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身形晃了晃,被一只手拖住,缓缓落于地面,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

明兰尔公主很警惕,她瞬间反应过来,猛的站起来!

黑暗中,一双冰冷的目光与她对视。

那是一双怎样的目光?

冰冷、犀利、幽暗、嗜血、阴戾……让人心生敬畏和恐惧!

不敢与之为敌!

“你失败了。”黑袍人依旧是那句话。

明兰尔公主忽然咬牙,死死瞪着黑袍人:“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

黑袍人怜悯的目光望着她,没有言语。

明兰尔公主快疯了,她快步冲上前去,死死瞪着黑袍人:“是你对不对?!是你从中作梗,所以人变成了君武帝!明明是君临渊的……我记得明明一开始是君临渊的!”

黑袍人摇摇头,告诉她实情:“不,一开始就是君武帝。”

明兰尔公主:“我不信!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黑袍人很有耐心的给明兰尔公主讲解事情的前因后果,每一个细节都讲的严丝合缝,这期间,没有任何一丝隐瞒和误导。

明兰尔公主这才知道,原来凤舞和君临渊半途去了溪边,原来君武帝上山透风,原来自己跳舞诱惑到的人是君武帝,原来从一开始就他……

“你看见了,你从头到尾全部看见了,为什么你不出面阻止?!你怎么能任由这件事发生,你怎么能……呜呜呜……”明兰尔公主真的绝望了!

黑袍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明兰尔公主,同情中,带了一丝悲悯,悲悯中却又闪烁着阴戾。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复杂的人啊。

等明兰尔公主哭够了,发泄完毕了,黑袍人才幽冷出声:“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宿命,最后一次机会你输了,愿赌服输吧。”

明兰尔公主久久没有说话。

原本践行宴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现在这个机会是自己苦苦哀求来的,结果又输了。

愿赌服输吗?

她不甘心啊!

“君临渊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你,不然,他不会在意识到红枫叶上有你的体液后,恶心成那样,跑到溪水边足足洗了二十遍的手。”

“我不信!”明兰尔公主咬牙,“我是诱惑之体!大陆上唯一的诱惑之体!他不会如此对待我的!”

黑袍人没有多余的话,他一挥手,一副画面瞬间投影到雪白墙面上。

画面中的君临渊,半蹲在小溪边,一遍一遍的洗手,洗的右手通红到快脱皮了。

画面没有声音,只有那一遍遍洗手的画面。

“不!!!”明兰尔公主直到此刻才终于意识到,君临渊到底有多不喜欢自己!

“他不是不喜欢我,他是厌恶我啊!”明兰尔公主脑子在混沌后,渐渐清醒过来。

清醒后的她,有些不一样了。

那双眸子冰冷残酷,少了人世的温情,多了残酷的杀意!

“我恨他!我恨他!我要杀了他!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明兰尔公主攥紧拳头,全身的青色血管都在突突直跳!

她恨极了君临渊!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