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渊深邃的眼眸望着凤舞,戳戳她小脑袋:“你这只小懒猪,倒是愿意出去走动了?”



凤舞瞪着君临渊:“说谁小懒猪呢?”



君临渊好笑的看着凤舞:“你不是小懒猪?天天待在马车里一动不动的,寸步不离这马车。”



凤舞都想蹦起来打君临渊了。



什么叫做她天天待马车里一动不动啊?明明是他君临渊天天在马车上修炼修炼……那有任务九在身,她能一个人跑出去玩吗?



凤舞内心是很悲伤的。



君临渊傲娇的看着眼前这只扁着小嘴的小丫头,得意极了:“还一直跟着本宫,本宫去哪儿就跟去哪儿,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是暖床小丫头呢。”



就在这时候,马车戛然而止。



凤舞探头一看,这是一片平坦的草原,四野开阔,极适合露营。



看来君武帝也是发现前面一线崖难走,需要从长计议了。



凤舞可不管这些,她转过头就开始收拾东西。



这段时间在君临渊这边住下来,还是有点零零碎碎小东西的。



看着小丫头铺开一块方布,不断往里边塞东西,君殿下愣了下:“你这是要做什么?”



凤舞将方巾打了个结,往肩头一甩,傲娇的抬着下巴,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冲君临渊摇手示意拜拜。



君殿下惊呆了!



这丫头真的要走?



君临渊摇头,不会的,以前她也不是没喊过要走,可是没出十步之远,她就自己屁颠屁颠跑回来了,所以她是不会走的,她才舍不得离开自己呢。



想到这,君殿下也不留人,他傲娇的抬着下巴,自顾自的盯着书页。



五、四、三、二、一!



这丫头肯定站在那呢!



可是当君殿下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四周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小凤舞的身影?



平日里多淡定的君殿下,这一刻,惊住了!



“哇,君老大,我刚看到凤小五背着包裹跑了,你们吵架啦?”



风浔刚从马背上落地就朝君临渊凑过来。



这一路上,凤舞毕竟是凤舞,即便她一直学君临渊,可难免会有些不同,比如接地气……



这段时间风浔和“君临渊”接触下来,只觉得他们家君老大和善又大度,还不爱生气,性格比之前好太多太多了。



所以风浔逮着机会就凑上来。



可是今天……



风浔才刚一进军帐就发现……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那个高冷傲娇严肃高要求严标准的君老大……似乎又回来了。



果然,君临渊第一句话就是:



“风浔,你皮痒了?”



风浔咳咳两声,刷的一声往外跑:“我出去找野果子去,去去就回,去去就回。”



不说风浔在心里暗自嘀咕,却说凤舞回到她自己的地盘。



一路上,她已经听到很多闲言碎语了。



“你们看,凤舞从君殿下处搬出来了。”



“你们呀,可要看清楚了,以后学谁都要,可千万不要学凤舞知道吗?”



“为什么不能?”



“这凤族啊,家教不行啊,家里的嫡女没名没分的,一直跟在君殿下身边,你们说,这不是自甘堕落,名声尽毁吗?”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