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知不知道,稍有差池,就会打草惊蛇,对方就会隐藏起来,一旦他们隐藏起来,再想捕捉就千难万难了!朕只要一想到,朕的锦绣山河上,竟爬满了虱子,朕就恨的牙痒痒。”

  君临渊:“所以,必须要引蛇出洞啊。”

  君武帝:“什么引蛇出洞?”

  君临渊:“等捉到奸细或,父皇就会知道了。”

  等捉到奸细?君武帝冷笑一声,不是他没有派人去调查,事实上,秦漠的人已经被他分调过来用了,可是,君武帝派人暗中调查了这么久却毫无所获,所以君武帝急啊。

  君武帝见问不出来什么,越发愤怒了。

  他瞪了凤舞一眼:“不会查案就不要小捣乱,不要以为令牌在你手里就可以命令的了谁,只要朕不认你,你就永远都只是个草根丫头罢了!”

  说完,君武帝拂袖便走。

  他身边的宫女太监快步跟上去。

  君武帝一边走一边嘟哝了一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你君临渊也不外如是啊。”

  等君武帝一走,凤舞就将令牌往君临渊面前一递,没好气道:“谁稀罕呢,拿回去吧。”

  “有了这个,见官不跪。”君临渊漫不经心道。

  居然这么有心?凤舞有点动心了,不过……反应她见官的机会也不多,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

  所以凤舞正要拒绝。

  而这时候,君临渊又说了一句话。

  “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至少在官面上是如此。”

  凤舞眼眸一动!

  对啊,谍报处和她所熟知的锦衣卫机构相差不多,而现在,她拥有这枚牌子,可不就跟锦衣卫指挥使差不离么?

  底下不知道多少人为了这枚牌子而疯狂呢。

  想到这,凤舞当即将它塞进自己怀里。

  君临渊嘴角扬起一抹微微弧度,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凤舞并没有看见。

  当凤舞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

  “凤舞姑娘——”

  一道声音在凤舞耳边响起。

  凤舞抬眸望去,发现正是赵嘉。

  凤舞对赵嘉很有印象。

  当时君临渊一共收了四个护卫在身边,其余的四个,都是闷葫芦,话不多,问一句他们才会回答一句。

  但赵嘉不同,他为人活泛很多,而且时不时有小事求到凤舞头上。

  这一来二去,凤舞对他就印象深刻了。

  “郡主姑娘,小的能偷偷跟您告个假么?”赵嘉一脸为难,但又带着祈求的神色。

  凤舞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赵嘉:“小的是京阳行省的人,从小就生活在一线崖山底下,所以想跟你告个假,趁机回家一趟。”

  凤舞眼眸一动:“你家就在这山脚下?”

  赵嘉苦笑一声:“是啊,自从五年前离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这次有机会,想趁机去探望下父母亲。”

  凤舞皱眉:“你不是出自赵家么?据我所知,赵家可不是小门小户,你们家怎么会住在这山脚下?”

  赵嘉更是苦笑:“郡主您有所不知,我哪里是赵家嫡系啊?我出自旁系,但因为天赋不错,年纪小的时候就被本家接回去养着,教授武功,对外也是以赵家人自居的。”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