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殿下不解“快去啊。”

凤舞哭丧着一张脸,她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任务九!

有任务九在身,她十步之内是不能和君临渊分开的。

于是凤舞屁颠屁颠跑回来。

君临渊瞪着凤舞“干嘛?”

凤舞挽着他胳膊“走走走,都跟我一起走。”

君殿下却拒绝“不去。”

但凤舞是谁呀,君临渊怎么能敌得过她的软磨功夫呢?所以最终,君临渊还是被凤舞拖着去了。

四周众人都在忙着开拔前的各项准备。

凤舞拉着君临渊一路来到君武帝营帐里。

往常君武帝都是和独孤皇后一起的,但现在,凤舞环顾一周发现,君武帝竟然只有一个人,独孤皇后第一次没有陪在他身边。

特别是,当她看到君武帝额头上有道长长的划痕时……那应该是指甲划过的伤痕吧?

看来昨晚上君武帝和独孤皇后并不安静啊。

凤舞心里暗笑,但面上却是一副很淡定的神色。

君武帝看到君临渊肯过来,神色倒是不错,但看到他身后的凤舞时,不由冷哼了一声!

这个君临渊,越发大胆了,无论走到哪里都拎着凤舞!

君武帝瞪了君临渊一眼,冷哼一声“你就非得带着那丫头?”

凤舞随便想了个借口“呃……那丫头哭着喊着要来,如果拒绝她,麻烦的很。”

站在她身后的君临渊拿眼睛瞪凤舞!

凤舞后背几乎要被瞪出一个洞来了。

君武帝哪信这个啊,但他懒得说了,他只是跟凤舞伸出手“拿来。”

凤舞“什么?”

君武帝那双幽冷的双眸瞪着凤舞,不怒自威,一副你懂的样子。

但是,凤舞做出一副茫然疑惑不解的表情。

君武帝被气的够呛!

这种事他哪好意思说出口?这个做儿子也不体谅体谅他!

想到这,君武帝又恶狠狠瞪着凤舞“契约!”

凤舞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哦,父皇您指的是……明兰尔公主昨儿晚上签下的卖身契啊?”

君武帝既已封明兰尔公主为明妃,那自然不能允许明妃的卖身契握在别人手里了。

君武帝双手交付在身后,冷傲着脸,嗯了一声。

“明兰尔公主还真愿意当明妃啊?”凤舞好奇问。

但这话落到君武帝耳朵里,意味就不一样了。

他转眸,恶狠狠瞪着君临渊“你什么意思?你是指她喜欢你,不愿意嫁给你老子?!”

君武帝明显恼羞成怒了。

若是凤舞之身,她早就怂君武帝了,但现在她扮演的可是君临渊,一旦他怂了,君武帝肯定就看出来了。

所以——

凤舞倨傲地抬着下巴,呵呵冷笑两声“践行宴,父皇又不是没参加。”

“君临渊你——你要气死你老子是不是?!”君武帝大怒!

“难道儿臣说谎了?”凤舞冷笑连连。

凤舞很清楚,她是故意刺激君武帝了。

因为明兰尔公主如果真的成为明妃,那将是一名劲敌。

她自己本身没什么实力,但她有一颗恨君临渊的心,有一颗恨凤舞的心。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