大房的凤琉因她而死,凤族长怎么可能会秉持公正?凤家三房本来就趁势欺压,一看就不是好人,肯定会欺负舞小姐的,还有顾家……那可是十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唉,可怜的五小姐啊……”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