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黑衣隐忍者再次砸落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你……”



黑衣隐忍者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君临渊:“你怎么会……”



君临渊瞥了凤舞一眼,凤舞快步上前扶他起来。



“审。”君临渊只说了一个字。



风浔快步上前,一把拎起黑衣隐忍者,但下一秒,他又忽的停住脚步,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看了眼前的“凤舞”一眼。



这语气,这姿态……像极了他们家君老大啊。



不过到这时候风浔都还没怀疑,他为凤舞的行为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两个人天天呆一起,肯定近墨者黑,瞧瞧君老大,将他家凤小五教成这般严肃刻板小模样。



想到这风浔瞪了他家君老大一眼,还我凤小五!



这一眼,瞪的凤舞莫名其妙。



很快,凤舞就见识到了风浔的审讯过程。



原本阳光天真无害还时不时犯傻的风少年,当他认真严肃工作起来的时候,到底有多严肃。



黑衣隐忍者好几次想寻死,但都被风浔快步反应过来。



黑衣隐忍者想咬破藏在牙齿里的剧毒,但他整个下巴都被风浔打歪了。



当他想撕破衣领取毒药时,又被抢先一步,整只右手齐腕斩断!



黑衣隐忍者恶狠狠瞪着风浔。



风浔将他下巴接回来,冷笑一声:“想在我小爷我面前嚣张?你不知道小爷我是混军情部刑讯处的吗?”



凤舞不由多看了风浔一眼,嗯?什么军情部刑讯处?



凤舞仔细观察君临渊和玄奕,见他们两个人都没什么情绪变化,难道这俩也是混军情部的?



据说凤舞所知,君武帝国以前有一个情报处,隶属于兵部统领,后来情报处发展壮大,成为军情部,越过军部,属于君武帝直接统领,只听君武帝一个人的话。



而此刻,凤舞才真正见到到,风浔这少年认真做事的时候有多凶残。



“啊——”



“啊——”



“啊——”



黑衣隐忍者确实意志力惊人,一开始威逼利诱都不说,动刑了也不说。



但风浔不愧是风浔,当他爆发出他强大的刑讯手段时!



凤舞看到这血沫纷飞的样子,看着黑衣隐忍着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的样子……凤舞心中对风浔肃然起敬。



果然,能跟在君临渊身边的,哪有什么简单人物?



风浔看似阳光无害,那是因为他一心为自己好,当他面对别人的时候,肯定架势十足吧。



“你可以不说,但你身上这层肉……”风浔手中匕首一条,又一片薄如蝉翼的肉从黑衣隐忍者身上片下来。



凤舞心想,风浔一定是个片生鱼片的高手。



黑衣隐忍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被捆绑在树上,全身脱的只剩下裤子,那白皙的身上,一片片的肉被切下来,每一次他都痛的惨叫,冷汗直冒。



能不痛吗?



风浔那片肉的手法简直了……



他竟能从肩头开始,一直削到腹部,整一大片切下来,而且,竟然没有流下一滴血!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