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马很有来历,曾经是左青鸾的坐骑,但被她抛弃,后来被凤舞收服,中间失踪过一段时间,但凤舞没想到的是,君临渊竟然将这匹马带回来了,在她回家的时候,才将这匹血海马交给她。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凤舞和君临渊之间已经足够熟悉了。

  就算还没有萌芽的爱情,友情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了……这是凤舞以为的。

  凤舞纵身一跃,跳到马背上,回头对君临渊展颜一笑:“我先走啦!”

  留下一阵铃铛般的爽朗笑容,凤舞纵马而去。

  出去一趟再回来的秋灵,早已不是原来的秋灵了,身为天才之一的她,君武帝自然对她不错,所以高公公早早给她安排了马匹。

  凤琰峰一家人却只能坐在马车上,颠簸来颠簸去的一路往凤府而去。

  马车上,凤琰峰沉默着,大夫人却满脸仇怨。

  凤琉死了,大夫人一直是怨恨的,只不过这些天她没有跟凤舞照面,所以别人都没有意识到。

  “那丫头还一脸明朗笑容,她怎么笑的出来啊?!”

  “如果我琉儿还活着,比她不知要鲜活多少倍呢!”

  “她笑得这么开心,可我琉儿呢?我琉儿永远留在草原上了,呜呜呜——”

  大夫人越说越伤心,越哭越难过。

  凤琰峰黑着脸,沉默着。

  一旁的凤桑握紧拳头:“娘亲,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以后一定给琉儿报仇!我会杀了凤舞的!”

  凤亦然也点头道:“娘亲放心,凤舞得意不了多久的!此仇我们绝不敢忘!”

  大夫人欣慰的点点头。

  “闭嘴!”凤琰峰怒喝一声,差点惊了马。

  好在外面赶马车的车夫是个聋子,他们不担心被听见。

  泪痕未干的他们,全都傻愣愣的看着凤琰峰。

  凤琰峰指着他们:“你们是猪吗?!你们没长眼的吗?!你们不知道现在的凤舞气势有多盛吗?!杀她?!怎么杀?!”

  大夫人不服:“那我琉儿怎么办?我琉儿难道就白死了吗?!”

  “那是她咎由自取!”凤琰峰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一开始,她是抽到好签的,她是跟着凤舞这支队伍的,但是她是怎么做的?她在中途有机会换的时候,她换到了明兰尔公主那边!”

  大夫人不服:“就算她换到了明兰尔公主那边又怎样,那是她的自由!”

  凤琰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选择承担后果!凤琉她自己选择了去明兰尔公主这支队伍,那么,当这支队伍失败的时候,她就应该承认后果!”

  大夫人:“可是她才十三岁啊!她懂什么?她什么都不懂的!”

  凤琰峰:“她既然懂的去抢神源之种,又怎么会不懂会面临死亡的危险?”

  大夫人:“可是那支队伍里,其他人都活着,明兰尔公主身为队长,她都活的好好的,为什么死的是我女儿?!她是凤舞活活逼死的!”

  凤琰峰:“人家明兰儿公主身为队长,凤舞逼她更甚,可她是怎么做的?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