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仙子那双无比认真的目光盯着段朝歌,她要证明彩凤仙尊是吹牛的……



虽然她不敢反驳,但她一定要用事实来证明彩凤仙尊就是……



就在最后一刻钟快走完的时候——



“嘤——”



原本双眸紧闭的段朝歌,忽然间就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她那双原本涣散无神的瞳孔,此刻却清润无比,但是在灵水中浸润过一般。



白衣仙子:“!!!”



这不可能!



可是,事实却狠狠扇了白衣仙子一巴掌。



彩凤鸟没好气的瞥了白衣仙子一眼。



白衣仙子回过神来,讪讪一笑:“还真是……皇级灵药师啊?”



彩凤鸟差点翻白眼:“也不想想是谁教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皇级灵药师?”



白衣仙子:“……”



从来没有传闻说彩凤仙尊是很厉害的灵药师啊?反倒是它的主人,那位不可说大神……那才是真正的神级灵药师啊。



不过那个名字白衣仙子提都不敢提,似乎提一下便是亵渎了他。



就在这时候,功法运行三个周天的凤舞也缓缓睁开双眼。



啪嗒啪嗒——



凤舞原本满头满脸的血渍,看上去一团血肉模糊,但随着她修复功法的运转,那一团团凝结的血块,混合着血痂,啪嗒啪嗒往地上掉。



皇级灵药师不愧是皇级灵药师,药剂一出,药效立竿见影。



凤舞刚才多惨烈啊……



被左青贤拎着腰肢去撞墙,撞的她头顶上一个碗口般大小的血洞,但现在随着血痂脱落,伤口上已经新长出淡粉色的嫩肉来,看上去与周围的肌肤有点色差,但很快就会长成同样的色号。



“小舞——”



见凤舞从修炼中苏醒,段朝歌心中一喜,忙站起来朝凤舞冲去。



她虽然伤口长好了几分,但毕竟受伤过重,全身无力,所以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跌倒。



“小心。”凤舞扶住她的右臂。



“小舞,呜呜呜,呜呜呜——”



段朝歌看到凤舞,这时候才意识到一阵后怕,呜呜呜哭出声。



这段时间,她先是被绝大人掳走,后又被左青贤那么一吓,到现在才知道害怕,这反射弧是够长的了。



段朝歌:“小舞,幸好你来了,不然,呜呜呜,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呜呜呜——”



凤舞没好气的拍拍她脑袋:“什么叫如果我不来你就死路一条?段朝歌,你要记住一句话!”



泪眼朦胧的段朝歌:“啊?”



凤舞:“失节事小,保命事大,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懂?”



泪眼模糊的段朝歌傻愣愣的看着凤舞,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凤舞:“我的意思是,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受怎样的羞辱和委屈,要活着等我去救你,记住了吗?”



在段朝歌眼里,别人的话都是屁话,只有凤舞的话,比圣旨还管用。



“嗯!”段朝歌认真点头。



“呀,小舞,你现在修为是不是很厉害了?”朝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左青贤那王八蛋的实力可是灵侯境啊!”



凤舞好奇:“你怎么知道他是灵侯境?”



  

章节目录

神医凰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苏小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暖并收藏神医凰后最新章节