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皱眉盯着他。

“你将你弟弟关起来了?!”君武帝指着凤舞怒斥出声。

君武帝身边还跟着独孤皇后,想来正是因为独孤皇后告状,所以君武帝才得到消息,过来的这么快。

凤舞有些无语了。

身为一国之君,难道不应该是格调很高的吗?结果君武帝倒好,一趟趟的往这边跑。

可君临渊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他指着凤舞怒斥“君临渊!你真将你弟弟关起来了?!”

凤舞偷偷看了君临渊一眼。

毕竟涉及到皇家大事,她可不好随便拿主意。

君临渊对凤舞点点头,那意思很明确,你想怎么玩怎么玩。

凤舞瞪君临渊真的假的?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君临渊略一点头,就闭目修炼去了。

他正修炼到关键时刻,不容打扰。

而此刻,君武帝正对着凤舞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好你个君临渊!刚才朕是怎么说的?你们兄弟两个人,谁先破案,谁就拿到传国白玉扳指!结果你倒好,直接将你弟弟给关禁闭了!你你你……”

君武帝被气得捂住额头,一副快要被气晕过去的模样。

独孤皇后见状,赶紧冲上去,扶住君武帝,大声惊呼“陛下,陛下您没事吧?陛下……”

独孤皇后一边扶着君武帝,一边对凤舞道“太子,你看你把陛下气成什么样了?陛下本就身子不好,怒极攻心之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如何是好?”

凤舞想了想,以君临渊的姿态,他可不会理会独孤皇后。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学君临渊的性格,做他性格会做的事。

所以凤舞双手背在身后,很是傲娇。

君临渊推开独孤皇后,走君临渊面前,怒斥一声“逆子——”

然而,还没等君武帝把这句话怒吼完,下一秒,凤舞已经开口说话了。

“父皇来的时候,老二应该没来得及告诉你他被关禁闭的原因吧?”

独孤皇后插话“太子,你没有权利……”

凤舞摆摆手“如果皇后娘娘知道我为何关老二禁闭的原因,应该就不会怂恿父皇来闹这一场了。”

闹?君武帝差点被这么字给气死了。

一个闹字,就显得他无理取闹似的……他可是堂堂君武帝!一国之君!至高统治者!

如果……如果那个人在的话,君临渊他敢闹吗?想到这,君武帝越发愤愤不平了。

凤舞摇摇头,直接说“君临深,他杀人了。”

君临深是二皇子的名字。

君武帝冷笑“你杀人就少了?”

凤舞淡淡一笑“他将杀奸细灭口。”

君武帝盯着凤舞“你说什么?!”

独孤皇后死死瞪着凤舞“这是污蔑!”

凤舞“他灭口的,还不止一个。”

而此刻,被重新带回来的二皇子,仗着有君武帝和皇后撑腰,怒声道“谁说我杀奸细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吴千户就是奸细?!”

凤舞笑眯眯看着二皇子“所以……你这是承认吴千户是你的了?”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