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风浔才刚开了口,君武帝就瞪他一眼:“闭嘴!再敢求情,朕连你一块打!”

一直如老僧般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帝国丞相——柳丞相,他瞥了风浔一眼,摇摇头。

陛下要打这丫头,自然有他要打的道理。

只有打了这丫头后,陛下才能用她。

这个道理说起来难理解,但如果解释清楚了,也就明白了。

但是,关心则乱,风浔岂能让段朝歌受这样的屈辱?

如果他真的袖手旁观,以后怎么对的起小舞?

“陛下——请陛下收回成命!”风浔双膝下跪,双手抱拳:“微臣愿替朝歌姑娘领罚。”

君武帝快被气坏了!

他瞪着风浔:“既然你这么喜欢受刑,来人,再摆上一张长凳,风浔的杖则,翻倍!给朕狠狠的打!”

“陛下——”

风王妃的脸都变了!

要知道,最可怕的是最后那六个字:给朕狠狠的打!

要知道,行杖刑的,是宫里修为高深莫测的大太监,陛下若只是说打,那倒是还好,但若是说狠狠打……那就非打出内伤不可了。

“得罪了。”

两位老太监从君武帝随行太监里走出来,他们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给人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和敬畏感。

“请风王妃离开。”君武帝冷漠着一张脸。

看到君武帝国这边闹成这样,明兰尔公主嘴角浮现一抹阴毒冷笑。

“公主,我们先离开吧?”

明兰尔公主身边的丫鬟小草一边帮明兰尔公主擦拭脸上的伤,一边压低声音劝慰。

原本她已扶明兰尔公主走出几步了,可是,看到君武帝国那边闹成那样,明兰尔公主顿时不走了。

她那张肿胀的脸,微扯一下嘴角都疼的倒抽一口凉气,可明兰尔公主还是诡异的冷笑一声:“走?这么好看的戏,本公主为何要走?君武陛下现在可是为本公主撑腰!”

“打!”君武帝一声令下!

“嘭!”

两条长凳并排摆着,风浔和朝歌并排躺着。

两名老太监分别站在外边两侧,他们手中拿着的,不是木杖,而是精磁玄铁精制而成的玄铁杖!

又粗又长,再加上灌入灵气,第一次砸下去,朝歌就额头冒冷汗,差点痛晕过去!

好痛……呜呜……真的好痛!

可是周围人看戏居多,他们看的认真,似乎在瞪着朝歌被杖则完毕后,再立刻出手抢人。

明兰尔公主笑了。

塞非落公主笑了。

草原大王子笑了。

塞纳尔大汗笑了。

“打!给朕狠狠的打!”君武帝在发泄着他的怒火,维护着他身为君王的威望!

嘭!

嘭!

嘭!

每一次玄铁棒砸落,就溅起一圈血水。

看的人触目惊心!

朝歌只觉得眼前一阵晕晕乎乎,她快要忍不住晕过去了……

她死死咬牙!

如果小舞在……如果小舞在,一定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就在这时候,咔擦——

那紧闭的青铜大门,忽然一道咔嚓声,旋即缓缓打开。

“天啊!他、他、他们……”

“她、她、她居然还活着?!”

“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ps:那两只粗来啦粗来啦~~~嘿嘿,凌晨见~~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