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氏领着灵侯境四星为最强者的队伍一路往星陨院而去,却不知道,此刻的星陨院正有客呢。

  风浔从墙头跳进来的时候,差点被结界绊倒。

  “我说小舞,你这阵法怎么又运转了?你之前不是说,很废灵石的吗?”

  越是等级高的阵法,灵石耗费的越多。

  凤舞忙碌着手中的活,没有搭理风浔的话。

  风浔也不在意,他凑近凤舞面前一看,发现她正在瓦片上描绘铭文,那铭文看似平淡无奇,但给人一种恐惧感。

  “你在做什么?”风浔好奇问。

  “诡鬼阵法。”凤舞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邪恶弧度。

  “什么叫……诡鬼阵法?”风浔好奇问。

  凤舞指着穹顶道:“原本我以为设定了雷霆阵法便够了,但现在看到,雷霆阵法还太轻了,有些人就是不知道什么叫敬畏。”

  随着凤舞手指方向,风浔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了。

  “哎,你们家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根铁柱?当弹弓玩儿吗?”风浔这个多动症患者将铁柱拍来拍去。

  “住手!住手!救命啊——”

  头顶上传来一道女声。

  哈?

  风浔认真一辨认,当即惊讶脸:“这上面还挂着人?大晚上挂着晒月亮?”

  一旁的秋灵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她掩唇盖住。

  风浔疑惑的看着凤舞:“那晒月亮的丫头谁呀?”

  凤舞:“凤岐。”

  风浔:“凤岐是谁?”

  凤舞无语的放下手中的铭文:“我说,风小侯爷,你知道我在刻画七级铭文吗?”

  风浔尴尬的摸着下巴:“咳咳,你刻,你刻。”

  七级铭文了不起啊?

  不过风浔在心里还是暗暗点头,七级铭文是真的了不起,整个帝都也没多少呢,若是晋升到八级铭文,那就真是屈指可数了。

  风浔蹭过去,问秋灵这是怎么回事。

  秋灵拉着风浔到一旁,压低声音将凤岐家的事说了一遍。

  风浔惊讶的睁大眼睛,旋即朝凤舞竖起大拇指,这确实是他家小五都会干的事。

  不过……凤家三房竟敢偷嫁凤舞那位美人娘亲?凤琰崖一家是想死吗?!

  “对了,你这次过来干嘛?”凤舞抽空抬头看了风浔一眼。

  风浔一拍脑袋:“哎,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且等我回来!”

  风浔话音刚落,人已经不见了。

  凤舞:“……”

  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确实很风浔。

  半空中的凤岐还在骂骂咧咧,凤舞只当她在配音,完全不当回事,她只忙碌着将星陨院武装起来。

  设在皇城外的太子府。

  “君老大,君老大——”

  风浔快步冲进去,而此刻的君殿下,正坐在把八角飞檐顶上对月修炼。

  风浔的声音他听见了,但充耳不闻。

  风浔见君临渊在修炼,也没打扰他,而是问守护在一旁的封管家:“封管家,上次从西南进贡的那根火龙棍还在吗?”

  全国各地的稀罕东西都会往帝都送,而绝大部分都是君殿下先过目,君殿下不要了,才会进皇家库房的。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