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武帝:“如果不是你原先伤他太严重,他也不会死,所以追根究底还是你害死的,你就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



凤舞:“……”



这皇帝怎么就这么蛮不讲理呢?她都还没有怪他将人审问死了呢。



凤舞逼近不是君临渊。



若是君临渊,这会儿直接摔门不理他了,可凤舞毕竟是凤舞,所以她无奈的看着君武帝:“那你想怎样?”



耶?



君武帝惊奇的望着自家这位“太子”!



若是以往,他不怼死自己算好的,所以他才会恶人先告状,可没想到现在他这么好说话了?



“这件事由你来处理!”君武帝冷哼一声,“敢行刺朕?岂有此理!朕命令你,十天之内,找出幕后首脑!否则,你自己来领罪!”



说完,君武帝甩袖子就要走人。



十天之内?开什么玩笑?



凤舞当即拒绝:“不行。”



可君武帝却不接受不行这个选项,他看都不看凤舞,转身就要快步离开。



“父皇。”



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从外面快步走来,为首的那个人便是二皇子。



君武帝本来可是快步离去的,但二皇子挡在他面前,拦住他离开的路。



二皇子不仅杵在前面,他还单膝跪下,抱拳道:“父皇,请给儿臣一个机会!”



君武帝内心气的半死。



这个傻儿子,什么时候挡路不好,偏偏这时候跑出来,他到底知不知道会坑死他这个当爹的?!



二皇子不知道君武帝此刻内心的想法,他抱拳大声道:“父皇,追查缉拿此事暗杀事件真凶一事,请父皇交给儿臣来做吧!”



居然还有人自动揽下这件事?凤舞不由多看了二皇子一眼。



君武帝无语的看着自己这位傻儿子。



这儿子能不傻吗?如果不是为难事,自己会来找君临渊?如果是简单好办的事,哪里轮得到君临渊?



奸细,是最难查的。



所以,君武帝瞪着二皇子:“你说什么?”



二皇子郑重道:“请父皇将这件事交给儿臣来做吧,儿臣一定竭尽所能,查个水落石出,让父皇心安。儿臣一定在十天之内缉拿真凶归案!”



凤舞用一种很无语的目光看着二皇子。



她都没把握,二皇子哪里来的把握?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难吗?



“好——”凤舞淡淡一笑。



“不好!”君武帝瞪着凤舞一眼。



说实话,虽然这逆子常常气他,但办事手腕是真的没话说。



二皇子虽然将孝顺挂在嘴边,可他比起君临渊来,确实差一大截!



“父皇——”二皇子渴求的目光望着君武帝。



君武帝顿时不耐烦了,他摆摆手:“你们两个共同侦破此案,以到达帝都为限,若是提前完成便算赢,赢了的人……”



君武帝把玩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笑眯眯道:“那么,这个传国白玉扳指就送给谁!”



二皇子心头猛的一震!



这不是普通的白玉扳指,这是传国白玉扳指,若是继承皇位的那个人没有手戴这枚传国白玉扳指,那么,即便他继位,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