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瞪着凤舞。

凤舞笑着:“但很明显有人当真了,所以拼命的戳手,试图将气温逸散出去,现在他那只接触过千丝引的手,一定又红又肿吧?”

二皇子瞪着眼睛,死死瞪着凤舞。

风浔反应多快啊,他不等二皇子反应过来,当即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把拽住二皇子的右手。

而此刻,二皇子的右手,果然如凤舞所说的那样,又红又肿!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瞪着二皇子!

二皇子慌了!

独孤皇后也慌了!

独孤大人也慌了!

他们现在拍死二皇子的心都有了!

这孩子是傻的吗?君临渊说粉毛狗能闻出来,他就拼命挫手,这不是做贼心虚吗?!!!

二皇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之前辩解了一遍又一遍,现在还能怎么辩解?

难道说,他手痒?大家会信吗?

君武帝烦的不行,瞪着他:“你还想狡辩?!”

二皇子被想到自己下的赌注,被吓哭了:“父皇,父皇……”

君武帝怒急,狠狠一脚踹去!

二皇子被踹的倒飞出去。

独孤皇后心疼的不行,跪地求饶道:“陛下,求求您,饶了二皇子吧,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他杀的,也都是奸细,本来就是该杀之人啊……”

凤舞看到抱团哭成一团的独孤皇后和二皇子,苦笑着摇摇头。



君武帝还真是心软,别人哭两下,他就不忍心责罚了。

说到底,君武帝对独孤皇后是有感情的,对二皇子更是倾注了他身为老父亲的大多数关注和宠爱。

可怜的君临渊啊……

凤舞却偏偏不要让独孤皇后和二皇子的计谋得逞。

她学着君临渊的语气,慢慢悠悠说:“所以,这是要毁约了?”

君武帝怒视君临渊!

他这个当哥哥的,就这么希望弟弟出事?

凤舞摊手,轻蔑的瞥了君武帝一眼,双眼蕴含鄙夷之色:“愿赌服输,是最基本的担当,这份担当都没有,还想争这皇位?”

“君临渊!”君武帝冲凤舞怒斥!

凤舞无奈的看了君武帝一眼,叹了口气,摊手:“您找来找去,就只找到这种蠢货来给我当磨刀石?我是该说您眼光太差,还是该说您生儿子的本事太差呢?”

角落里的君临渊抬眸瞥了凤舞一眼,又默默闭上眼睛。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凤舞没看到。

凤舞也就只敢占着自己现在寄居在君临渊身体里,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对君武帝不敬。

因为如果这时候,她对君武帝心存敬畏,那就不是君临渊了。

凤舞这句话说【】的不可谓不毒。

君武帝被气得差点晕过去了!

“你们……你们这些逆子!”君武帝怒极,一脚踹向二皇子,“你不是拿皇子的身份做赌注吗?既然你这么不稀罕这个皇子之位,那从今往后,你就给朕滚出皇族!”

说到这,君武帝气呼呼抬步离开。

这是……这是将二皇子逐出皇族了吗?独孤皇后被吓哭了,二皇子更是被吓的直接晕死过去。

这不吝于晴天霹雳啊!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